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鲑鱼之乱】让中共发现统一台湾的新方式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台湾不少民众为吃免费寿司,将名字改名成“鲑鱼”。(台湾联合报)

世界终于看见台湾,但这样的发现有点意外。

3月17日至18日,回转寿司“寿司郎”在台连锁店举办促销活动,姓名中有“鲑鱼”同音同字就能享“全桌免费”(每桌上限6个人),同音的也能享5折优惠。活动推出,许多人直接涌入户政事务所改名。一场寿司店的营销活动竟引来全台超300人改名“鲑鱼”,相关新闻还登上了国际媒体版面,令人大跌眼镜。

面对此现象,有人忧虑,认为若为吃寿司就改名,着实让北京发现了统一台湾的新方式。这类说法或许比这场“鲑鱼之乱”本身更令人瞠目,背后折射的则是逢中必反的心态。

若有人贪图鲑鱼小利,就能得出结论北京施以更大的利诱便能实现统一,那40年来,中国大陆一直在执行惠台让利的政策,为何一再让一再给,岛内的分离意识却日趋加剧?

或有人说,是因为没有雨露均沾,和平红利尽入买办,民众对大陆的善意才无感。然而,当年也有大陆企业家来台送暖,关心弱势见者有份,最符合“太阳花”口中的分配正义,可当时全台也是骂声一片,甚至有马政府的陆委会官员还劝这位企业家读《金刚经》。

因此,说中共可以买下台湾者,面对岛内“抗中保台”的氛围,未免太过忧虑。

其实,在那些改名者看来,多吃点鲑鱼根本无涉“出卖”台湾,这就如同有些“样板台青”在大陆,当中有些人明明主张“台独”,只要改成“两岸一家亲”,甚至连“台湾人就是中国人”都不用谈,也能大谋其利。为何这些人在台湾社会却鲜有谴责呢?为何还有人把支持“台独”一边赚大陆钱视为光荣呢?

台湾作家苦苓说,省钱就是省钱,贪小便宜有何不对?

的确,当年陈水扁能把贪污说成是建国基金,即便做了法律不允许的事,但他说台湾人的最高道德是拒绝共产党统一,结果三审定谳的贪污犯,至今还有很多人一路相挺。对照陈水扁,谴责那些吃鲑鱼的,恐怕也不符合比例原则。

早些时候苦苓还说,如果大陆要打过来,就先把台湾的中国人看管起来。苦苓是外省第二代,祖籍中国东北,如果为了支持台独,囚禁自己的父亲在他看来也可以,那只省钱吃鲑鱼,自然也就是小事一桩。

所以问题在于,当昔日的四维八德已不及台独道德,当台湾人就是中国人,已从蒋经国口中的“也是”沦为彻底“不是”,与之相伴的是社会伦理的降格。为了这最高“道德”,贪污是有正当性,去酒店开房间也可说是选民服务,亲生父亲也可以看管,只要政治正确,公理是非的边界也就越来越变得模糊。

因此,台独只是单纯的政治主张的问题吗?恐怕这是留给台湾社会的思考与诘问。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鲑鱼之乱”,和苦苓同为外省二代的艺人郎祖筠却说:“我认为不止贪婪吧!还有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风骨,以及对道统的尊重。”跃上国际版面根本就是“臭名远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