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体人:中国若严格执行海警法 必引来战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新动力智库”举办“中国《海警法》对区域安全的影响”座谈会,矢板明夫、民进党立委何志伟、罗美玲、苏紫云、台湾陆委会官员、台湾海委会官员等人均出席。(吴逸骅/多维新闻)

日本媒体人矢板明夫当地时间3月12日在一场座谈会表示,中国推出《海警法》的目的是对外国进行一种心理压力,时间点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落选、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辞职密切相关,研判是中国在国际两股强力“抗中力量”下滑之际的反击;对台湾来说,《海警法》的施行可能与北京对台“小打”有关,待时机成熟就会和台湾海巡船舰发生冲突,再视国际反应予以扩大或缩小冲突。

“台湾新动力智库”3月12日举办“中国《海警法》对区域安全的影响”座谈会,除了矢板明夫外,出席成员还包括民进党立委何志伟、罗美玲、台湾国安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政大日本研究研究学位学程助理教授石原忠浩、台湾陆委会官员、台湾海委会官员等人。

矢板明夫是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为二战结束后的留华日本遗孤,早年成长于中国大陆,长期关注北京政经发展状况。矢板表示,北京这一两年内可说是肆无忌惮,推出许多恶法,一部是“港版国安法”,另一部就是《海警法》,两部法律都有违反国际法的嫌疑。他警告,中国《海警法》如果严格执行的话,一定会引发战争,因为该法认定,只要是中国片面认定属于自己管辖的海域范围,就可以动用武力来排除危险,但以南海来说,美军军舰在南海的自由航行,按北京的逻辑来说,都是违法可以武力驱逐的,但美军军舰是武装力量,严格执法一定会引发战争,“这是危险的东西”。

矢板指出,以他长年观察中国的做法来看,中国往往都是先将法律订下来后放在那边,给予对方心理压力,到认为时机成熟后才开始执行。例如“港版国安法”刚宣布时,北京并没有什么动作,等到特朗普连任似乎失利时,才开始加大执行,或是2005年订立的《反分裂国家法》,摆在那边十六年不动,如果严格执法,先前赖清德担任台湾行政院长时自称“台独工作者”早就违法,但北京方面认为时机不成熟所以就没采取相关动作。

矢板认为,中国目前仍无法实际执行《海警法》,该法目的是对外国进行一种心理压力,中共有所谓的法律战、心理战、舆论战三战,《海警法》的成立就是在对外国进行三战。他强调,中国海警有“似警非军”、“似军非警”的模糊性,警察主要的目的应是维持治安,保卫国家主权是军队做的事情,但《海警法》将这两者间给混淆了,且中国海警实际上是中央军委领导,船只甚至有到破万吨级,达军舰水準,武器装备也比他国的海巡单位来的大,加上《海警法》给予船长开火权,在这样的情况下,会给他国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另外,由于《海警法》给予中国海警模糊性地位,若中国海警与其他国家的军队发生冲突,一方是警察,一方是军队,会让中国在国际舆论上处於有利地位。

矢板明夫表示,北京这一两年内可说是肆无忌惮,推出许多恶法,一部是“港版国安法”,另一部就是《海警法》,两部法律都有违反国际法的嫌疑。(吴逸骅/多维新闻)

矢板也称,他曾询问过台湾的空军退将,若中共要武力犯台,可能有大打、中打、小打三种模式。大打就是传统的抢滩式登陆,但这对中国来说成本太高,国际影响也太大,十年内发生的可能性很低;中打就是占领目前实际上由台湾控制的外岛,但这也会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可预见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所以可能性也不高;而《海警法》的推出就属小打范畴,只要中国认为时机成熟,就会出动海警船和台湾船舰发生冲突,再视国际反应,有利就扩大,不利就缩小。

苏紫云发言时则表示,很多国家海巡船舰都配备有武器,这没有问题,问题是使用的正当性,依照目前国际法体系,联合国宪章与和平法均强调海洋的和平使用,海巡船舰要动武须符合必要性、最后手段、达到制止与比例原则,但中国《海警法》是无限上纲没有限制,且从过去的历史来看,中国海警常用超过限度的战术行动,在海域上霸凌他国,被国际认证是“白色威胁”。

他观察中国海警部队,除了有破万吨的船舰外,也配有航空大队,未来可能会配置长时间滞空的巡逻机,依照《海警法》给予的权利,这些飞机可以使用相关威胁性武器,“让人比较伤脑筋”,中国海警航空队未来可能会有类似现今骚扰台湾西南空域的状况出现,“让灰色冲突变得更黑一点”。他建议台湾未来应该要更弹性应对,毕竟台湾周遭海域除了有渔权,还有如原油、可燃冰、天然气等底土资源,以及每天通过相关海域的几百万桶原油,这都需要台湾拿出决心保护自己的利益。

矢板明夫并认为中国《海警法》推出草案及施行的时间,与特朗普落选及安倍辞职有关外,也是习近平为了铺平自己的连任之路,大肆宣扬民族主义有关,他建议周边国家面对中国这种“灰色冲突”应集体防守,日本、台湾、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应对中国表达同样的态度,否则只有几个国家立法因应,“中国是最擅长逐个击破”。

苏紫云称,中国《海警法》是无限上纲没有限制,且从过去的历史来看,中国海警常用超过限度的战术行动,在海域上霸凌他国,被国际认证是“白色威胁”。(吴逸骅/多维新闻)

苏紫云则指“灰色冲突”概念是新瓶装旧酒,以前冷战时美国就做了不少,或是更早以前苏洵的《六国论》,剖析秦国在春秋时代的切香肠式战术,以及管仲“齐纨鲁缟”的养套杀概念等等,相关概念并不新,且目前相关国家也都在发展“灰色吓阻”,弹性回应是最重要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