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兵家必争 台湾解得了“缺才之渴”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高科技持续发展,未来各产业与各国的重点无疑是关于人才的竞逐。同样的,人才缺口也是台湾企业口中“五缺”(缺水、缺电、缺地、缺工、缺人才)的重中之重。特别是近期备受国际瞩目的半导体行业,如果台湾要能持续保持产业的竞争优势,就必须有源源不绝的人才投入。

台媒报道陆企 “比特中国”在台设立子公司,并挖角数百名台湾半导体人才。(Facebook@比特大陆)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历经美国在科技上各种“卡脖子”之后,正加大力道引进与培育人才,其中台湾半导体人才更是重点对象,比如近期爆出的陆资智鈊科技有限公司与芯道互联有限公司,通过共同投资新创公司的方式,在台私设大型研发中心,为母公司“比特中国”研发 AI 晶片,据闻这三年来被挖角的人才已有数百名。

也因此,当中国大陆“十四五规划”出台,并提出在半导体等尖端领域要“强化国家战略力量”时,台湾智库“中华经济研究院”(中经院)学者刘孟俊便认为“两岸是人才的竞争,不是钱的竞争”,提醒台湾要慎防人才被挖角的问题。

对于各方对人才的迫切需求与呼吁,台湾行政院院会早先于当地时间2020年11月通过《国家重点领域产学合作及人才培育创新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新创条例》),并于今(2021)年3月22日经台湾立法院审查通过。该草案的用意在于,可让研究顶尖的国立大学与研发领先的企业合作设立研究学院,借此培养高端人才,并初步锁定“国家重点领域”为半导体、AI、循环经济、智慧机械、新农业、金融等产业。

中国大陆近年加大力道培养人才。图为青岛国际院士港,该项目致力于打造国际一流、世界首创的院士聚集区。(中新社)

无独有偶,今年2月中旬才传出台湾经济部邀请台湾半导体业者开会,可能在台湾位居前茅的几家高等教育学府,如台大、清华、阳明交大、成功四所大学,成立“半导体学院”。如今《新创条例》的通过,舆论多认为“半导体学院”会成为条例首先受用者。

不过,这是否就能解决台湾人才培育的问题?

首先,“半导体学院”的概念并非新鲜事,如阳明交大在2015年时便已设置“国际半导体产业学院”,当时便是由官方与企业合作办学,面向国际招揽并培育人才。而今日再新办一所学院,是否能有更全面的突破?比如针对基础科学研究下功夫、而不是像过往一样强调技术学习。对于种种质疑,台湾官方应该有长远视野,才能跳脱民间所质疑的,“人才只为部分企业服务”的恶名。

其次,就招生层面而言,一个尖锐的问题是,假如成立了半导体学院,是否会面向国际?照理说,真正良好的人才孵育基地是广纳英才,不论其来自何方,集聚世界各地优秀学子与师资来台湾学习,在这前提下,当然也包括大陆学生。特别是大陆理工科学生的学习能力十分强大,正常来说应是争取的对象之一。

陆生目前受限于两岸关系无法赴台就读。图为2020年8月10日,台湾新党召开“让小明回家、让陆生就学”记者会,呼吁台湾政府尽速解禁对陆配子女和陆生的入境限制。(許陳品/多维新闻)

但是,陆生到台湾学习现在成了政治不正确的作为,先撇除陆生目前受限于两岸关系无法赴台就读的问题,就算两岸教育界恢复互动,可以想象到的是,“陆生来台学习窃取半导体知识”、“陆生抢占台生资源”等说法又会成为台湾立法院问政与舆论的热点,在这样自我设限的处境下,对教育本质而言是逆反,虽然企业本身充满竞争性、但教育必须开放。今天因为政治正确需要为教育层层设限,本身又凸显出政治考量与企业利益在教育之先的问题。

再者,培育人才不光是教育部门的施力,社会安全、劳动保障等环境的建置也是重点,需要各个点都进行妥善布建,才能吸引人才来台湾就学、甚至留在台湾发展。就如台湾喜欢引用以美国硅谷经验作为新创参考,应该注意到美国是如何吸引人才、并在人才上进行投资。

总而言之,台湾官方能重视人才培育是正确的,但如果政府与教育单位便宜行事,处处以政治意识形态画地设限、不回归教育本身开放育才的目的,也不真正全面性地解决科研环境、劳动条件等问题,设再多的学院也补不了人才缺口、更挡不住人才外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