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美国不甘居次 “中国梦”步步为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多次提及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中共建党百年意味着什么?在中国崛起下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又带给台湾什么机遇与挑战?《多维TW》3月18日与铭传大学两岸研究中心、铭传大学公共事务学系、财团法人促进中国现代化学术研究基金会联合举办“中共百年与百年变局”论坛,共同探讨此攸关世界变化与台湾前途命运的重大课题。

本场论坛邀请铭传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黄富源担任引言人暨主持人,《多维TW》总策划于品海与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担任主讲人,致理科技大学国际贸易系副教授张弘远与铭传大学两岸研究中心主任杨开煌担任与谈人,通共同对话,探讨中共建党百年与中国势起的今日,之于世界政治秩序重组的影响与背后深意。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担任“中共百年与百年变局”论坛主讲人。(吴逸骅/多维新闻)

主讲者:黄介正/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

今年7 月1 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凡是逢五、逢十,尤其逢百,都令人去思考,能否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中国共产党走了一百年,对中华民族有非常深刻的影响,也是中国历史发展之中,很大一块会被讨论、记忆与评价的阶段。距离自己第一次去到大陆,今年刚好届满30年,如果大家也有类似经验,相信可以感受到中国大陆这段时间的深刻变化。

“中国梦”:美国跨党派的忧虑

这些变化足令我们以严肃的心情去看这一百年,“中国梦”有可能是一个百年未有变局中的关键,这不仅影响我们怎么回头看事情,也影响我们怎么看待现在,怎么看待未来。习近平2017年12月底接见了从世界各地返回北京的中国驻外使节馆长,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习谈“百年未有之变局”,而习近平所言的变局,感觉机遇是大于挑战的,信心是大于忧虑的,所以他用鼓励的方式去谈。

不过,这个变局又在短时间之内看到了变化,那便是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开打贸易战。其实贸易战开打的同时,在言论、思潮战场,已有美国民主党的策士开始重新总结经验,诸如针对前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进行检讨反省,对美中关系的交往政策有了反转与反思。很多人觉得是因为川普、共和党、极度保守派、极度反中势力引发了美中关系紧张,其实在思想战场,民主党几乎同时发动,成了美国政治圈跨党派集体的“忧虑”与“觉醒”。

黄介正解析,中国的崛起,成了美国政治圈跨党派集体的“忧虑”与“觉醒”。(AP)

当我后来回头看习近平讲百年未有之变局,我认为美国人也面对着一个百年未有之变局。美国过去是英国、法国的小弟,一战结束后虽然站了起来,但如今,很多数字到了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年之后反转过来了,好像中国大陆即将或已经超越美国所主导的国际社会,出现了“中国主导下的世界秩序”。

但恰好美国没有那么快下沉,要美国承认自己是第二,让出大哥的位置,其实没这么容易,中国大陆发展还是有短处,尽管确实在往前精进,可是另一个角度看来,现在仍不是和美国决战的时刻。我们反而也想问,中国到底想不想成为世界霸主?在中国常讲的是百年耻辱,如果百年耻辱能够反转,中国当不当一哥?关于承担全球的政治、外交、经济、贸易、金融与军事安全责任,中国有没有这样的想法与心理准备?中国本身的治理程度、发展机遇,够不够支撑这样的想法?

如果一切很顺,习近平也不会说黑天鹅、灰犀牛要一起防,甚至就近半年来看,虽然北京讲了很多“奋发有为”,可是“韬光养晦”也浓了起来。毕竟到2049年有这么多目标,还有将近30 年的时间,这30年中间还会有很多的国际变化。

拜登(Joe Biden)政府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前阵子第一次完整提到,称中国是唯一在经济、外交、军事与技术力量,可以与美国抗衡的国家。以前温家宝在担任中国总理的时候,面对外国记者时曾说:“千万别讲G2,世界两极强权,我们没有这个野心。”习近平接任国家主席后,从来都在强调建构新型大国关系,中国没有要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当然,不称霸是中国讲了很多年的立场,可是全世界都视中国要称霸,所以今天的危机并不在于中国大陆所累积的经济、金融、军事、贸易、制造、科技能量而已,而是视野和见解的“差距”。当十九世纪的大国、二十世纪的大国,开始关注到中国向外的发展以及影响力的时候,这个差距这才是百年未有的挑战。

过去中国积弱不振,大变局就是被欺负,现在的大变局反而更困难,因为问题在于如何找寻自己的发展机遇,而不会过早被压抑下去。川普用的策略是让中国跑慢,拜登则是希望让美国跑快,前后两个政府政策有个共同点就是要拉开美国与中国大陆的距离。

黄介正认为,习近平要让中国人强起来,虽然在情绪上会有共鸣,但实际做起来仍必须步步为营。(新華社)

百年未有大变局之于中国,反而是刺激北京思考,会不会过早和力度过大得去敲响“警钟”,会不会过快过大得把自己的摊子铺到一个程度,反而对自己内部造成压力。很多人说毛泽东让中国人站起来,邓小平让中国人富起来,现在习近平要让中国人强起来,这在情绪上会获得很多共鸣,但实际上做起来要步步为营,才能因应。

台湾问题:中国复兴的风险

台湾面对这个百年未有之变局,有两个角色同时在扮演,台湾可以是“搭桥的人”(Gateway),也是一个“守门人”(Gatekeeper)。早期中国大陆对外开放,台商对中国大陆做的所有事情就是一个搭桥的人,令西方了解中国,而台湾也是西方文化浸润影响中国人的地方。同时台湾也是守门人,可是这又是谁的门?以美国为主的西方盟国失去台湾,第一岛链就断了,但中国失去了台湾,将没有海防,所以台湾是谁的“门”,对台湾而言是另一个百年未有之挑战。

对于百年变局,不论是西方还是中国大陆,又或是台湾,都不能够掉以轻心,应以戒慎恐惧的态度来审视,台湾的用功程度令人担心,面对变局的用功程度真的不够,且非常掉以轻心,把很多眼下面临的危机,都采用过于轻佻的态度试图解决问题,例如网络小编或贴文图卡,这才是更重大的问题。对中国大陆而言,台湾问题若不处理,百年机遇就悬在那,但中国大陆目前并不想用西方乐见的方式处理台湾问题;讲白了,西方乐见的并不是两岸能协商统一,中国大陆正在避险,避免在走向复兴的道路上,遇到了自己不可完全控制的变局。

黄介正认为,虽然两岸发生战争的机率并不高,但台湾面对百年变局的用功程度确实不足。(中央社)

就两岸军事风险而言,相信中国大陆的领导人和解放军不会如此的冒进,因为有很多国家正等着中国大陆对台湾冒进,在高度理性,且中共建党一百年即将到来的情况下,我认为不太可能发生(战争)。

但是,习近平后来又多讲了一个一百,提出了2027年解放军建军百年奋斗目标,这个铃铛在我脑子里响了很大一声。最近这个铃铛又响了一大声,因为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的时候,说未来六年之内,台海有可能发生危机,也就是2027年,然而2027年还有一个意义,那可能是习近平第三任总书记任期结束的时候。我们从这几个数字来看,任何一个关心中国整体前途、关心台湾未来的人,都不能掉以轻心。

未来还有很多会碰到一百的时候,无论我们做什么选择,我们都希望海峡两岸不发生战争。1979年惩越战争结束后,中国人民解放军42年没经历过战火,1958 年开打的八二三炮战结束后,我们国军63年没经历过战火,海峡两岸的军队都是打业余组,不是打职业组的,海峡两岸如果发生战争,就恰好把百年变局的正向能量,转成负向的结果。所以这是为什么海峡两岸要一起坐下来商量共同未来的关键。战争往往是从扣下板机开始,但最后都是在谈判桌上结束。【点击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5期《多维TW》(2021年4月1日)对话栏目文章《美国不甘居次 “中国梦”步步为营》。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