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称“一国两制”已死 意外道出台湾的统一真相[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马英九(戴黑口罩)与国民党主席江启臣(马英九旁)3月12日率国民党党务主管到台湾台北孙中山纪念馆,向孙中山铜像献花致敬。(中央社)

针对中国人大会议决定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出席孙中山逝世96周年纪念活动时受访表示,他觉得这是1984年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以来,这个构想正式地进入历史,换句话说,这等于是宣告“一国两制”的死亡,他感到非常遗憾。

然而,纵使没有中国人大修正草案的提出,试问,三十多年来,“一国两制”在台湾又何曾活过?

众所周知,“一国两制”本是北京针对台湾问题的制度设计,但最终先付诸香港。三十年多前,台湾也反对,而且是以蒋经国的“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坚决抵制,彼时“中华民国“政府的大陆政策是要“反共复国”,经由“武统”实现一国一制。再后来,小蒋自知反攻无望,又以“一国良制”来回应邓六条,再后来此主张又被李登辉拿去,甚至当年台陆委会还重申“一国良制”优于“一国两制”。

三十多年后,台湾仍反“一国两制”,区别是没人主张“武统”和“一国良制”,因为两岸一中不再成为“共识”,台湾人就是中国人也已“不是”,当两岸已非制度之争,而是面对“中国”去留的国族之争,真正改变的不是“两制”,而是举岛已无“统一”之志。

但不容否认的是,“一国两制”虽然被蓝绿的政治人物宣判死刑,但几十年来,台湾经济的活水靠的却都是这一主张,它带来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每年千亿美元的和平红利。

追本溯源,当年北京筹谋“一国两制”的愿景,是将两岸关系视为国共内战的延续,那时彼此虽有制度之争,但无涉国家主权领土分裂问题。台湾问题被看成一国之内的兄弟事、家务事,才有惠台让利、三通四流、台商西进,才有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所言,大陆始终愿意让利给台湾的中国人。因此,无论蓝绿对“一国两制”抱持何种观点,它背后反映的实则是北京对两岸关系的定性问题。

假使不认同两岸都是中国人,不再把两岸问题视为一国之内的家务事,当飞越海峡中线从当年的捍卫主权变成并吞侵略,当因应统一问题的客体在台湾比之几十年前发生了天壤之别,那两岸问题的实质无疑就从热乎乎的兄弟事、家务事,变成了冷冰冰的领土问题。

所以,或不是“一国两制”出了问题,而是认同的异化,很多人早已不将两岸视为“一家”,才把“一国两制”视为分家的理由。而台湾如果要捍卫一个新的所谓的“想象共同体”,首先应该弃绝的是大陆让利,因为这一切的建构基础正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治愿景。

“一国两制“于两岸问题的历史脉络(请放大图片浏览):

+4
+3
+2

三十多年前,当两岸还是制度之争时,“一国两制”是道选择题。但时局多变,如今从金门看厦门,这场制度之争或已高下立判。而面对愈发趋独的主流民意,选择题已变成了设问题,如果两制难保一国,台湾还有多少“一国两制”的机会呢?

四年前,台大政治系荣誉教授张麟征投书《中国时报》,直言台湾已无缘“一国两制”。

张麟征认为,对台湾而言,这个提议应是最好的政治解决方案。那时如开始谈,台湾还可能要到更好条件,不过台湾始终不为所动。台湾不愿接受一国两制,理由很多。国共恩怨、正统心态、念日情结、分离意识、外力干预都是。台湾领导人,从两蒋到台独、独台等主张者,都没认真思考过如何解决两岸对峙这个难题。拖,是共同的选择。因为有美、日支持,他们不认为“拖”有多危险,拖不下去,最多也就是接受一国两制。

但台湾政治社会情势发展的偏差程度,犹胜香港,既拒绝一国两制于先,又大搞台独,牵手美日于后。民进党不接受两岸同属一中,执行全面去中国化政策。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两岸以何种方式统一,统一后要在台湾实施当年倡议的一国两制已难有可能。即使让台湾保有一些自主空间,但其内容将与一国两制完全不同。台独势力以近30年时间完成去中国化,去台独化是否也要相当的时间?大陆能放心台湾哪个政党来完成此一工程?不能,那就自己来,一切问题已难有台湾置喙余地。

马英九说,一国两制已死,他意外道出两岸关系的实质,但面对大陆民意一面倒的“支持”,未必是其初衷,只是真相远比想象来得更加残酷与现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