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局下“居危思安” 苏起:台湾人为什么“处变不惊”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近年中美变局下,台海暗潮汹涌,许多国际智库、专家都认为此地为全球战争爆发的高风险地区,然而这些外部风雨似乎都无法动摇台湾人半分。台湾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指出,台湾人“无动于衷”的源头在于政党恶斗撕裂群体,台湾至今找不到一个能团结全民的政治符号;同时,社会自我封闭,对国际政情的理解碎片化、扭曲。而既然一半人心冷,一半人眼睛半闭,台湾当然马照跑,舞照跳。

提出“九二共识”说法的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近年时常警示台海局势,被执政党视为唱衰台湾的“乌鸦”。(杨家鑫/多维新闻)

综合台湾《联合报》报道,前国安会秘书长、台北论坛董事长苏起刊文指出,近年台湾安全恶化,专家学者警示声愈来愈多,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内的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日前甚至挑明,2022年2月冬奥至年底中共党大会,是台湾“最大危险期”。但台湾民众似乎完全无动于衷。为什么?

苏起表示,表面上看,台湾长期享受和平,警觉性本已很低。1996年美军驰援台海飞弹危机,让台湾人更认定“中共不会打”、“美国必来救”。但如深入探讨,“无动于衷”的源头似更深更广,深的在人心,广的在社会。

他指出,1990年代台湾全民意志集中、力量集中,都愿追求民主化、务实外交、与两岸和解;内部虽然迭起争论,但普遍具有「生命共同体」的情怀。可惜千禧前后的政党恶斗撕裂了这个“生命共同体”。一次次选举争议重创政党互信,对大陆政策的辩论常常跳脱政策,直指国家民族的基本认同。

他说,延烧至今,台湾这个小岛竟然找不出一个能够团结全民的政治符号。包括国名、国旗、国歌、宪法、总统、任何机构、宗教领袖、甚至连对台湾历史及血缘的认知都有歧异。

苏起表示,不仅如此,民进党选前垄断“爱台湾”。选后利用公权力假“转型正义”之名打压“非我族类”,漠视他们对台湾的巨大贡献,切割他们的历史记忆,剥夺他们应有的切身权益。人心撕裂至此,如何期待大难临头时国人团结对外?

另一方面,“无动于衷”也与社会自我封闭有关,尤其是大众媒体的集体向内看。在1980与1990年代,几家大报与电视台都高度重视国际新闻,当时台湾民众的视野开阔。近十来年台湾经济疲弱,媒体生态蜕变,国际新闻萎缩,国人对国际政情的理解也碎片化,甚至扭曲。

他表示,国内新闻也有责任。1990年代部次长经常开记者会,上电视,或接受报纸专访,民众充分享受知的权利。千禧年后政务官退出媒体,慢慢连记者会都不开,躲起来“好官我自为之”。政务官遗缺起先还有立法委员补上,后来连他们也落居少数,让位给“娱乐表演”的名嘴。沦落至此,难怪特朗普败选,大半台湾竟如丧考妣。

苏起感叹台湾认同分歧之严重,至今找不到一个能团结全民的政治符号,图为2020年双十庆典。(AP)

苏起指出,曾在台湾戒严与民主化时期发挥重大影响力的知识分子身影也愈来愈黯淡。资深学者专家发现多数政客及媒体只在乎立场与利益,不关心是非;谈政策即使不选边也被贴标签,干脆退出政策讨论。年轻一辈为了生活,多半失去忧国忧民的豪情,全力拚写一篇又一篇的学术论文,不碰公共政策。结果一整代金头脑完全闲置在校园。

苏起感叹,“既然一半人心冷,一半人眼睛半闭,台湾当然马照跑,舞照跳。只是哪天真的出了大事,谁的责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