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革命叙事 悄悄从台湾课本抹去的“三二九青年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从1944年迄今,重庆国民政府乃至于迁台的国民党政府皆以“三二九”为青年节,以纪念清末为中国国家前途抛头颅、洒热血的青年革命烈士。近期,国民党党史馆举办“义务与责任-纪念青年节文物特展”,展出黄花岗之役烈士之一林觉民的《与妻诀别书》及《与父书》复刻本、国民革命军号角以及黄花岗石碑展版等富含历史意义的展品,唤醒人们对民国建国精神的重视。然而,在台湾教科书与政治人物刻意削减“中华民国”的政治符号,甚至代换成“中华民国台湾”,台湾民众又怎么会对“青年节”有感?

为因应2021年“三二九青年节”的到来,国民党青年部规划举办了“热血青年节 文史一整周活动”,鼓励青年朋友至国民党中央党部了解中华民国的建国历史。图为写有“国民革命军”的斗笠。(国民党青年部@Facebook)

三二九之役 孙中山:与武昌革命并寿

众所皆知,发生于1911年4月27日(农历三月二十九日),由中国革命同盟会发动的第十次革命起义—广州黄花岗起义,虽然结果失败、造成80余人被捕遇难,却激起了全中国境内的革命热情,间接推动同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义,可谓辛亥革命成功、肇建中华民国的重要基石。事后孙中山评价“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彰显其重要性丝毫不下武昌起义。

而“三二九青年节”,原为1943年三民主义青年团(三青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出,经蒋介石裁示选定、与“革命先烈纪念日”合并后才诞生的“青年节”。1944年3月29日,蒋介石发表《告全国青年书》表示:

今天是我们革命先烈纪念日,也是我全国青年所应共同珍护的第一届青年节。我们所以选定这一天为青年节,就是因为当年为革命而成仁的黄花岗诸烈士,大半是二三十岁的青年,他们纯洁热烈的爱国精神,成仁取义的革命精神,正是今日青年所当效法的。先烈之血,国族之光,这光辉是照耀万古的,是导引着我们青年向革命建国成功之道路而前进的。

由此可见,国府在抗战后期订定“青年节”,并将“青年节”直接与国民党的革命历史叙事(如黄花岗起义)相挂勾,与迄今中共仍将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五四运动作为“青年节”的逻辑迥然不同

台湾:只剩一版本课文提“黄花岗起事”

随着1987年台湾“解严”、2000年发生第一次政党轮替,国民党的威权统治时期宣告终结,以“民主化”、“自由化”、“转型正义”为名的政治运动也向教育领域蔓延。过去在初中《国文》第六册(初三下学期)会出现的黄花岗之役烈士林觉民《与妻诀别书》(又称《与妻书》),就在“部编版”(统编版)课本走入历史,开放民间出版社编纂、出版教科书后,《与妻诀别书》在初高中课本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2019年,蔡英文政府主导的《108课纲》正式上路,现行五个版本的高中历史教科书也都是根据《108课纲》编写、通过审查,多数版本已大幅删减孙中山领导兴中会、同盟会等革命团体进行推翻满清的武装起义史实。唯二提到孙于1905年在东京成立“同盟会”的,只有南一版与泰宇版。

南一版将孙中山领导的反清革命放在“中国的改革与革命”章节中,但仅是称不少知识份子因对清朝戊戌变法沦为政争、八国联军之役中昧于时势向各国宣战而失望,转为支持革命,并马上接到“1905年孙中山在东京整合革命团体,成立同盟会,并进行革命宣传”,而后紧接着就是“已具革命意识的湖北新军,于(1911年)10月10日发动武昌起事成功,并得到南方各省的响应,陆续脱离清朝独立,是为辛亥革命”,缺乏对同盟会至少11次反清革命运动的描述与铺垫,使“辛亥革命”看起来彷佛天外来客般突兀。而唯一一个记载“三二九黄花岗起义”史实的版本则为泰宇版:

‘同盟会’以《民报》为宣传的机关报,积极鼓吹革命,多次发起武装起事,其中以宣统三年(1911年)4月在广州的黄花岗起事最为重要,虽然该次起事未能成功,但革命志士视死如归的精神震动全国,促使革命浪潮更为高涨。终于激发同年10月起昌起事,经各省先后响应,创建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

在现行台湾高中历史教科书中,泰宇版是唯一记载“三二九黄花岗起义”的版本,并在课文下方配有广州黄花岗烈士纪念碑照片。(許陳品/多维新闻)

然而,该版本只称其“黄花岗起事”,以“起事”替代“起义”,不仅削弱了武装反清革命运动的正当性,且并无“三二九”、“青年”或“青年节”等字样。可以说,台湾高中历史教育实质上已和“三二九青年节”历史叙事彻底脱钩

大陆高中历史:黄花岗起义引起巨大震动

比台湾于2020年1月使用泰宇版《高中历史》第二册稍晚,同年9月中国大陆启用了高中历史教科书《中外历史纲要》,不仅在第19课介绍辛亥革命时配图放了《民报.发刊词》的全文图片,隔页更特别强调广州黄花岗起义的历史意义:

中国同盟会的成立,有利促进了革命运动的发展。除继续宣传革命的理论和主张外,孙中山还组织了多次反清武装起义。革命党人前仆后继,给清政府以沉重打击。1911年4月27日的广州黄花岗起义引起了巨大震动。

除了与泰宇版相同,《中外历史纲要》将“黄花岗起义”单独成段,并称其为“起义”,彰显了反清革命的正当性,课文下方还加上了林觉民《与妻书》第一段的150余字作为延伸史料阅读,期望学生借此感受革命先烈为国家前途牺牲的大爱,且在后段接着叙述清廷立宪运动“破产”,促使不少立宪派人士转而支持革命,以及四川保路运动、湖北新军打响武昌起义第一枪等史实。作为承上启下的重要历史转折点,即使大陆官方不认为“广州黄花岗起义”为“青年节”或“革命先烈纪念日”,但在历史教科书也未吝啬笔墨与篇幅,对至今仍自诩为“中华民国”的台湾来说,不免令人汗颜。

倘若台湾朝野希望民众反思“青年节”,乃至于2021年庆祝中华民国建国110周年(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就必须回归历史、认清事实:中华民国的成立,并非通过直接民主(公民投票)或议会民主选举的方式独立于清王朝之外,而是凭着无数烈士的性命所换来的,其性质属于革命政权,这也是当今台湾政治社会化的重要媒介—高中历史教科书所存在之严重缺陷

一味避谈兴中会、同盟会、光复会、华兴会等革命团体与青年烈士的牺牲贡献,忽视罗福星、许赞元(台湾文学家许地山之兄)等至少两位台湾人亲身参与起义的事实,或动辄将革命叙事贴上专属于国民党的党派标签,狭隘化当年的革命运动,将台湾人排除在中华民国建国史之外的做法,最终只会让台湾人距离“中华民国”越来越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