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大常委会可任免副总理 台学者:勿用西方思维解读“扩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中国两会已于3月11日闭幕,除了香港选制修改议题之外,台湾也相当关注由全国人大审议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修正草案)》(下称《修正草案》)。据指出,该《修正草案》提出授权人大常委会在全国人大闭会期间,除了可以决定国务院部长人选外,还可以决定“国务院其他组成人员”的任免,即包括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

对此,不少台媒认为,此举意味着大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权力将被进一步削弱,甚至完全被架空;还有评论指出,习近平又再度将早被视为“橡皮图章”的全国人大权力更加集中;以及全国人大可通过此一机会“扩权”。不过,中共理论研究专家、台湾学者姜新立教授则提出不同看法指出,中共此举并不叫“扩权”,而是“加强”社会主义民主。

姜新立指出,中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修正草案)》的举措不能称之为扩权。(李虎门/多维新闻)

当地时间3月17日,台湾佛光大学名誉教授、《解读马克思》作者姜新立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表示,全国人大此次审议的组织《修正草案》,并不能称作“扩权”。他认为,“如果是以‘扩权’来说,就属西方的思维来看待中国大陆的发展;如若是按中国大陆国情政治体制来诠释,应该称作为社会民主主义的‘加强’。

姜新立进一步阐释西方看待角度的“落差”,他说,中产阶级、无产阶级、资产阶级等阶级的划分,都是从西方固有视角来看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阶段结构的分法。因此,当西方世界来看待中国大陆的社会发展,也会依据这样的阶级来帮中国大陆的社会发展作出相同的陈述。“可问题是,中国大陆不会这样看待自己”。

姜新立表示,“反过来说,如果中国大陆这么看待自身社会发展,并称有中产阶级出现了。那么,试问中国大陆的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在哪里?不能说那群‘红色新贵’就是资产阶级。值得注意的是,‘红色新贵’属于政治、党内政治派系的一种分析,而且也是西方的观点。”

再者,姜新立举例,“像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陆开始出现了因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衍生的新社会发展问题,尤其‘让一部分的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原则,即便这群人经历邓小平、胡锦涛,再到习近平,这群人确实慢慢变多,但却也出现了不平衡问题。”

但当中共要解决这类不平衡问题时,并不会如西方所划定的社会主义之中的“阶级”发展问题,而是以中国大陆既有脉络称之为“解决社会发展不平衡”。姜新立说,同样道理,如要诠释今次全国人大审议并修改既有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修正草案)》,也就不能称作全国人大此举会是“政治权力扩张”,而是“完善”、更加“完善社会主义民主”,或许才是更恰当的诠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