李森科主义再现:前苏联幽灵正笼罩台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935年到1964年,这横跨了将近30年,经历了斯大林(Joseph Stalin)及赫鲁曉夫(Nikita Khrushchev)两任领导人的时间,李森科(Trofim Denisovich Lysenko)主宰著苏联的遗传学说,李森科主义(Lysenkoism)的幽灵笼罩彼时苏联这个仅次于美国的超级强国,如今它也在台湾的上空徘徊。

李森科主义泛指政治力干涉科学研究,使其服从于政治,并且获得符合政治意识模式的研究成果,这个现象以往被认为只会出现在极权独裁政体中,但是极其讽刺的是,在被称作〝Free China″的民主台湾却愈发频繁地出现此种现象,存在于防疫、民生食品、能源及生态等领域中,且似乎还有不断扩散的迹象。

李森科主义泛指政治力干涉科学研究,使其服从于政治,并且获得符合政治意识型态的研究成果。(维基百科)

李森科为何许人

李森科出生于1898年俄罗斯帝国的卡尔利夫卡(Karlivka,今属乌克兰波尔塔瓦州),1925年从基辅农学院毕业后,便在阿塞拜疆占贾(Ganja)的育种站工作。1929年李森科的父亲偶然发现,在雪地里过冬的小麦种子,于春季播种时可以提前在霜降前成熟,这一偶然发现成了李森科的立论基础,他提出了〝春化处理″(vernalization)理论,以低温处理的方式促进冬小麦的花芽提前形成,使其种子在春季播种时能提前发芽,并且将此论述植基于拉马克主义(Lamarckism)的获得性遗传(Inheritance of acquired traits)学说中,令李森科在1935年获得乌克兰科学院院士及全苏列宁农业科学院院士的头衔。

拉马克主义的获得性遗传是利基于〝用进废退说″(use and disuse)的基础上,用进废退说主张经常利用某些器官会使其得到强化(比如铁匠经常用手臂打铁,因而手臂会特别强壮),不常使用的器官则会比较容易退化,而获得性遗传则主张藉由前者取得的生物特征可以遗传到下一代。李森科利用此一学说包装自己的理论,用于对抗主流的〝孟德尔-摩尔根″(G.Mendel-T.H.Morgan)基因遗传学说,并称其为西方帝国主义者的学说,苏维埃人民的敌人。

由于苏联贫寒地带广泛,李森科的学说被认为可以为苏联的农业增产,可以改善环境以培育符合社会主义精神的下一代,并且将与帝国主义斗争的意识形态包装进来,故深得当时执政者所好,李森科得到了史达林的重用,他也藉由政治斗争的手段将国内反对他的学说的人一一打垮。然而时间证实了李森科的学说并没有增加面包产量,也没有培育出更优秀的下一代,伴随著失败的农业政策,赫鲁曉夫在1964年失势,李森科也跟著被赶出了科学舞台,但是对于苏联整整一代的遗传科学却造成了难以恢复的浩劫。

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为符合民进党当局的意识形态,在防疫工作及民生食品议题上有诸多不符合科学根据的作为。(多维新闻)

台湾卫福部:防疫及莱猪

在防疫作为的部分,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多为符合民进党当局的意识形态而选择性进行,比如检疫隔离,对于来自中国大陆者极尽严苛,以致出现了让陆配子女不能返台就学的〝小明事件″,之后更仅以〝选了国籍自己承担″带过,然而随著疫情在世界各地传开,欧美地区即便是在疫情最严重时,台湾亦没有以相同的检疫隔离标准对待其入境者。

在筛检方面,包括中国、德国、日本等主要经济体实行普筛,以确认疫情的散布范围及群体之时,陈时中仍坚持台湾疫情防控得宜无须普筛。当台湾海军磐石舰舰员感染的事件发生时,时任高雄市长韩国瑜欲针对公务及医疗人员普筛以盘点人力,便遭遇陈时中阻饶而不得行;彰化县长王惠美偕同台大医院,对彰化县进行万人普筛时,网军便出动进行全方位攻击,陈时中甚至调动政风单位进行调查加以干扰,最终因检测检测结果尚符合台湾防控得宜的宣传需求,检测报告才得以公布。而期间卫福部更是默许网军,释出了如普筛就像检测怀孕、会增加感染率、是为了进口陆制筛剂毒害台湾人等传言,使台湾人闻普筛色变,也遏制了筛剂的需求,间接影响了后续的疫苗研制。

疫苗方面,陈时中对于疫苗存在任何〝中国成分″皆存有敌视,不仅限于中国制造的疫苗,包括中资入股、中国派员参与研发、中国公司作为代理商者皆在其射程范围内。对于这一行为可能导致台湾无疫苗可施打的状况,陈时中显然准备不足,然而其它各主要国家(包含中国)已经开始配给并施打疫苗,台湾本土疫苗的研制仍旧进度落后,过往大内宣所塑造的防疫前段班形象已然崩坏,种种压力甚至迫使陈时中放话要求BNT毁弃与上海复星契约,直接将疫苗供货台湾,已然不将商业契约精神放在眼里了。

民生食品层面,莱猪亦是经典案例,过去在野时坚持瘦肉精必须零检出的民进党一反过往主张,主动勾搭美国输入含瘦肉精猪肉,过程中陈时中完全拒绝参与公听会,不允许业者标注猪肉产地,甚至发出公文要求台湾各大医院发表瘦肉精对身体健康无害的研究报告,而自马英九政府以来便反对瘦肉精的昔日战友,仍然坚持过往立场的高雄荣总医师苏伟硕,也因此成为被台湾媒体和网军血洗的对象。

台湾经济部以政治操弄科学的手法,在近来热得发火的能源及藻礁议题亦可见一斑。(多维新闻)

台湾经济部:能源及藻礁

除了上述的台湾卫福部以外,台湾经济部以政治操弄科学的手法,在近来热得发火的能源及藻礁议题亦可见一斑。反对核能一直被民进党当局奉为神主牌,为了实现其2025年非核家园的目标,经济部不惜命台湾电力公司将核燃料棒运回美国,并声称其机组过于老旧及原设备商倒闭,以遏阻第四核能发电厂(核四)复建的可能性。经济部在信息封锁方面亦不手软,定期刊载于台电公司网页的《台电核能月刊》遭到下架,原本预计于2018年底出版,与工程师对谈纪录的《述说龙门,核四,我们的故事!》回忆录也在样书已经打好的情况下,突然变成禁止出版的禁书。

自2017年台湾发生815大停电之后,经济部重新引导了第二核能发电厂(核二厂)的二号机组,让备转容量率能够维持在10%以上,根据台电公司网页每日的电力信息显示,核能发电提供的发电率皆超过了此一数值,为供电稳定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台湾政府并未打算让核二厂善终,而是技术性的阻止废弃燃料棒存储槽的兴建,最终以废弃燃料棒存储空间不足为由,宣布将核二厂的一号机组于今(2021)年提前退役,为后来的藻礁议题打开了争议。

在台湾政府试图推动台商回台投资的后台下,五缺问题(缺水、缺电、缺土地、缺人才、缺工)一直是企业心存芥蒂的问题,而核二厂一号机组的提早退役又让缺电问题更显尖锐,而台湾经济部推出的解决方案,是在桃园市的观塘藻礁生态区创建第三座天然气接收站(三接),以支大潭发电厂扩建的两台发电机组。三接在2015年为马英九政府规划,作为封存核四厂的供电解决方案,却遭彼时在野的民进党质疑会破坏藻礁生态,而偕同环保团体反对,迫使该建设案按下不表。

执政后的民进党对过往的战友展现鸟尽弓藏的态度,一反过往立场大力推广三接建设,强调会避开藻礁生存本地、缩小施工面积至原本的十分之一、采取对藻礁友善工法等等,并在脸书(Facebook)上辅以梗图连发攻势,散布若不建造三接将会缺电的论调,侧翼网军甚至迳自将台积电拉入战场,将其置于藻礁生存的天秤另一端(相关阅读:《台积电与藻礁论战:天秤两端两难全?》),借以威吓支持保护藻礁的一方。然而台湾经济部所称的新的施工方式,是否真对于藻礁完全没有负面影响,显然还是很避重就轻且缺乏严谨的科学论述。

在当今自称自由民主、大学教育普及率高达九成的台湾,发生大量的李森科主义现象,不得不令人倍感忧心,也让人必须省思,政治力的干涉与是否自由民主,关联程度是否有以往宣称得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