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清德无缘台湾“宪改”C位 蔡英文担心激怒北京或是关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修宪”是台湾政坛今年的重头戏,民进党在蔡英文主导下,集结府、院、党、立法院党团及专家学者组成“宪政改革小组”,于3月3 日公布26名小组成员名单,并宣布由“独派”前党主席姚嘉文、台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及民进党当然中常委、桃园市长郑文灿担任共同召集人。

由于名单公布前,台媒曾“报派”该宪改小组将由民进党秘书长林锡耀、柯建铭及民进党选举时幕后操盘手、新境界文教基金会(新潮流系)董事长邱义仁出任共同召集人,结果邱义仁只是小组成员,林锡耀没在宪改小组内,原先没被讨论的“独派”大老姚嘉文及公务繁忙的郑文灿反而出乎意料的成为共同召集人,顿时引发相关讨论。

每隔几年,台湾政坛总会兴起一波“修宪热”,民进党是否趁势蠢动提出“台独”版本议案,每每引人高度关注,牵动台湾内部政治与两岸关系甚钜。(多维新闻)

引发讨论的当然是身为地方首长的郑文灿因此走进今年台湾政坛的中心,并享有充分话语权及媒体镁光灯。至于在许多私下场合仍被支持者高喊“未来总统”的台湾副总统赖清德,注定今年内还是只能以吉祥物身份“代表蔡总统”出席包括日本311地震10周年纪念活动、勉励医护防疫辛苦等“无关紧要”的例行性活动。

蔡英文这一安排,对于想要争取2024年代表民进党竞选台湾总统的赖清德来说,可说是“哑巴吃黄莲”,有苦无处说。

独派色彩鲜明的姚嘉文(右)受命领衔民进党“宪改”小组召集人,却也因其高倡修宪应依照民进党党纲正名“台湾共和国”的言论,迫使民进党中央出面辟谣。(多维新闻)

以赖清德的从政资历、主动抛出过“宪改”话题的过往历史,加上副总统的政治高度,以及蔡英文第一任期的副手陈建仁都曾以副总统身分担任过“军公教年金改革小组”、“监察委员审荐小组”召集人等前例,赖清德绝对足以担任民进党宪改小组共同召集人大任,而且是合适人选。不过,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赖清德虽然在副总统的位置上谨守分际,言必称“代表蔡总统”,对于支持者“未来总统”热情呼喊敬谢不敏,终究还是得不到蔡英文关爱的眼神,更显得蔡英文对郑文灿厚爱有加。

一般人会直观的将赖清德被“冷冻”,归咎于赖清德在2020年台湾总统选举党内初选“背叛”蔡英文,一度成为蔡英文竞选连任的党内最大竞争对手,“独派”政党喜乐岛联盟前主席施正锋说得最直白,宪改小组不找“没事可做”的赖清德当召集人,主要是因为民进党长于斗争,因此蔡英文不会让赖清德有表现机会。

施正锋虽然说得有理,不过,只对了一半。因为,“独派金孙”赖清德无法担任宪改小组召集人,或许,“北京因素”才是更大的考量。

相对于对前副手陈建仁时而委以重任,蔡英文上任后对赖清德冷安置的态度明显,赖清德美其名“养望”,实为没有战场。(台湾总统府提供)

赖清德最为人所知的政治符码是“主张台独的务实政治工作者”,而其曾经有过的“宪改”倡议,在“国家定位”部分,从来就是主张将“两国论”入宪、让台湾成为“正常国家”的那一方。

而众所皆知,在拜登(Joe Biden)的要求下,如何缓和两岸局势,不把美国拖入极其危险的台海冲突,才是蔡英文政府当下处理两岸关系以及内部人事的主要思路。尽管北京对蔡英文已经没有任何期望,但是对蔡英文来说,如何在回应党内修宪声音的同时,不进一步刺激中国大陆,不在对岸引发“蔡英文将修宪走向台独”危险联想,是她在委任这一小组人选时不得不考虑的关键因素。

表面上,美台关系并未因拜登政府上任后“急转直下”,仍保有一定熟络交往,但民进党政府已然感受到“寄望美援”底气不足,如何在变动中不进一步刺激北京,成为了更迫切的行事考量。图为美国在台协会处长郦英杰(左)与台副总统赖清德(右)参访谷歌在台湾新北市启用全新办公室。(台湾总统府提供)

在这个蔡英文急于降低对岸“武统”怒火的关键时点,若将赖清德摆上“宪改小组召集人”的位置上,就算赖清德不趁机暴走,只是中立性的主持讨论,不参与结论,但其“台独务实工作者”及“独派金孙”的政治符码,本身就是巨大的存在,稍有政治智慧的人都知道,在“宪改”这个议题上,将赖清德摆上召集人的位置,对北京将释放出何种讯号。

所以,赖清德的确够资格担任宪改小组召集人,问题在于他并不适合,蔡英文对其“叛变”余恨未消以及试图扶持郑文灿“接班登基”固然是原因之一,最主要还是他可能为本已高度危险的两岸关系平添变数,甚至为台湾招致不必要的危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