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介入南海 台学者解析背后盘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3月10日,台湾中华民国国际法学学会理事宋燕辉于台媒“联合报”撰文,分析日本继2020年美国、澳洲、英国、法国、德国之后,于2021年1月向“联合国大陆礁层界限委员会”(CLCS)提交外交照会驳斥中共南海海域与海权主张背后的原因,以及对“南海法律战”的前瞻。

2021年2月初,美军舰艇在台海、南海活动频繁。(第七舰队官网)

宋燕辉首先介绍这分外交照会,指出日本在表态反对中共2020年向CLCS所提照会称“中方在南海有关岛礁划设领海基线的做法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一般国际法”说法。日本认为中共未能援引《公约》相关条款,去支持其划定南海岛礁领海基线之合法性。日本也援引2016年7月仲裁庭所公布南海仲裁案之最终判断,反对中共对其所占领或控制之南海低潮高地宣称拥有主权。日本指这些岛礁法律地位是低潮高地,没有领海和领空。

日本还在照会中表示,中共曾抗议日本飞机飞越美济礁上空,但实际上,美济礁仅是低潮高地,无权主张领海和领空。中共的做法限制了南海航行权与飞越自由,中共宣称“有效保障了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与飞越自由”此一说法也不攻自破。

就此,宋燕辉进一步分析日本之目的,他指出日本提交照会的时间点,是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宣示就职的前两天,也是中共通过《海警法》的前三天,而日本政府提照会,主要意图系“迎合拜登新政府的战略外交政策走向,加入美国主导之美澳日印四国抗中联盟,配合支持前川普政府所推动之印太战略,在南海政策上迎合欧盟,追随英法德作法,并讨好拉拢东盟国家菲、越、马,及印度尼西亚,在南海牵制对抗中共”。

钓鱼岛海域为台湾宜兰县渔民传统渔场,对日本将钓鱼台改名,宜兰县民间主动请缨“护主权”2020年6月宜兰县议会将钓鱼台更名为“头城钓鱼台”,宣示管辖权。(中央社)

宋燕辉提到,日本提交照会后九天,菅义伟首相与拜登总统电话会谈,双方表示继续强化美日同盟,并推进美日澳印四国合作。之后,美国也三度表示,《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东海钓鱼台有争议地区。他也指出,日本提照会,与中共1月22日通过《海警法》也有关,《海警法》第22条授权海警机构采取包括使用武器在内的一切必要措施,制止或排除外国组织和个人对中共国家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的不法侵害或紧迫危险。《海警法》施行后,中共派遣海警船进入钓鱼台附近海域,引发日本强烈不满与不安。2月中旬,日本海上保安厅长官奥岛高弘表示,不排除在钓鱼台海域使用武器。根据日本《海上保安厅法》第20条,在合理且必要情况下,海上保安官可有限度使用武器。

宋燕辉认为,继拜登政府发布《国安战略指南》,以及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将对抗中共列为美国外交政策八大优先事项之一后,美国极有可能继续出招,扩大“南海法律战”。美国主导南海多国联合军演,执行“航行自由行动”,插手《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声援东盟国家南海主张,鼓励声索国另提南海仲裁,并在联合国、G-7或其他国际场合发布南海声明,是可意料之发展。据此,他认为,日本提交照会将为东海与南海未来紧张情势发展,另添加一支新的火柴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