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一手缔造核能发电的末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将于8月28日举行公投,依照当前各方连署的状况来看,当日应可能有四项议案成案,分别是由〝以核养绿″公投领衔人黄士修发起的核四商转案、〝珍爱桃园藻礁″领衔人潘忠政发起的护藻礁案、国民党发起的反莱猪案及公投与大选同时举行案,上述四项中当前仅第一项〝以核养绿″案已成案,其它三案尚在连署阶段。〝以核养绿″公投所吁求目的为希望台湾政府重视能源合理分配,不要操弄意识形态片面将核能排除于选项外,也强调并不反对再生能源的发展,短期目标则是重新启用当前处于封存状态的台湾第四核能发电厂(核四),对于一直将反核视作核心价值的民进党政府来说,这是触痛其敏感神经的话题。

如临大敌的民进党政府

蔡英文政府〝非核家园″政策意欲在2025年达成再生能源20%、核能0%、天然气50%、燃煤30%的发电配比,以当前的技术来说,要在再生能源的分配达到如此配比,需要耗费极为惊人的成本费用。旨在对抗如此激进能源政策的〝以核养绿″公投团体在2018年发动了《废除电业法第95条第1项》(即核能发电设备应于2025年以前,全部停止运转)公投案,与同年举行旨在选举地方首长及议会的九合一大选一同进行,最后该案得到将近590万票,以59.49%的得票率通过,在全台各县市获得的同意票数皆高于不同意票数,当时选举面临惨败的民进党政府却宣称该法条即便废止,也不会影响2025非核家园政策,形同直接将该公投案的结果没收。

面临今(2021)年的公投案,蔡英文政府再次如临大敌,有了当年的惨败经验,蔡英文表示核四绝不可行,指示要〝如同水银泻地般的解释清楚″。侧翼网军开始铺天盖地的散播反核观点,社运界出身的民进党立法委员洪申翰也将核四商转公投定调为〝核灾公投″,要〝让拥核人士疲于奔命″,并宣称日本核灾区支持废除核能比例高达八成,然而实际上其引用的日本广播协会(NHK)报到内容则是有80%的日本民众支持续用核能。

当地时间3月10日,民进党在社交平台脸书(Facebook)上公布了一份民调,民调内容宣称71.8%的台湾民众不支持核电,80.6%的民众支持以绿电取代核电,并且强调核四位于断层带上极不安全,也认为核电发电占比仅10%可被绿电取代,实际情况真是如此吗?仔细一看其问卷及信息,就会发现其中的陷阱不少。

民进党在社交平台脸书(Facebook)上公布了一份民调,民调内容宣称71.8%的民众不支持核电,80.6%的民众支持以绿电取代核电,并且强调核四位于断层带上极不安全,也认为核电发电占比仅10%可被绿电取代。(Facebook@民主进步党)

耐震系数不足的核四厂?

首先第一则问题为〝如果核四厂的耐震系数不足,请问您支不支持重启核四厂?″,这个问题可真是妙哉了,无论任何形式的建筑物,只要是在已知耐震系数不足的前提下,肯定是不可能受到支持的。况且,〝核四厂耐震系数不足″显然也仅止是问卷的假设前提而已,核四厂的耐震系数达0.66G,远高于台北市的一般民宅(0.23G)、台北101大楼及供应大台北地区的翡翠水库用水(0.4G)等,如果连核四厂这被认为耐震系数不足的话,台北市根本就是成堆的豆腐渣大楼。

以地震危险说进行威吓,等于是缺省会发生一场足以将台北市彻底毁灭的地震,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余力去担心核四安全的简直是圣人了,而如果台湾会发生这等程度的灾难,那〝护国神山″台积电放在台湾还安全吗?上述的问题也违反了问卷设计中的〝非导向性原则″,亦即所提出的问题应该避免隐含某种假设或期望的结果,避免题目中体现出某种思维定势的导向 ,问卷中已经明目张胆的将核四耐震系数不足的前提(甚至根本不符合事实)带入问题,其想要引导出反对续建核四的心态已是司马昭之心了。

核电不等于绿电?

再来探讨第二则问题:〝请问您支不支持用绿电取代核电?″,显然也违反了〝拒绝术语原则″,亦即避免大量使用技术性较强的、模糊的术语及行话, 以便使被调查对象都能讀懂题目,尽管通讯技术发达,让绿电、核电等术语有所普及,但是民进党很明显的还是将〝绿电″这个术语模糊化,以误导社会大众的意识。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分析,若要达成〝摄氏2度″的减碳目标的话,全球需要再2050年之前把核电的占比提升至19%,而IEA执行董事比罗尔(Fatih Birol)更是直言指出〝如果没有核能的话,我们人类的节能减碳目标是绝对做不到的″,换言之在IEA的定义中是将核能视作绿能的,既可达成减碳目标,也可同时提供稳定而足够的电力,然而民进党却直接粗暴的一刀切,将绿电与核电置于天秤两端,不禁令人怀疑民进党政府强调要和国际接轨,接到哪去了?

若再〝符合国情″一点,依据台湾经济部能源局仅仅将水电、风电、光电、地热、生质能及废弃物,这六项定义为绿电好了,从2016年蔡英文执政以来到去(2020)年,这六项〝绿电″的占比仅从4.82%提升至5.40%,以此速度要在2025年之前将占比提升至20%,显然难以期待,更不用说提升绿能占比并非蔡英文政府独创的政策,而是从马英九政府时期就循序推展的工作。

关于核四需要知道的事?

附带在前两项〝调查结果″之后,是民进党千方百计想要让民众〝知道″的事情。首先强调的就是68%的民众不知道今年8月份要公投的事情,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台湾的公投本来热度就比不上政治人物的选举,因此过往的公投案件就是绑著大选一起进行,但民进党政府在2018年遭遇全面性溃败后,他们很清楚以核养绿团体绝对不会善罢干休,因此修法将大选与公投脱钩,以降低公投议题热度,也造成许多民众真不知道有公投要举行了。但不巧却又惹上了美国莱猪进口及藻礁争议这两事,让公投的〝威胁″迫近,使得民进党不得不陷入正面迎战的局面。

而第二项有73%的民众不知道核电占比仅占10%,可以被绿电取代一事,先不说核电占比的比重降低是因为第一核能发电厂除役的缘故,若是贸然将这10%的核电全面停转,台湾将陷入备载电量负数的困境,而绿电是否真能不负众望的如期接过这10%核能的棒,前文已有语句。况且为了推动第三天然气接收站的建设,民进党不断地宣称它将供应桃园大潭电厂新设发电机占比6%的电量,一会是这6%电量必不可少,另一会又说核电这10%电量可有可无,立场措辞矛盾横生。

直到最后,民进党进而强调61%民众不知道核四盖在断层带上,以核养绿公投领衔人黄士修指出,这是反核立场鲜明的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陈文山教授自己的〝个人研究″,这项研究并未受到任何国际学界的证实,也并未发表于任何公开的科学期刊上。前文也已提及,若是以处于断层带为由而反对进行兴建,那实际上大台北地区不应进行任何建设,当地民众应当全数撤离。

命运乖舛的核四自1999年开工迄今,经历22年因政治操作未曾发过一度电,也让台电公司、社会大众付出大量沉没成本,令人不胜唏嘘。(多维新闻)

命运乖舛的核四自1980年代规划,先是遇上1986年前苏联发生切诺尔贝利核电厂事故,在全球反核声浪高涨而被暂缓施作;待1999年李登辉政府动工,却在2000年陈水扁政府执政后片面宣布停工,而为避免罢免压力才作为交换筹码,在2001年复工;2011年又遇上日本发生311地震,海啸造成的海水倒灌导致位福岛第一核电厂的核熔炉发生灾变,让台湾内部的反核浪潮再度爆发,受迫于民意的马英九政府只能在2014年宣布将核四封存。核四开工迄今,经历22年却因政治操作未曾发过一度电,也让台电公司、社会大众付出大量沉没成本,令人不胜唏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