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公投对抗民粹 民进党的核能梦魇倒计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即将在8月28日举行公民投票,其中“核四商转”一案由于相背于“反核”立场的民进党,辅以民进党过往在出兵公投案皆墨的历史,致蔡英文此回对“核四商转”一案高度重视,责令各部门对外进行高频密宣传,亲绿网军更有激烈围剿正方之势。《多维新闻》专访了台湾“核四商转”公投案领衔人黄士修,细数民进党的反核党纲、台湾之前的反核氛围,并对其发起连署公投的实务运作等事提出看法及见解。

1986年前苏联发生车诺比事故,国际掀起一阵反核浪潮,部份海外回归的学者也将此一思潮带回来,并且将之与反党国体制、反威权等思想结合,成为了同年创立的民进党的党纲之一。(维基百科)

民进党的反核党纲及反核势力的兴盛

核能在2011年福岛事故遭遇大规模检讨,但事后3至4年后,各国逐渐发现福岛事故影响并没有想像中的大,且各国也面临程度不等的空污问题,让减煤减碳成为重要的国际趋势,但是在减碳的同时也需要稳定可靠的能原来提供电源,在此背景下核能迎来复苏。

但是台湾却反其道而行,追根究底,1986年前苏联发生切诺尔贝利事故,国际掀起一阵反核浪潮,部份海外回归的学者也将此一思潮带回台湾,并且将之与反党国体制、反威权等思想结合,成为了同年创立的民进党的党纲之一。彼时台湾核能发电比例曾高达50%,但是当时恰逢经济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空气污染情况也不算太差,民众对于反核运动并不有感,故当时的民进党也仅是将反核作为对抗国民党的手段之一。

而其实在2011年,日本发生福岛事故后,反核的压力开始经过有意的宣传开始在台湾成形,支持续建核四的马英九尽管压力重重,但仍赢得2012年的台湾总统大选,击败了提出非核家园政策的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显见即便是福岛事件发生,反核势力也还不够强大到足以帮民进党夺权,然而反核意识仍旧存在于“不要有下一个福岛”、“我是人,我反核”等口号中。

至2014年爆发反对《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Cross-Straits 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ECFA)、抗中为主的太阳花学运,反核意识顺势融入其中,成为当时群众用以扳倒国民党政府的强力手段之一。当时民进党的创党元老之一林义雄,挟持太阳花学运的余威,以食用豆浆及注射葡萄糖的方式进行“无限期绝食”,抗议核四的兴建,当时受累于太阳花学运而威望低落的国民党,因害怕林义雄若身体出状况,会连累同年年底选举地方首长及议会的九合一选举,内外交迫的马英九只得宣布停建并封存核四,然而从结果来看,这一决定并没有对国民党在选举产生加分效果。

黄士修提到,他在2013年在脸书创立了“核能流言终结者”社团,致力于对反核团体释放出的非科学性的假消息进行破解,他观察到过程中,台湾流量最盛、政治色彩极绿的PTT八卦版网民,已会就核能议题主动破解民进党放出的假信息,由此断定台湾支持核能的民意其实是多数。(杨永年/多维新闻)

倡议公投 力抗民进党“2025非核家园”

2016年的总统选举,国民党在总统及立法委员两条战线双双败退,民进党不但再次赢得入主总统府的机会,也首次赢得了台湾立法院席次的绝对多数,开始有机会推动“2025非核家园”的政策。黄士修透露在当时选举过后,到5月20日政权交接之前,他曾在台湾经济部会见高层官员,当时经济部曾就是否续建核四做过一次内参民调,而调查结果有略超过50%台湾民众支持续建核四,而反对核四者则略多于40%,然而时任经济部长邓振中认为“看守内阁不该惹事生非”,而选择将这份民调封存,这让反核势力得以继续在无压力的状态下“野蛮生长”,不过却也意味着当时台湾的社会氛围中,支持核能的其实是多数,只是尚未凝聚起来。

黄士修提到,他在2013年在脸书(Facebook)创立了“核能流言终结者”社团,致力于对反核团体释放出的非科学性的假消息进行破解,“当时台湾网民流量最盛行的BBS站中,PTT的八卦版是政治色彩极绿的板块,最初要在这个版上跟网民进行科普辩论非常辛苦,但是到了2015年左右,谈到涉及核能的议题时,我们也不需要再出面进行科普了,因为网民们已经会主动破解民进党放出的假信息了”,借由这一互联网生态的调查,可以窥知,即便是民进党内部,也存在大量支持核能的声音。

在2018年时,公民投票门槛大幅降低,一些核能专业的学者认为,应当以公投手段遏阻民进党推行非科学性的“非核家园”政策,于是由黄士修担任领衔人进行实务运作。由于2017年发生过815大停电,民众对此的记忆仍历历在目,经过前期民调确认支持核能的民意占据多数后,便着手进行“废除电业法95条第1项”(即2025年废除核能发电条款)公投案(以核养绿)连署,准备与当年年底举行,选举地方首长及议会的九合一选举一并进行。

连署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当时的中央选举委员会(中选会)不仅对连署书的送件过程百般刁难,同时也受到府院高层的指令,“内定”已送件的连署书必须要有11%的不合格率,让成案难度倍增。所幸当时的行政法院仍维持相当程度的司法独立精神,让后来第二阶段补送的连署书仍维持有效,中选会眼见已无法阻挠,便让案件成案,而事后公布的有效连署书数量也确实是“内定11%不合格”的剧本,但有效的连署书数量仍远高于门槛。

2018年的选举,民进党无论在地方首长、市议会及公投案皆全线败退,“以核养绿”案在全台得到了将近590万的同意票,以59.49%的支持率获得通过,并且在全台湾各县市皆是同意票数高于不同意票数,直接戳破了民进党当局“反核是主流民意”的论述。然而当时近乎崩盘的民进党认为,若是放弃“非核家园”的神主牌,形同彻底溃败,会对2020年的总统选举产生更不利的影响,只得强硬“没收”公投,表示“条文的废除并不影响2025非核家园政策”。

坚持公民投票是对执政党的强力监督手段

面对执政党的强硬蛮横,尽管让“以核养绿”的支持者感到泄气,但黄士修却认为,这突显了“2025非核家园”本质上就是缺乏法理正当性的政策,不仅愈挫愈勇,更进一步剑指“重启核四”,而该案的连署书也在并不长的时间内就远超过连署门槛,让中选会连作弊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民进党当局对公投案件的阻挠也有加强的趋势,2018年大败后,民进党当局修法让公投与大选脱钩,以降低公投案的选举投票率,降低公投案通过机会。对于其他可能成案的公投案件亦是加以阻碍,例如2019年中华核能学会理事长李敏,曾欲提案将现有运转的核电厂全部延役,却遭中选会以“提案语意不清”否决;珍爱藻礁联盟的“护藻礁”公投,遭到民进党派遣侧翼组织潜伏,以怠工的方式消极连署,险些胎死腹中,但在黄士修等人的暗助,以及在野党纷纷表态支持的情况下,最后获得超过70万份的连署书支持,形成了让蔡政府极为头疼的“粉红风暴”。

黄士修提到,珍爱藻礁联盟的“护藻礁”公投,遭到民进党派遣侧翼组织潜伏,以怠工的方式消极连署,险些胎死腹中,但他推动暗助,并在野党纷纷表态支持的情况下,最后获得超过70万份的连署书支持,形成了让蔡政府极为头疼的“粉红风暴”。(杨永年/多维新闻)

黄士修表示,公投这种“直接民主”的形式,虽然是对特定议题进行表态,对执政者不受欢迎的政策进行抗衡的强力手段,但是也是一把强力的双面刃,因为这也很容易沦为政客以民粹手法推动多数暴力方式,因此在一个真正健康的民主社会中,应是以代议制度为主,直接民主作为一个辅助手段。他也表示,不怕民进党在2021年的公投案中摆烂,因为民进党也还是要直接面对接踵而来的2022年九合一选举,以及2024年的总统选举,若是敢摆烂就是准备等着再被人民用选票教训。

最后对于台湾面临缺水、缺电的问题,黄士修认为,核四提供270万kw的电力,完全可以补足电力缺口,并且为将来台积电等企业扩张产能提供所需电力,而核四也配置有日产量达70万吨淡水的海水淡化厂,完全是现在经济部所推行的,新竹(1万3千吨)、云林(10万吨)及台南(20万吨)三座海淡厂的两倍有余,且这三座的海淡厂所需的电力亦可由核四供应,黄士修表示“台湾四面环海,雨量不缺,会缺水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如果会缺水,肯定是政策规划失当导致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