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制改革落定 台湾“强军”能自救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特区政府在人大表决修改香港选制度后召开记者会,背景为“完善选举制度 落实爱国者治港”。(HK01)

2021年中国“两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于3月11日闭幕,出台的各项经建计划与法案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简称《决定》)最受台湾人关注。

该《决定》的9项内容重构了“香港选举委员会”的组成与职权,不仅扩大选委会人数,也将重编五大界别的参与身份。也因此,外界预期在香港选制改革的结构上,且又必须符合“爱国者治港”的条件下,未来香港特首与立法会选举,恐再无泛民主派角逐的空间。

许多台湾人仅以“爱国者治港”及“泛民主派恐再无角逐空间”的“媒体解读”,直观认定“(香港)民主已死”,甚至马英九也持此观点,感叹邓小平推动的“一国两制已死”而感到遗憾,尤有甚者,还有台军陆战队退役上校、台湾国防部资深咨询委员宋兆文投书媒体,倡议“台湾强军才能自救”。

姑且不论宋兆文是否真的全盘了解香港选制改革前、后异同之处,因为他在文章中以牛头不对马嘴的“否定香港选举等于否定九二共识”开篇,显然是中了蔡英文“九二共识就是一国两制”流毒而不自知,但他以自身的军事专业,在文章中洋洋洒洒的提出台军的“强军之道”,包括恢复征兵制使部队规模从今时不足19万兵员增至40万人,增编3个装甲旅、2个机步旅、1个陆战旅,以美军现役的M-777新式火炮及M1A2汰换老旧的野战火炮及主战战车等。

宋兆文并非无知的认定台军落实增加兵员、汰换装备等“强军”政策后,就足以自救,而是其认定香港民主在被北京“没收”的情况下,认为台湾若接受“一国两制”势必重蹈香港覆辙。也就是说,如果美国对台“坚若磐石的承诺”仅止于“确保有足够自卫能力”,在选项有限下,宋兆文显然认为“强军自救”成为避免或推迟北京将台湾纳入其威权统治不得不的选择,虽然“强军”不一定可以达此目标,但舍此途径,台湾人自豪的代议民主制必然消失。

习近平宣布探索“两制台湾方案”,其实是邀请两岸人民共同填答的开放式答卷。(中央社)

必须说,宋兆文的“强军”倡议在台湾并不独特,但在台湾舆论场更常用的语法则是“将台湾打造成刺猬岛”,即是在飞机、军舰上装备各种新式对空、对舰飞弹,增购岸置、移动式、肩射式的反飞弹、对空、对海、反装甲飞弹及新式火炮系统,让北京因为代价庞大而不敢轻易发动战争“并吞台湾”。

姑且不论将台湾武装成“刺猬岛”的想法是否现实,以及台湾人为达此目标是否愿意舍弃现有的社会保障、福利制度,恢复征兵制度、全民皆兵为了保护台湾民主而战,因为台湾已对此有过多次民调,“死道友,不死贫道”一直是年轻族群“主流意见”的“潜台词”。

因为,要保护台湾人自豪的民主,绝对不是只有“刺猬岛”这个选项,事实上,宋兆文倡议的“强军”,就透露了答案。

对有些年纪的台湾人来说,“先军、强军”一直是“共产国家”的专用词汇,用来指涉朝鲜、北京、旧苏联与东欧共产国家“重军备、轻民生”的“特色”。不过,宋兆文舍弃了台湾常用的“刺猬岛”而用了“强军”倡议自救之路,当下的台湾舆论场看了却一点也不以为怪,正是两岸开放交流后相互影响的见证,这也是将保护台湾民主系于“强军”途径的不确定以外,真正能够兼顾台海和平与让台湾仍有保有民主制度的长远之计。

台湾人必须明白,“九二共识”只确认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两制台湾方案”的精髓则是邀请台湾人积极探索、民主协商,两岸共同讨论之后的“两制”如何运作?甚至该如何向国际社会呈现“一国”的面貌。不过,因为两岸还没有真正坐下来谈,对北京来说,“两制台湾方案”目前仍是开放式答卷,需要两岸人民共同填答。

退万步言,若然台湾人都愿意牺牲小我、耗尽大部分资源打造台湾成为“刺猬岛”,最终走向的恐怕仍会是台湾人最无法接受的“北京威权体制”,甚至比不上目前许多台湾人指三道四的“香港选制改革”,与其如此,不如好好想想如何重拾两岸交流,营造和平气氛,然后集思广益未来两岸如何“一国”?“台湾方案”又该是什么模样,如此才能真正保护台湾人自豪的民主制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