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马绍章:手枪、毒贩与新权杖 社群媒体如何威胁民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智能型手机和社群媒体是21世纪的新现象。大家所熟知的脸书(Facebook),直到2004年才创立,推特(Twitter)创立于2006年,第一代iPhone 2007年面世,WhatsApp 继之于2009 年成立,至于台湾人所熟悉的Line更迟至2011年才发表。就在这十几年的时间,智能型手机和社群媒体的结合,对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以及人类社会,都产生了颠覆性的效果。

脸书、推特等社群媒体已成为大众获知讯息主要来源,也成为操作舆论的绝佳利器。(REUTERS)

这个颠覆性,其实可以从“谁与你最亲近?”这个简单的问题开始探讨。在过去,我们的答案可能是配偶、父母、子女、朋友或同事,但今天,真正的答案是智能型手机,因为你几乎24 小时都离不开它,关于你的一切信息,也都装进了这个小小的装置与社群媒体之中。

根据2018年台湾的一项调查统计显示,民众平均每天手机使用时间近3小时,而18至39岁民众更高达5 小时,至于社群平台,Line、Facebook、YouTube则居前三名。其实,除了打电话、照相、录像之外,社群媒体平台及电玩游戏可能是最常使用的软件,这已是全球发展趋势,相信各国差异应该不大。社群媒体刚出现的时候,人好像装上了天线,人与人之间的连结变成无远弗届,也的确带来一些令人惊喜的效果;例如找到失联已久的朋友,找到更多有共同爱好的人,得到更多朋友的讯息,而且可以产生很庞大的动员力量。接着,一个又一个群组出现在你的社群媒体中。

控制社会最庞大的神经节点

智能型手机加上社群媒体,既可以让人更容易、更快速地接触外界,但同样地,也让外界的力量可以很有效地接触到每一个使用者。一开始,人们只注意到可以透过智能型手机与社群媒体快速的链接彼此,产生庞大的动员力量。最明显的例子是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社群媒体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之后,中东不少国家相继出现反政府的示威浪潮,引发了一连串的政权更迭。

除了突尼斯之外,已有五个阿拉伯国家政权被推翻,包括2011年埃及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政权、利比亚执政四十年的卡扎菲(Muammar Gaddafi)政权、2012年也门的萨利赫(Ali Abdullah Saleh)政权、2019 年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正式辞职,同年4月11日,掌权长达30年的苏丹总统巴希尔(Omaral-Bashir)亦被政变推翻。西方媒体称之为“阿拉伯之春”,而社群媒体就是带来春天的东风。不少人津津乐道,社群媒体成了威权政体最可怕的威胁。

前海基会副董事长马绍章认为,社群媒体已成为民主最大的潜在威胁,用户认为的真相可能只是偏见。(工商协进会供图)

然而,凡事都有正反两面。社群媒体固然威胁威权政体,但恐怖组织也开始运用社群媒体来宣扬理念、招募成员。其中最知名的案例应该是2017 年10 月31 日,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移民赛波夫(Sayfullo Saipov)在纽约曼哈顿城区驾驶卡车冲入人群,造成八人死亡。警方在其手机内发现了90则伊斯兰国(ISIS)的宣传影片,而他本人也承认就是这些影片“启发”他做出如此行为。纽约市警局的反恐情报副局长米勒(John Miller)告诉记者:“赛波夫显然是按部就班地遵照ISIS放在社群媒体频道上的指示,完成了这次恐攻,这些指示能引导他们的追随者去进行恐怖攻击。”

除此之外,社群媒体也成了巩固政权的利器。他们透过社群媒体监视民众,就像小说《1984》中的老大哥一样;他们也透过社群媒体引导舆论,强化统治的正当性。

讽刺的是,愈来愈多人注意到社群媒体也威胁民主的运作。社群媒体的本质,其实就是信息内容与信息流的操控。政治学者杜意奇(Karl Deutsch)曾用神经(nerves)来描绘政府决策过程中有关信息的处理与流动,但放在整个社会来看,讯息的流动也是社会的神经系统,而每个神经节点就是讯息流动的控制阀。从这个角度来看,谁控制了讯息的内容与流动,谁就控制了社会,而社群媒体已成了最庞大的神经节点。

生活在21 世纪,除了那些没有行动装置的弱势者之外,每一个人有意无意都将自己的讯息提供给社群媒体,包括你居住的地方、电话、email、上过什么学校、有什么证照与专长、有哪些家人、朋友与同学、结过几次婚、政治倾向、宗教信仰、对同性恋的看法、常看什么影音节目、买过什么东西、去过什么地方。可以说,每个人在社群媒体面前都成了透明人,只有程度的差别而已。

突尼斯的起义为在中东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然而该地区却见证现代时代最具破坏力的十年,图为2011年1月16日,突尼斯前总统齐纳·阿比丁·本·阿里·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的旗帜被撕成碎片。 (AP)

当使用者变成可操控的玩偶

社群媒体如何威胁民主?有三个意象可说明:手枪、毒贩与新权杖。

手枪的意象来自于福山(Francis Fukuyama),去年11月他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期刊上发表“如何从大型科技公司手中拯救民主”(How to Save Democracy From Technology: Ending Big Tech's Information Monopoly)一文,其中一段话令人印象深刻:“数字平台对经济与政治权力的集中,就像桌上一把已上膛的枪……对美国民主来说,问题是将枪留在桌上是否安全,因为另一个心怀不轨的人可能就走过来拿起这把枪。”但有人拿起过这把枪吗?或许大部分的人没感觉,但在台湾,个人就知道有不少人脸书账号只因有人检举就被封锁,脸书既不给说明,也无法申诉,整个决策有如黑箱,最后只能等待解封而已。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美国主要社群媒体包括Twitter、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先后以“违反平台规范”、“可能助长、而非消弭持续暴力的风险”等理由,封锁特朗普(Donald Trump)账号,甚至连支持特朗普的社团也被封锁。显然,社群媒体公司已跨越了平台的角色,这把手枪已被拿了起来。但这还是众人可以看到的部分,更可怕的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拿起这把手枪,那恐怕是政治人物心中的恐惧了。

社群媒体的另一个意象乃是毒贩。网飞(Netflix)2020年上架一部纪录片《智能社会:进退两难》(The Social Dilemma),其中一位曾经在社群媒体服务的高阶管理人员,在片中坦言:“我们已经从工具型的科技环境,进入成瘾和操弄型的科技环境。”其中一知名软件工程师塔夫特(Edward Tufte)曾说:“只有两种产业会把客户称为使用者(user):毒品及软件。”

近年来,假新闻现象因为泛滥而引起社会关注。假新闻是人类社会自古以来就存在的现象,但于今为烈,而社群媒体就是主要元凶。个人曾为文指出,假新闻就像是毒品一样,因为假新闻可以满足不少人心理的需要。新闻有客观的真假,但对阅听大众来说,他所相信的就是真实的。人有时宁可选择相信假新闻,因为它反而可以巩固自己所建构的真实世界。吸毒者所见到的世界,旁观者认为是幻象,但对他们而言却是百分百的真实。

当然,假新闻只是问题之一而已,最重要的是,在社群媒体面前,用户变成了一个个可操控的玩偶,你以为的事实可能只是偏见,你以为的正义可能只是幌子,你的讯息是被筛选过的讯息,于是你成了别人所塑造的你。这是对民主最大的潜在威胁。

推特“禁言”特朗普的作法,也引起社群媒体是否“权力”愈来愈难控制的思考。(多维新闻)

如何拯救人类社会

根据心理学的研究,偏见与情绪本来就具有主导决策的作用,而社群媒体将其作用呈倍数放大,于是社会中的基本互信被破坏了。一旦不同群体之间缺少沟通与互信,不仅无法形成共同体,而且容易变成敌我关系而非公民关系。结果,原本是社会的小裂缝变成了难以修补的大裂痕,今天的美国已尝到苦果。

社群媒体的力量有多强大?澳洲政府欲立法,强制美国大型网络企业与当地新闻机构分享广告收入,而Facebook为了抗议此一举措,曾经在2月发表声明,禁止澳洲新闻内容在Facebook上刊登与分享。路透社(Reuters)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有高达40%的澳洲人使用Facebook获取新闻,并使其成为该国最受欢迎的新闻社群媒体和消息平台。”由此可见,社群媒体科技公司所具有的谈判筹码。就在Facebook发表声明数日后,双方各退一步达成了协议。这一次双方争的是金钱,但展现的却是权力。社群媒体公司成了跨国的新权杖,它可以封锁一位退位的总统,也能够与一国的政府叫板。

福山十分关心的是“How to save democracy from technology”,但是,更深层的问题是“How to save human society from technology”,这应当是21世纪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点击查看全文】(本文作者系海基会前副董事长)

上文节录自第65期《多维TW》(2021年4月1日)名家栏目文章《手枪、毒贩、新权杖:社群媒体如何威胁民主》。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