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台湾启示录】北京设定台海新战场 测试民进党抗压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中国两会期间,香港选制改革议题极受瞩目,而两岸关系也因为此前蔡英文调整国安团队布局以及菠萝事件的发酵,亦被投以不少关注,并与北京对港政策互相对照。究竟2021年两会对台湾有什么启示?为此,多维新闻专访台湾成功大学政治学系周志杰教授。

多维:这次中国大陆两会宣布香港选制改革,您认为对于“一国两制”来说,是不是一个新的发展?

周志杰:宏观来看,台港之间比较不同的地方在于,香港已经是抓在手心的肉,现在要做的是清理战场的工作、确保所谓“爱国爱港”的有识之士,不可能再发生从占中到反修例这样的事件,假设过去的老泛民,或是其他非建制派的人、中央现在不是那么信任的人,还想要在香港有一些政治前途的考虑,就必须照着新的鸟笼框架,先输诚、先被定性是爱国爱港,才有机会在香港政坛占有一席之地。这是第一点,往消极的地方做完整的防火墙。

积极的地方,毕竟香港如果只有建制派、都是听话的,感觉上对一国两制的多元性观感不好,我认为还是要开个小口子,给所谓的非建制派人士留下一些空间,但是会阻绝自决派还是港独派在香港政坛,不管是立法会还是区议会有任何当选的可能性。对所谓不放心的这些人,藉由选举过程中资格的检核或是宣誓,即便当选之后先拿了位子再做猪羊变色的可能性也是变低,我相信在立法会或区议会里面一些议事规则,可能会细到这些部分,都可以一起被纳入现有港区国安法的框架中。

台湾成大政治系教授周志杰(右)。(廖士锋/多维新闻)

多维:两会前,中共对台政策也有所动作,您认为台湾与香港有何差异?

周志杰:台湾就不一样,台湾是还有翅膀的鸟,即便北京现在好像已经掌握了两岸关系发展节奏跟主动性。从北京角度来讲,对台湾不是清理战场,而是设定一个新战场,比方说(中共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因应(台陆委会主委)邱太三上任后的一些回应,他重申了九二共识的完整意涵,就是台湾要的“各表”、以及“一中”与“统一”。过去这两年,大陆只提“一中”跟“统一”,以2020年总统大选的结果来讲,等于是帮了民进党的忙。

但这个善意出现没有几天、北京又出了菠萝这一招。我觉得北京有他的底线再去测试、设定新的一个战场。这个战场就是蔡英文2016年就职演说所讲的两岸关系既有政治基础那四项,如果请邱太三或者是适合的人再做一次宣示,讲两岸既有政治基础的第一项就够了,就是“九二会谈的历史事实跟双方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那两岸关系基本上就会先回稳,官方虽然不会因此就直接沟通,但是至少局势稳定下来。

这就会对接上北京这两年想要的,因为今年是建党百年、“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明年习近平要连任第三任,当然也不希望台海现有的和平现状有任何改变,免得习近平还要腾出手来处理,内部的反对人士也会质疑,虽然建成小康社会一直在宣传,但是外部上台湾问题好像还是随时会烧起来的一把火。

多维:对港跟对台有所差异,这个差异您觉得是否可用“急港缓台”来看,还是对北京来看,没有急缓差别,只是步调不太一样?

周志杰:用“缓”跟“急”我不是那么同意,当然这个形容词是在于,两会对香港量身订做的一些新制度会更明确,对台现在各方则是在猜测会不会有类似“反分裂国家法细则”、或是新的类似统一法出现。我认为制定一个新的法,风险还是存在,因为新的法对台湾就是刺激,大陆方面也必须遵守,等于多个规范让自己绑手绑脚。连结到前述分析,(北京对台港)因为战略上考虑不一样,只是用的手段跟采取的方略有所不同,至于时程上我觉得中共并没有把台港切割、先处理这个再处理那个。

因为,处理香港只剩下技术性问题,清理完战场后,要去巩固现在爱国爱港的稳定政局怎么走,如果说这个是急港的话,我觉得也没有那么急,因为安全防线已经设定成功;缓台我觉得也没有,因为台跟港在北京的战略上已经是不同层次,马晓光响应邱太三,还原完整的九二共识,做个球给蔡英文政府,然后再出个变化球,菠萝是台湾出口大陆水果里面产值最低的,但是因为农产品是台湾朝野政党心里最软的那块,所以舆论讨论的效应大,如果台湾要硬起来的话,北京其他招就出来了,我觉得菠萝这个事,北京也是在测试民进党政府抗压性跟考虑到经贸的关系。

周志杰认为,菠萝是中共对台的一颗变化球。图为蔡英文表示,危机就是转机,台湾不会被打倒只会更强大,“我们会一起,在挑战中壮大台湾”。(吴逸骅/多维新闻)

所以我不认为有急港缓台这个形容,时间序列上不会有甚么先跟后,而是在战略上跟手段上,因为处理台港已经是不同层次的问题了。

多维:在蔡英文的布局上,邱太三当陆委会主委、马晓光也有善意回应,一方面是两岸关系现在看起来是有可能和缓的迹象,但因为美国跟台湾现在关系还是很不错,大陆跟美国还是没有很好,外部因素会不会破坏两岸之间的和缓,反而加剧紧张?

周志杰:至少拜登(Joe Biden)上台,比较是有谋略的抗中。最近各方面报道,我觉得美中双方也都在测试,但是测试过程中,都不至于会负向循环到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的后两年那个样子。照现在的情势来看,双方对彼此都还有期待,让这个负向螺旋不会再往上升,中美关系的底线,其实在特朗普时代已经到了。

周志杰认为,特朗普执政后期已经是中美关系的底线。图为特朗普雕像。(微博@英语蔡Sir)

即便有一些小的波澜,但是也可以看出来,不管是中国驻美大使,还是美国方面国务院新上任团队,仍都强调中美有合作空间,特别是在一些非传统安全的议题上,但是在科技、军事、外交上,双方还是有些争锋相对;我们也观察出来,最近北京外交部的记者会针对美国的一些发言,话风也较软些。

美中双方都希望现在是在可管控、趋稳的角度上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美中双方都有各自内部的事情要处理,一个是“十四五”跟权力交接,一个是内部的疫情跟整个外交策略的转圜,先重新建立起美国在多边场域跟盟邦中的威信,处理现在比较棘手的问题,比方说中东或者俄罗斯。我觉得双方也想在这方面做一些休息。

整个大的趋势,就是外部环境,我觉得即便没有立刻趋缓,但至少不会再坏,不会再坏其实就是趋稳,不说趋缓,但至少就是趋稳。所以我觉得美国一定也施压蔡英文政府,还是要找一些跟对岸可以沟通的方式,或是说美国的底线就是台海的和平现状不要有任何变化,甚至台湾也不要再有太过激进的动作,进而促使北京一定要做出响应,我觉得也是因为这样,蔡英文才会在国安团队做了一些局部调整,把一向被认为是好好先生、鸽派的邱太三,请来当陆委会主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