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对话吴启讷:以新疆打击中国是西方悠久传统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早在棉花争议前,新疆议题便是中西舆论战焦点之一。从早年的东突厥斯坦议题、反恐治理的相关辩论,到近期中西在新疆人权上的隔空交手、相互制裁,新疆似乎从未淡出传媒与社会的舆论场。对此议题,多维新闻访问到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台湾大学历史学系兼任副教授吴启讷,以历史与族群政治为视野,探究西方炒作新疆议题的深层动机。

系列专访【新疆棉花|对话吴启讷:制裁新疆棉花 西方盘算几何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台湾大学历史学系兼任副教授吴启讷。(多维新闻)

多维:西方为何要挑新疆来谈人权问题?从中美高峰会争论人权议题、瑞士发言、中欧相互制裁到此次棉花争议,新疆何以一再成为焦点?除却中美竞争,新疆对西方意义为何?甚至,西方是否要塑造一套关于中国治疆的叙事模式?

吴启讷:我对新疆成为西方打击中国的焦点毫不意外。利用新疆的地缘政治和族群政治议题打击中国,是一项悠久的西方传统。早在1860年代,英国和俄国就已经利用新疆议题压迫清朝,以强加各种的侵略要求,同样的情形在1870年代到1940年代又多次出现,只是美国也加入了战局。

20世纪后半期中苏关系破裂期间,新疆议题也是苏联对付中国的一个切入点。从20世纪末期中国呈现崛起态势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面临中国主体族群内部整合度远超过20世纪前期的状况,承袭俄、英、法、日在两个世纪以来,利用中国的多元族群、多元文化现象,牵制和裂解中国的传统,从西藏、新疆、内蒙古等中国边疆寻找遏制中国的切入点。所以我们看到上述这几个地区在20世纪末以来,族群纷争频传,在这些纷争背后,都有西方操纵实体作业或舆论攻势的影子。

伊犁宾馆曾是苏联驻伊犁的领事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伊塔事件中 ,数万边民出走当时的苏联,这里就是当时策划行动的指挥部。(VCG)

换句话说,要寻找汉人地区的社会议题、阶级议题,动员力有限,也不易吸引西方内部民众的注意;而面对中东和西方内部族群议题热炒的背景,将中国描述为种族迫害和种族灭绝者,便很容易得到内部的支持,还可以进一步动员同样不乐见中国崛起的其他盟友。

所以西方的经济战目标,只是它的短期目标。但更深层、更长期的目标,则在于政治。以劳工为借口设置贸易壁垒,是英国所使用的传统技俩,我们都熟知的美国(旧金山)和澳大利亚(新金山)的排华移民法案,都涉及到劳工的议题,可是真正重点,乃是这些劳工的族裔背景。由身分政治延伸到国家战略,这是西方精英擅长操作的政治手段。

中国外长王毅3月25日访问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中国大使馆外有大批国会议员及维吾尔人举行示威,要求土耳其政府就新疆问题展示强硬立场。(AP)

现在回想起来,新疆事件的发展过程应当是:当西方发现新疆举办职业技能教育之后,立刻设想出将它描述为集中营的宣传战方案,再去寻找证据,主要是找流亡到海外或者是离开新疆的部分维吾尔人作证,引导他们作证的方向。所以在这里,西方并不在意新疆发生事情的真相;达成宣传效果,才是整个操作的目标。

现代战争和现代政治中的宣传战,是英国人发明的。在透过“制造新闻”来打击对手上,他们没有任何道德愧疚感,而继承英国传统的西欧和美国,也传承了这样的文化基因。会相信西欧和美国在事实面前能够秉持公正、正义的,一般而言是西欧诸国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土著精英。如果中文读者不太熟悉这些人是哪一类人的话,那么看看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五四运动以来的某些“觉醒先驱”,就可以大致知道他们的长相。

多维:您怎么看此次大陆民间对BCI与涉事品牌的抵制?抵制会否让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中国政府又将如何应对?特朗普执政后期,中美虽剧烈交锋,新疆却犹未引发如此巨大的中西舆论漩涡,为何外界预计上台后会缓和对峙的拜登(Joe Biden),反让此事进一步发酵?

吴启讷:我觉得大陆民间对BCI与涉事品牌的抵制,效果未必能完全抵销中国棉纺织行业所遭受的损失。但长远而言,中国纺织业受损,势必拖累全球纺织产业的技术进步,并损害全球消费者的权益,真正的反弹,要等子弹再飞一会才会出现。与此相关,拜登的反应其实代表美国的精英体认到,美国实力和全球影响力的降低,才是美国的长远危机。而新疆议题是一个可以联合美国的西方盟友,从价值的角度打造反中联盟的支点,所以他的操作当然要比特朗普(Donald Trump)投入且有力。

吴启讷认为,新疆议题是一个可以联合美国的西方盟友,从价值的角度打造反中联盟的支点,所以拜登的操作比特朗普投入且有力。(AP)

但拜登等西方政治人物和西方政界是否真的关心维吾尔人的权益,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从我们之前对新疆棉花生产状况的观察,可以发现新疆尤其是维吾尔农民的脱贫,很大程度上来自棉花产业的发展,打击新疆的棉花产业和中国的纺织业,首波、最直接的受害者,毫无疑问就是维吾尔农民。如果棉花生产无以为继,维吾尔人的就业状况势必恶化,原本平复的社会问题又将重新浮现,维吾尔社会很可能又会进入宗教化、民族主义化的螺旋当中。

当然这符合美国和西方的利益,因为由新疆的动荡所引发的中国政治动荡,以及中国在世界上形象的进一步妖魔化,大有助于实现拜登公开宣示的“阻止中国富强”的目标。至于新疆的前途和未来、维吾尔人的生活和福祉,则从来不在他们关怀的范围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