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制改革给北京和台湾的双重启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议就香港政制进行修改,除确立“爱国者治港”的核心概念,香港民主派的政治空间也预料将因此缩窄,“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说法也再次在台湾发酵。但受到香港“启示”的又岂止台湾,北京同样从香港获得不少经验与借镜。

针对北京对港的政制改革,台湾从民间到政界都对香港前景表示悲观,国民党党主席江启臣曾表示香港给台湾的“启示”就是不会接受一国两制;赵少康也高呼香港立法会已死,再搞下去就是“一国一制”,现在台湾更没人会接受一国两制;连马英九都感叹,一国两制的构想已正式进入历史,“一国两制等同宣告死亡”。

谈及香港选制改革时,马英九一度感叹“一国两制”已名存实亡。 (中央社)

这些“启示”确实符合台湾看待香港问题时的主旋律,也充分满足了台湾民众面对大陆时的恐惧感。但贩卖恐惧不能解决问题,用此些角度看待香港问题时不仅充满误区,也未能从中了解北京的治港思维,进而对台湾如何面对大陆产生反思。

尽管陆港间在“民主”议题上有不少歧异,但北京并非完全无视香港民意,他对民意的重视表现在行为上的高度克制,这点从《基本法》23条立法、暂缓国情教育、默许《逃犯条例》撤缓都能得见。但也因为这个“克制”,使香港反对派产生能以激进手段使之让步的错觉,甚至进而以行动及口号挑战“一国”底线。

香港反对派一系列脱序出轨的行径,使北京明确意识到原先的治港政策出了大纰漏,唯有抛弃过去“井水不犯河水”的被动思维,明确为一国两制定下规矩,才能够拔除祸根。一旦认清现实且确立目标,北京便会一步步以各种方式动手收拾,且未达目的之前不会罢休,于是“港版国安法”与选制改革相继出炉,让港人直呼过于“狠辣”,许多人更从未想过北京会不顾民意下此重手,但至此阶段,民意的反弹已不是北京的主要考虑。

面对北京治港政策的转变,香港社会没有任何博弈能力,即便是来自欧美国家的高声制裁,北京也依旧不为所动。从现实情况看来,西方势力对于香港的明帮暗助,也确实显得苍白无力,除了口号式的表态及谴责,暂停与香港的引渡协议和制裁官员之外,最多也就是提供港人一本逃离的护照签证,这对北京而言完全能够承受化解。

西方国家“解救”不了香港,香港社会的反弹力道极其有限,此一结果也给了北京一些“启示”,其雷霆万钧的手段虽被港人视为“高压”,但确实“一劳永逸”的降低将来的管治成本,而不论是来自内部或外部的压力,显然都在承受范围之内。这无疑带给北京一定程度的自信,能以同样的逻辑处理将来的“台湾问题”。

“港版国安法”落地后,不少人惊讶于香港社会境瞬间恢复平静。(香港01)

近年香港的种种风波让北京意识到,即便拥有“全面管治权”,在过于放任、未明确体现“一国”的情况下,分离主义都能显露苗头,表面的平稳也演变为难以处理的政治风暴,更遑论从未受过北京统治,且“反中”情绪与恐惧更甚的台湾,其管治成本和面临的风险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北京在对港与对台的方法上会有所差异,但思维逻辑则基本一致,这也是为何大陆全国港澳办研究会理事田飞龙曾提及,“港版国安法”很有可能直接落实于台湾的“一国两制方案”中,且北京不会再如对待香港那般,给予台湾“自行完成23条立法”的空间。台湾总习惯诉诸民意,甚或对香港投以同情的目光之余,更坚信只要台湾人“反中”的意志足够团结,便足以化解危机,那显然没有获得真正的“启示”。

但北京也必须了解到,香港并非一个孤立的存在,在香港问题上所展现的治理态度与方式,将深刻影响香港社会与内部治理,而陆港间能否建立良好的政治互信,也会牵涉到香港与西方、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关系。

当香港选举确定进行改制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便公然批评北京对香港的高度自治进行“直接打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也认为,大陆的行动挑战了美国的价值观,预料双方将会出现一些艰难的对话。欧盟也表示,将考虑采取更多应对措施,以此作为欧盟与中国整体关系的一部分。

反修例风波恐让北京意识到,面对台湾问题时不能再抱持着早期的治港思维。(香港01)

在拜登(Joe Biden)仍极力拉拢联盟对大陆进行箝制之际,西方国家必然会继续在香港问题大做文章,这可能影响到北京与西方国家的往来,且若北京未能展现强力手段的治理成效,难保人心浮动的香港不会再次成为西方联合对付北京的施力点。

单纯的收紧并不足以陆港间的矛盾,倘若北京以为雷厉风行的手段便能轻易解决香港的深层次矛盾,那无疑将问题看得太过简单。尤其当“爱国者治港”成为主轴,反对力量遭到稀释时,北京及港府对香港的治理成效更是责无旁贷,且再无借口,倘若政治空间紧缩,“爱国者”却依旧无能,那人心也只会被压抑而不会回归。而看在总以香港为镜的台湾人眼里,对一国两制也必定更加缺乏信心。

在香港事件上,不仅台湾获得“启示”,北京同样也要有所启发。台湾确实应以香港为镜,从北京治港的轨迹及手段去了解中共的政治文化,以避免“重蹈香港覆辙”,而北京在看待香港问题时,当然也要避免此类政治风波再次上演,藉善治重拾港人信心,也让外界没有置喙的余地,而非将非常手段视为解决问题的万灵丹。这能够成为两岸间的共识,也能成为分歧,端看双方看待这个“启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