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隐姓埋名:不能“登台”的大陆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解严前,大陆出版的书籍在台湾几乎都是禁书,无法公开流通。然而,许多禁书仍以不同形式在台湾社会流传,不管是藏身学术机构,抑或改名换姓。在两岸政治环境变化等因素影响下,台湾过去对“大陆书”有哪些禁令?大陆禁书又如何在台湾流传?又有哪些因为时代限制而出现的轶闻?

在国民党戒严时期,台湾仍在地下流通不少“违禁书籍”。包括武侠小说大师金庸的作品,在当时都曾被列为禁书,台湾市面上还出现过不少以假名出版的金庸著作。(VCG)

禁出学术断层与乱象

知名禁书研究者、曾在戒严时期针对禁书编纂一本书名为《禁》的退休教师石文杰(笔名史为鉴)则向本刊表示,当时国民政府的禁令,基本上涉及思想监控与学术研究。凡是身陷大陆未能来台的专家学者,无论与共产党有无关系,其作品一律列为禁书,这就无可避免造成学术界、特别是文史哲领域的严重断层。

石文杰说,像当时研究哲学史最基本的就是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却被列为禁书;而刘大杰所著《中国文学发展史》以及郑振铎的《中国文学论集》,都是中国文学研究领域的必要文本。此外包括顾颉刚1947年出版的《当代中国史学》、孙本文所写的《当代中国社会学》、贺麟的著作《当代中国哲学》,都是当代大家的重要研究,却都难逃遭禁的下场。但由于这些大作都是研究必备书籍,在学术圈私下流传广泛。

禁而不绝的大陆书

淡江大学中文系荣誉教授、人间出版社发行人吕正惠便向本刊透露,当时若要研究古代文史问题,就一定要读郭沫若的著作,但郭沫若又是众所皆知的“附匪学者”,因此只能透过盗版流通;不过这些盗版都很畅销,敢印的都能够赚到钱。他说,当时有人靠着印大陆书赚大钱,特别是1949年后大陆有校对古籍,例如全唐诗、全宋词等,台湾当时没有能力做这些,因此相关书籍在1970至1980年代台湾的盗版非常多,都很好卖。

台湾著名禁书研究者石文杰,曾以笔名“史为鉴”出版过《禁》一书。石文杰对多维新闻表示,当年台湾的禁书不外乎是经由书报摊或发财车与读者进行“交流”,台大、政大等校学生也做起“翻印”的生意。(张钧凯/多维新闻)

此外,一些外国驻台使节或宗教界人士,其受外交豁免权等“保护”,因此也会私带大陆出版品入台。例如与左翼作家陈映真相熟的日本前驻台外交官浅井基文便亲自承认,他曾经带了《毛泽东选集》、《列宁选集》、《资本论》等当时“大逆不道”的书籍,与陈映真等人分享并召开读书会讨论。石文杰则表示,天主教辅仁大学的赵雅博教授,也曾经替其从香港带大陆书籍进入台湾。透过各式各样的管道,使得大陆书虽然在戒严时期是禁书,但也不是真的“看不到”。

从这段大陆书在台“隐姓埋名”的过程可知,戒严时期虽然大陆书籍受到禁令所限,但仍透过各式各样的方式在台湾社会流通。也因为这样,人们对知识的追逐虽然受到限制,但仍在重重禁制下,不断寻找呼吸窗外空气的缝隙。【点击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5期《多维TW》(2021年4月1日)专题“彼岸书香在台‘简’史”文章《隐姓埋名:不能“登台”的大陆书》。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