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对话吴启讷:制裁新疆棉花 西方盘算几何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3月24日,瑞典时装企业H&M宣布禁用新疆棉花的声明曝光,社会舆论为之沸腾,不仅中国官媒连续发表评论批评,电商平台亦将其产品下架。而后又有多家参与禁用的企业名单浮上台面,引发不少中国影星发声与涉事品牌切割,新疆棉花亦成中国社交平台的最热关键词。对此议题,多维新闻访问到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台湾大学历史学系兼任副教授吴启讷,由经济及战略视角出发,探析西方狙击新疆棉业的背后盘算。

系列专访【新疆棉花|对话吴启讷:以新疆打击中国是西方悠久传统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台湾大学历史学系兼任副教授吴启讷。(多维新闻)

多维:外界好似认为,新疆棉花自种植到采收,皆为中国政府强制劳动维吾尔人、哈萨克斯坦人等少数民族而成,但事实是否如此?在新疆的棉业版图中,汉人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扮演了何种角色?

吴启讷:我先提供《中国棉花加工》等几个学术期刊上的数据,数据是三年前的,但跟目前的情形差距不算太大。新疆全区共有61个地方县市,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110个农场种植棉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场多数位于准噶尔盆地,也就是所谓北疆;地方的棉花种植区多数位于南疆,也就是塔里木盆地,南疆有90%以上的县、市种植棉花,棉田面积占当地耕地面积的60%以上。

生产建设兵团的棉花种植面积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所辖县、市的棉花种植面积接近,产量也相若,但县、市棉花种植的产值比较高。原因在于生产建设兵团种植的棉花,接近80%是由机器采收,而地方种植的棉花,使用机器采收比例少于20%。

生产建设兵团种植的棉花,接近80%是由机器采收,而地方种植的棉花,使用机器采收比例少于20%。(Getty)

其中机器采收的棉花,品相较差,收购价钱仅及人工采收棉花的一半;品种好的新疆长绒棉,则必须以人工采收,才能保证具有较好的品相。西方政界便以新疆出口棉花中,有七成是手采的为借口,直接推论这必然是强迫劳动的结果。

在北疆和生产建设兵团,汉人比例较高;在南疆的农村,维吾尔人则占绝大多数,但不论北疆还是南疆,同样普遍存在族群构成多元的状态。刚刚提到机器采收和人工采收的问题,才是个中关键。由于南疆机器采收的比例比较低,为了保证棉花的品相和收购价格,每到采收期,新疆各地,主要是南疆,都要雇用来自甘肃、青海、河南、四川等地的汉人农民工,在短期内密集投入人工采收。

故新疆的棉花种植和后续相关纺织产业的发展,都是利之所趋,不管是维吾尔等各族农民对棉花种植的投入,还是汉人农民千里迢迢到新疆采收,都是看中了相对丰厚的报酬。

新疆棉采摘大军(微博@河南卫视)

所以对新疆当地各族和想到新疆从事棉花种植、采收及后续的纺织作业的基层民众来说,如果听到这行当中还有“强迫劳动”这回事的话,恐怕会有很多人报名,希望自己“被强迫”呢!不知道西方的政界是否了解自己其实闹了笑话?当然,也许他们根本不在意。无论如何,他们想象中国的“剥削”、“迫害”,显然只能想象成他们自己历史上,殖民非洲、美洲时对有色人种劳工的剥削,或者当年苏联古拉格的状态。

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性质,很多中国人也不完全了解,西方人更是把它曲解为军事殖民集团,其实生产建设兵团就是国营农场。近年来国营农场为了提升生产效率,也实行了所谓承包,也就是某种程度的私有化。这样一来,由于棉田变小,采棉时就要使用较小的采收机。

显然,国营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同样在追求经济效益,这与后毛时代中国的整体国家目标一致,其中并没有包含西方想象和指责的,诸如推广中国的价值观、与西方从事政治竞争,甚至压制中国境内的多元文化等等有任何关联。如果不能理解后毛时代的中国国家目标,则一切解读和后续举措都会是荒腔走板,损人害己的。

2019年5月18日,新疆兵团第五师八十四团一连职工徐同林雇佣的一辆中耕机,正在给自家的55亩制种玉米中耕。(新华社)

多维:西方企业对新疆棉业的制裁能否起到实质的经济效果?因为由中国棉业版图观之,其本身就是世界最大的棉花进口国,新疆棉花亦不全然仰赖外国市场,西方此举只否表态大过实质效果?其背后又有何战略思维?

吴启讷:从一个角度来说,新疆棉业所涉及的是经济议题。近10年来,中国纺织业大幅改变了世界纺织贸易的结构,20年前中国的棉花产量已成为世界第一,20年来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加工产业链,扩大下游产品的市场占有率,逐渐接近掌握世界棉花定价权的状态。

而在全球售出的棉质服装中,有五分之一含有新疆棉花或棉制品。由于新疆棉花产量占中国棉花产量80%,故以新疆棉花使用强制劳动为借口,限制当地的棉花产业,就等于全面打击中国棉纺织产业链,以及中国纺织品的定价权。

无印良品中国总部声称,该公司并没有抵制新疆棉,而且该公司仍在继续使用新疆棉。目前,无印良品官网上仍有大量新疆棉产品在售。(HK01)

还有一项因素,去年中国棉花产量占全世界24%,但棉花消费量却占全世界33%,中间的差额基本上是从美国进口的,打击中国棉花势必有利于美国棉花出口的扩大。与此同时,中国棉花的生产成本较高,尤其北疆的棉花受到天气、使用无人机喷洒除虫剂及脱叶剂等因素影响,质量较差,所以中国的纺织大企业往往选择某些质量比新疆机采棉花好、价格又较低廉的进口棉花。

再从更大范围的纺织业出口来看,近年中国纺织业的出口额逐步下降,纺织业面临衰退的危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经过详尽的盘算后,决定给中国致命一击。当然最终效果如何,仍然有待观察。

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盘算,远不止打击中国的纺织业,他们所要打击的更大目标,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近年来,中国纺织产业和其他传统产业向西部移动,除了带动中国西部的经济开发,更重要的是,它在实体空间上贯通了丝绸之路经济带。打击新疆经济,就可以打断“一带一路”的空间连结,将中国经济局限在东南沿海,锁住它的成长空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