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辩护宪保台|民进党修宪改国名是假议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3月27日下午1时30分,中华青雁和平教育基金会在台北举办“护宪保台论坛”研讨会,三民主义大同盟亦参与协办。会议第一阶段主题为“中华民国宪法是否可以成为两岸和平相处的基础”,邀请到中国国民党前主席暨中华青雁和平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洪秀柱、东吴大学法学院讲座教授兼副校长董保城、政大荣誉教授邱坤玄、立法委员李贵敏、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林为洲参与讨论。

洪秀柱首先说明研讨会宗旨,指出现下两岸关系严峻,抗中保台氛围甚嚣尘上,而台湾立法院亦正在研拟修宪议程。为回应当下政治、探询两岸未来,故而举办“护宪保台论坛”,邀请学者来与政治人物各抒己见。

中国国民党前主席暨中华青雁和平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洪秀柱。(多维新闻)

董保城:修宪摆错重点 恐损害人民利益

董保城首先指出,台湾当今已是超级总统制,一切决定都来自总统府,总统还兼党主席,已违反责任政治的基本原则;此外台湾也面临中央与地方权责不清的状况,由此次美国莱猪进口议题在各地的执行争议便可看出。但这显然都不是这次修宪所关注的重点。

至于宪法是否可修?董保城举例,宪法就如房子,其基本原则就像梁柱,不可修改,否则梁毁屋塌。例如大法官在499号、729号解释中提到的自由、民主与宪政秩序,就是梁柱。故中华民国宪法文本可以修,但不能随便修。

董保城补充,宪法分两部分,基本人权与政府体制。但在其看来,涉及基本人权的修宪是多余的,例如18岁公民权一案,因为大法官大可通过国际公约、附加条款来形成解释,以释宪来让宪法稳定成长;而政府体制部分的修宪则有必要,但眼下台湾政界与社会热衷探讨的,却是将国名改为中华民国台湾等议题,对此董保城反问:如此修宪改名会否让人民生活更好?两岸会否因此更和平、更安全?或是反会增加危机?

董保城认为此次修宪无法解决台湾社会基本问题,例如美国莱猪争议背后的央地权责问题。(多维新闻)

邱坤玄:宪法一中原则 是和平交流的基础

邱坤玄亦主张,中华民国宪法正是两岸和平交流的基础,即便台湾曾经历7次修宪,增修条文前言亦注明:“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等词句,保留了一个中国的原则。故两岸关系究竟是什么关系,从宪法增修条便能看出,绝非两个国家的关系。

而针对修宪禁区,邱坤玄表示,宪法中的“固有领土”便就不可修,倘若修宪将其改成“现有领土”,便是改变了国家的最基本现状,如此将影响两岸的定位问题。邱坤玄举例,过去因有宪法一中原则的大屋顶,故两岸得以通航、发展贸易关系,就连2015年7月其共同参与的新加坡“习马会”,现场亦是对等互动,马英九得用总统称谓,双方餐费亦是各自负责。

邱坤玄补充,冷战年代,东西德可在一个宪法下对等,两岸如今也是因有宪法,故能对等。若要因应社会与形势变化,将政府体制修成内阁制或总统制,尚可考虑;但若要修改中华民国主权或领土,则势必波及台海安稳。

政大荣誉教授邱坤玄。(多维新闻)

李贵敏:修宪改国名是假议题

而针对当今的修宪争议,李贵敏指出,将国名改为中华民国台湾,其实是假议题。首先修宪应当针对宪法的问题,而今日台湾面临的困境,便是权力制衡难以实现权,以及民主自由的紊乱。但此次修宪既不解决大总统制的问题,亦不调整权力制衡机制,无法真正对台湾社会有帮助。

李贵敏亦表示,领土、主权等议题,在宪法中皆有明确、坚定的描述,国民党面对修宪提案,心胸自要开放,但对修宪案能否真正解决台湾的问题,则要把握原则。修宪可以讨论,但不该冲动去做,将“中华民国”改为“中华民国台湾”,这不仅有害两岸和平,亦与美国的对华政策不符。

李贵敏补充,在当今的国际社会中,没有任何国家能关起门来做事,而不牵动国际神经。民进党如今操作修宪议题,或许是为实践其党纲内的台独主张,但台湾人民不该随之起舞,国民党更不该做民进党追随者。

国民党立委李贵敏(左)。(中央社)

林为洲:修宪高门坎 绕路亦难过

林为洲首先肯定中华民国宪法为两岸和平的基础,认为若无一中宪法的架构,两岸关系早已天翻地覆,且蔡英文之所以要用“中华民国台湾”,就是因为知道利害关系,洞悉一中宪法与两岸和平的因果。

而针对当今修宪程序的进展,林为洲提供了完整的说明。其表示立法院现已启动修宪提案,目前约有几十个提案,将先成立跨党派的修宪委员会,成员39人,按照政党比例组成。成立后将在第一次开会时选出5位召集人,然后针对委员提的修宪案,经审查后议决。但在议决程序时,便要四分之三的立法委员出席,出席委员里又要四分之同意,才能送出立法院,接着又要经过半年,才能举办公投。但台湾修宪公民复决的门坎非常高,与一般公投法的公投不同,要全体公民一半以上出席投同意票,才算通过。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林为洲。(多維新聞)

林为洲指出,在上述环节中,其实只要立法院有四分之一委员反对,修宪便不可能通过。在此前提下,国民当与民进党皆具有否决权,故民进党内某些执意推动正名制宪者,便想出“绕道”方式,例如提出“降低修宪门坎”作为修宪案,但其仍适用现有门坎,故仍不可能通过。此外亦有人提出“公投制宪”,如此便可摆脱高门坎,直接编纂另一部宪法。但此提案最终被中选会被打回票,因中选会亦认为,既与宪法有关,应要回归当今修宪途径。故绕路招数尽被拆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