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爱国者”在香港为何如此特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继大陆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提及“爱国者治港”三大标准后,大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全国政协会议(简称两会)再就香港选制进行改革,可谓具体替“爱国者治港”的原则定调。但究竟何谓“爱国者”?不仅泛民乃至所有香港人十分关切,台湾同样充满质疑。

夏宝龙在2月22日的港澳研讨会上强调,要确保“爱国者治港”。(中国政协网)

在港澳办明确爱国者的三大标准之后,大陆全国人大决议又就香港政制进行修改,除确立“爱国者治港”的核心概念,增强了北京治港的安全系数外,反对派的政治空间预料也将因此收窄。对此局面,除“一国两制已死”的呼声再度甚嚣尘上,台湾对“爱国者”的要求同样充满批评与不解。

于香港选制草案通过的当日,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副主委邱垂正便嘲讽北京推行的“爱国者治港”是“爱党者治港”,不分蓝绿的政党人物也纷纷发出“一国两制”因此已死的感叹;连立场偏蓝的媒体都撰文批评北京将港人“专制”与“民主”的诘问,颠倒成“爱国”与“背叛”的清算,并认为所谓的“爱国者”,不过是区隔异己的欺人词藻,以“忠诚”作为判断标准,连共产党自身都无法做到。

当治港的爱国者是少数成为现实

要求香港的从政者必须“爱国”,竟能让舆论如此哗然,甚至因此认定“一国两制已死”;似乎除了北京之外,所有人都将香港从政者“不需要爱国”视为理所当然,是“一国两制”之下的合法权利,这当然是对“一国两制”彻底错误的理解。

马英九亦感叹,香港的一国两制已正式走入历史。(中央社)

不论“爱国者”将如何定义,许多香港人心中都必然充斥着不满与惶恐。不满的根本原因在于,经过雨伞抗争、反修例风波之后,反对派对北京中央有着解不开的心结,更遑论要求他们“爱国”;惶恐的则是,对反对派日后是否还能在政坛中存续存在疑问,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又将以何种方式和条件存续。

有声音认为,一旦“爱国者”政策落实,治港将成为少数被特许者的专利。爱国确实是从政者的基本必要条件,而在香港之所以被解读为“专利”,正是由于他的“少数”。治港的“爱国者”竟然是少数,这正突显了香港的长久以来的问题所在,为何大家都会认为香港由多数“不爱国”的人来治理,才是正常的事?

这就跟许多被误用已久的错别字一般,错字用习惯了,忽然被纠正反而感到不习惯,“爱国者治港”也是同一个道理。换成任何一个地方或国家,众人不会对要求从政者爱国感到奇怪,但若是香港,情况似乎就变得格外“特殊”。

推荐阅读:

【上文节录自第65期《多维TW》(2021年4月1日)封面故事文章《“爱国者”在香港为何如此特别?》。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