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学者:中美难以让步 缓压过程漫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美之间的关系,牵连着全球政经秩序甚巨,而美国新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已近两个月,目前中美关系仍在一个变化的局面中。对此,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登及,在台媒“中时新闻网”撰文《中美避免热战 缓和对抗仍艰难》,分析近期中美关系的几个重要的观察。

张登及提出四点观察。首先他认为,从美国角度来看,目前“川普主义”还在美国上空盘旋,压制拜登对华政策的空间。他举出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近日接受台媒“中央社”访问,“肯定继任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批评中共人权之余,还不忘施压监督”为例。

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登及认为,中美要舒缓压力,会面临漫长的过程。(多维新闻网)

其次,张登及指出,中美目前对于“管控分歧”的主张有一定的共识,例如春节期间拜登与习近平通电长谈、日前又确认国务卿布林肯与国安顾问苏利文将于3月18日与中国大陆首席外交官、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箎、外长王毅在阿拉斯加首府进行“2+2”会见。

再者,近期台媒披露美国政府交接前夕,蓬佩奥规划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芙特(Kelly Craft)旋风访台,但她后来临时取消行程,原因不是准备交接,而是共军透过两军联系机制告知美军将强力反制,五角大厦评估后,建议白宫慎重处理;此事可能也促成台湾调整涉陆有关人事。张登及分析,这些细节近期露出,应与美中互动有关,也涉及双方“管控分歧”的力度与信用之测试。

第四,张登及指出,一方面北京虽数月来虽然呼吁缓和关系,但1月间通过《海警法》、3月以来提出改革香港选制,加上为斩断美方长臂管辖以捍卫主权的“涉外法制”,这些发展也显示中方的决心:和解如果是要打破北京底线,就不再妥协。另一方面,美国正积极筹备各类“民主+芯片+海权+公民社会”的抗中机制,印太司令部也提出在第一岛链部署剑指中国本土的陆基中程飞弹,显示美方仍寻求以往在大陆领海之外,邻近水域的绝对优势。这又使得外界认为,中美目前管控分歧、有限合作也只是象征性的,误判导致的冲突甚至战争,仍有可能发生。

张登及也引述美国政治学者奈伊(Joseph Nye)以及中国大陆政治学者时殷弘近日撰文内容,指出美中权力移转现象固然是事实,但双方切忌过度自信与夸大恐惧,否则仍有梦游(sleepwalking)掉进大战或者“中美战略竞斗”的危险,例如,中国大陆的积极,致使美国采取“全社会、全政府”的对华政策。整体来看,张登及认为时殷弘所归结的邓小平战略遗产,即“相对审慎、国内优先、遇险退避、不惮让步”,也是美中目前透过有限接触与危机管控,处理脆弱关系的特征。

但张登及特别指出,碍于某些内政因素,最重要的“不惮让步”似乎最难达成,他分析,对中方而言,经济体制与港台等问题,涉及“总体安全观”的政权安全与体制安全核心;对美国来说,激进进步派自由主义固然有助压制川粉,却极可能重蹈过度扩张,既疏离某些重要的威权盟友,又迫使中俄更加团结。若要缓解“让步困难”的压力,恐怕得要尝试恢复低政治、功能性的互动,像是领务、卫生和教育交流,才有机会。他提醒,在这个漫长过程中,随时都可能爆发高张力的事件,这不只是对和平的煎熬,也考验两国决策者的智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