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可以给台湾参考的威力示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共青团微博评H&M抵制新疆棉花。(微博@共青团)

瑞典快时尚品牌H&M于2020年3月发布一则“因为无法尽职调查,所以不采购新疆棉花”声明,配合当下美国、欧盟诸国同声一气的认为北京迫害新疆维尔族人人权并祭出制裁措施,近日成为大陆民众抵制目标,曾发表过类似声明的NIKE、ADIDAS、FILA、优衣库(Uniqlo)、无印良品等国际知名服装品牌也随即被发现同列抵制,影响所及,许多艺人也纷纷发声明力挺“祖国”,宣布取消与国际品牌代言合约,其中包括台湾艺人欧阳娜娜、彭于晏、张钧寗、陈立农等人。

对于诸多国际服装品牌因一则一年前的声明,一年后才被引爆成波澜壮阔的集体抵制,台湾舆论多持负面看法,或称这是“义和团式”的报复行动,或以批判H&M“吃饭砸锅”、引发民间发动抵制的爆点是由共青团点燃,认定这是北京应对西方国家拿着不存在的“新疆种族灭绝”议题大作文章,操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进行的“经济制裁”,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还不忘公开批评发言挺新疆棉花的台湾艺人“不知轻重”。

无论视此次抵制为“义和团式”的抵制,或是以“阴谋论”论断这是北京暗地策动的“经济制裁”,甚至指责台湾艺人“重人币、轻人权”,无论持哪种立场,都不能轻忽大陆此次对H&M、NIKE等国际品牌对“犯我中华者”展现出“官民一体”威力制裁的示范效果。

最该被台湾注意的,其实正是H&M在“停用新疆棉花”声明发布一年后,共青团一则轻描淡写的微博文章就引爆大陆对所有曾发布声明服装品牌的全面抵制行动,无论抵制行动背后有无官方助力,至少证明北京充分掌握曾“伤害中国利益者”发起究责时机及让民间自主发动抵制的主动性与准确性。

挑“新疆棉花”对西方发动“制裁”,北京有足够的底气,除因为H&M、NIKE服装品牌确都曾发布声明外,最主要还是大陆除了是全世界第二大棉花生产国,更是最大消费市场,同时有从产地到终端市场的完整生产线,新疆的优质棉花就算全数都没有外销,全数留用内销也不够大陆整年使用量。

也就是说,当H&M、NIKE等服装品牌将新疆生产的棉花认定是强迫再教育机构维族人劳动的“血棉花”(虽然他们以“无法尽职调查”修饰),决定不采用时,其实大陆的内需市场就足以消化这些“损失”,但不代表北京忘了H&M为迎合西方消费者的“价值”而污名化新疆棉花的不智之举,此次的抵制行动虽还只是初期阶段,但被点名的各家服装品牌显然不敢等闲视之。

为何?因为韩国乐天集团(LOTTE)同意释出其高尔夫球场土地,供韩军架设美制“终端高空防御飞弹系统”(THAAD,中文简称“ 萨德”飞弹系统),在北京祭出“限韩令”,禁止韩国艺人表演及禁止赴韩旅游后,2017年2月起大陆民间自发性的对全盛时在大陆有112家店面的“乐天玛特”(LOTTE MART)发起抵制,因为不堪亏损,乐天集团当年9月就决定结束在大陆的超市业务,1998年起到大陆开设首店,20年的经营付诸东流水。

“乐天玛特”在中国大陆曾有多达112家店面,最终因大陆民间抵制于2017年底全面退出大陆市场。(路透社)

这也是为何在被点名后,日系的“无印良品”马上出面承认自己“打假球”,虽然发表“不买新疆棉花”声明,实际上没少采购新疆棉花;被指为“幕后黑手”的非营利组织“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上海分会也发表声明道歉;意大利品牌FILA更宣布退出BCI组织,强调会持续购买新疆棉花。不过,被置于风口浪尖的H&M,恐怕终会走上乐天玛特的后尘。

回到台湾自身,台湾人该从“新疆棉花”事件中得到什么“教训”呢?尽管私底下去骂那些台湾艺人“重人币、轻人权”,或是酸大陆民间的抵制行动很“义和团”,不过,要永远记住一件事,相比于韩国乐天、H&M、NIKE等国际集团对大陆民间抵制行动的消化能力,高度依赖大陆市场的台湾的中小企业、农渔产业是远远比不上的,就算“义和团”式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历经120年不变,但中国已经不一样了,而且,你永远不会知道大陆的抵制会指向何方,因为北京充分掌握了主动性。

台湾“主流民意”嘲笑大陆民间对H&M等品牌的抵制很“义和团”,但别忘了,就算爱国主义过了120年仍然“义和团”,但中国大陆已经今非昔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