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文胆欲打造“政治免疫区” 文青式空想可行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是台湾陆委会与海基会正式成立30周年,不同于2011年20周年两岸同庆、马英九还亲自出席,今年则以疫情为由全部取消。而日前海基会前秘书长姚人多向媒体披露,在他2018年至2020年的任内,“曾想把海基会变成两岸政治免疫区”,只管民间协商、交流、服务,不涉及任何意识形态的宣传或斗争,官方怎么吵,都不关海基会的事。

海基会前副董事长兼秘书长姚人多表示,当时每有台办人士来台,他就会讲述“政治免疫区”概念,但看来他的努力对岸并没有全部接受。(多维新闻)

姚人多被视为蔡英文核心文胆之一,擅长“文青风”,字里行间总是充满感性。他曾自陈“接任海基会秘书长后,台商变成他的朋友、兄弟姊妹与责任”,请辞时更许诺要出书撰写“台商故事”。

那么打造海基会成为“政治免疫区”真的可行吗?首先,1991年3月9日正式挂牌运行的海基会,是台政府为因应1987年两岸开放交流后民间纠纷大增,所成立的“白手套”组织,可说其诞生就是肇因于两岸敏感的政治关系,在官方尚无法直接接触时,接受政府委托执行涉及公权力的两岸民间事务性协商。

其次,海基会的重要性随两岸政治关系起伏而波动。在辜振甫的辉煌时代,海基会是两岸协商谈判要地,没有之一。而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两岸陷入政治僵局,协商谈判空白8年,即便曾有过春节包机,也是通过“台北市航空运输商业同业公会”等单位进行协调。直至2008年国民党重返执政,两岸在“九二共识”下迅速恢复协商,甚至更进一步走向官方直接接触。在马英九第二任末期,被陆委会收回协商主导权的海基会,已退居签署与执行的二线角色。

到了2016年蔡英文上台,民进党政府既不愿接受“九二共识”,也无法拿出新政治基础,两岸官方关系冰封中断。同时,还屡屡通过一些事件批判北京,巩固群众支持度。更有甚者,在中美博弈与台湾大选等内外局势影响下,民进党政府借由操作香港议题,强化台湾反中意识,使蔡英文2020年能在政绩薄弱的情况下大胜对手。

几年来累积的仇视与对立,不仅激化大陆民间武统声浪,也让北京对蔡英文政府不抱任何期待。即便在美国新任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一段时间后,中美关系缓和的可能性较大,蔡政府也提出两岸“春暖花开”的期许,但北京仍不断以“凤梨禁运”、“农林22条”等操之在己的工具出招。

蔡英文第一任期两岸关系不断走低,海基会每年例行的三节台商联谊也愈来愈难举办,后来干脆改成不公开小型座谈。图为蔡英文(右二)2019年2月出席大陆台商春节联谊活动。(中央社)

是以,蔡英文时期的海基会,比陈水扁时期更颓唐。海协会在阿扁时期还有一些人道慰问回函,如今对海基会则完全“已读不回”;而身为两岸交流组织,海基会现在却连组团赴陆交流都没办法;大陆重要的两岸事务人士只有前海协会长陈云林曾于2018年时为悼念逝世的海基会前董事长江丙坤,才再度踏入海基会。

过去两岸关系紧密时,台湾海基会的“交流、协商、服务”三大功能,都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如今只剩关怀陆配陆生、在陆台生与台商,以及文书验证的服务功能,犹如寒冬中的枯木。

而海基会似乎也了解自身处境,被视为“小英人马”、2019年接任海基会发言人的蔡孟君就时常引述陆委会发言作为回应,2020年2月以来更以疫情为由,取消举办例行媒体吹风会,试图蜷曲在陆委会的影子里。

马英九时期,海基会有一大业务是赴陆交流,几乎每个月都有行程。图为2015年8月24日,时任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左)率团抵达福州,受到时任海协会长陈德铭(右)的欢迎。( 新华社)

平心而论,海基会从诞生以来就是政治产物,从组织架构、官派董事、资金来源,通通与官方切割不了关系,其重要性的消长,就是两岸政治变化的缩影。并不是海基会高层出面说一句“政治归政治、民间归民间”,就可以去政治化,因此姚人多想要海基会“免疫政治”,恐怕只是“文青”的美好空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