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缺水史|战后水利大跃进 曾文水库如何成为台湾之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据台湾水利署公布的数据显示,台湾平均年雨量在2,500毫米左右,尽管高于世界平均973毫米,但事实上每人每年分配的雨水量只有3,916立方米,不及世界平均(21,796立方米)的五分之一,在全世界缺水的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8!自1949年迄今,台湾共发生四次严重的旱情,不仅丰、枯水年的差距扩大近一倍,旱涝交替发生的频率也愈加密集。面对这般艰困的自然条件,战后的台湾政府又是怎么解决旱象的呢?

从台湾1949年至2010年的年雨量统计图显示,丰枯水年差距从原本的1,100毫米扩大至2,000毫米,丰水年和干旱年发生的频率也愈加频繁。(台湾经济部,《台湾水资源的挑战与因应》)

战后初期:防水灾、增农产

二次大战末期,盟军对日本殖民下的台湾展开多次空袭,有超过40万米的堤防遭到严重损毁,这也使得战后初期台湾屡屡面对严重的水灾。像是1948年台中暴雨,造成大安溪、大甲溪、浊水溪、乌溪等河川泛滥成灾,冲毁房屋705幢、淹没土地13,000公顷。今老一辈台湾民众余悸犹存、发生于1959年的“八七水灾”,使得全台667人死亡、942人受伤、失踪408人,房屋全倒27,466间、半倒18,303间,受损农田达13余万公顷,总损失估计为新台币37亿元,占前一年国民所得总值的12%,故赶工修复堤防为战后初期的水利工程重点之一。

战后不久,国民党政府在国共内战中惨败、撤守台湾,据台湾辅仁大学历史系教授林桶法的研究,从1945至1953年迁台的军民总数约有120万人,使台湾在短短数年间增加了五分之一的人口。人口激增、食指浩繁,恢复粮食生产、解决农田缺水灌溉的问题更是重中之中。台湾史学者陈鸿图指出,除了积极修复受战争摧残的堤防,国府发现,日殖时期水利设施可灌溉面积原有54万公顷,经过战火洗礼,实际可灌溉面积锐减一半。在中华民国农村复兴委员会(农复会)、各地农田水利会的规划与农民投入重建,1952年恢复至48万公顷。截至1986年台东卑南上圳灌溉工程完工,国民党政府迁台后用了不到40年的时间,使全台灌溉面积新增21.81万公顷。

此后,国民党政府继续修建日殖时期遗留未完工的水利工程,以及在屏东盐埔、宜兰三星、高雄凤山、彰化二林、彰化员林(八堡)、云林斗六(斗六大圳)等地进行土壤改良工程,还有兴建新的大型灌排工程、水库、开发地下水、海埔新生地,推动轮流灌溉、农地重划等节流工程。其中又以兴建水库为主要的水源开发方式,台南曾文(5.95亿)、台北翡翠(3.27亿)、桃园石门(2.51亿)、台中德基(1.83亿)、苗栗鲤鱼潭(1.22亿)等水库的计划有效蓄水量均超过上亿立方米,远超日殖时期兴建的嘉义兰潭(979万)等大型水库。综观日本殖民时期,只有日月潭(1.71亿)与乌山头水库(1.03亿)的计划蓄水量超过上亿立方米。

台美日通力协作 战后台湾水库No.1诞生

1930年,日籍土木工程师设计的嘉南大圳完工,至今仍是台湾云林以南地区重要的灌溉水利工程。图为台湾嘉南大圳浊干线第一制水门及附属放水门井。(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于1967年开工、1973完工的曾文水库,至今仍是台湾最大的水库,不过他的建设构想,却来自建设嘉南大圳的八田与一,以及战后美国的美援公署赞助、内政部垦务局顾问团指导,以及日本政府海外经济协力基金提供台湾政府1.5亿美金的长期低利贷款,日本工营株式会社与台湾省政府签订工程顾问服务合同,才有今天的规模。

1930年,嘉南大圳、乌山头水库完工,虽使嘉南平原7.9万公顷农田得以获得灌溉,但因供水量仍是不足,当地只能以三年轮作(一年稻作、一年杂作、一年蔗作)的方式进行耕作,其中又以乌山头水库附近缺水最为严重。陈鸿图表示,日籍土木工程师八田与一于1939年建议,在今曾文水库坝址的柳藤潭位置筑混凝土重力坝一座、坝高95米,蓄水量可达2亿立方米,但因为日本举国投入侵华战争与太平洋战争,无暇顾及重大工程建设,遂使建坝计划搁置。

战后台湾光复,经过嘉南农田水利会、台湾省水利局测量,于1959年在水利局下设“第三规划队”,着手进行研究在曾文溪建设水库的可行性。两年后,水利局提出《曾文水库计划初步规划报告》,建议在石公或柳腾潭两个可行坝址兴建高坝蓄水。迄1965年,在“农复会”、台行政院国际经济合作发展委员会(经合会,今台“国家发展委员会”前身),以及国际开发总署驻华美援公署(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US Aid Mission to China,美援公署)赞助下,由美国内政部垦务局派遣五人顾问团赴台指导,水利局完成《曾文水库计划可行性报告》。翌年,日本政府海外经济协力基金同意提供台湾1.5亿美元的长期低利贷款(年息3.5%),指定其中4,400万美元作为修建曾文水库所需外币部分之财源,而后由日本内阁决议由日本工营株式会社承办,曾文水库就在台、美、日三方人员通力合作的情况下展开建设。

经过整整6年的施工,1973年10月曾文水库完工蓄水,有效蓄水量为5.95亿立方米,是乌山头水库的5.7倍,石门水库的2.4倍,规模至今仍居全台之冠。其虽然仅增加2,979公顷的新灌溉面积,却使当地从三年一作变为三年两作,年增稻谷11万公吨、甘蔗3.1万公吨,以及玉米、花生、大豆等杂作均呈现增产。不仅如此,曾文水库溢洪道的设计,可让原先每秒8,420立方米的洪水,下降至每秒6,000立方米,完全可以抵御“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当地给水普及率也从36%高涨为87%,民众亦无须再饮用地下水或沿海一带含砷过量的水源。此外,台湾烟酒公卖局成功啤酒厂、隆田酒厂、台糖新营副加工厂、南靖糖厂、南光纸厂、新营纸厂、统一公司新市场等工业用水,通通获得解决,促进工业发展。

俗语说“有水当思无水之苦”,眼看从1949年起至今,台湾共有六次丰水年(1953、1972、1990、1998、2005),四次干旱年(1963、1980、1993、2002),两者不仅交替出现,频率也亦加密集。原先丰水年间隔18年左右出现,近年缩短为7年;枯水年原相隔17年,而今缩短至9年,代表旱涝交替频率增快、极端值扩大,台湾从官方到民间应仔细思考,如何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兼顾环境保护,尤其是提高各目标的用水效率,开发多元化的备用水源,严格执行对天然水资源开发利用的总量管制,才能使百年来本就缺水的台湾岛获得真正“解渴”。(全文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