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队”屡战屡败 政府失灵何以成为台湾新常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来台湾政府动辄高调组织“国家队”以因应各式情况,从2020年初新冠疫情期间组织了口罩、解药、快筛、疫苗等“国家队”,再到最近因应大陆封禁台湾菠萝输入,又组织了将菠萝往“新南向国家”输出的“国家队”,在纯互联网银行、离岸风机、半导体产业链等各种领域,也处处见到“国家队”插旗的痕迹。

然而近日却出现,台湾政府大量贴钱运输至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的菠萝,发生过熟、内部发黑的情况,遭新加坡网民讥讽为“太阳花菠萝”;而曾被视作新冠肺炎解药,被大量生产的羟氯喹也因库存过剩,而落得被免费配送的命运。这些现象恐非一时一地的个案,更有可能是台湾的“国家队”运行所产生的政府失灵,而其苦果则得由台湾纳税人来埋单。

台湾政府大量贴钱运输至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的菠萝,发生过熟、内部发黑的情况,遭新加坡网民讥讽为“太阳花菠萝”。(Facebook@Lin bay 好 油)

“国家队”的运行方式

“国家队”屡见不鲜,其本质是以政府力量集结公、私各部门,调度资源应对特殊状况的执行模式,在需要极短时间内应对紧急情况时,不失为一种有效的运行方式。要说起台湾近期拿得出实绩的,大概当数“口罩国家队”了,这也是蔡英文政府最喜欢用来高调宣传的案例。

“口罩国家队”的运作模式大至如下:一、补助境内口罩生产商,建制口罩生产的工具机台;二、以保证价格收购作为原料的不织布,用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配发给口罩制造商,再以保证价格收购口罩成品;三、透过分配机制,配给医疗院所、药局、超商等,让民众取得口罩;四、以管制命令的形式,禁止作为原料的不织布及口罩成品出口。这种模式在疫情前半段确实帮助台湾取得不错的成绩,不过在疫苗落地、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的当下,口罩产能已然过剩,而台湾政府后取消了保证价格收购制度,也让一度风光的口罩生产商被打回原形,重回亏损。

前揭的运行模式看出,“国家队”就是一种政治强制力,透过补助、生产、分配及管制等手段,介入市场运运行的方式,它可以在非常规状态下作为“从无生有”的角色,生产某些财货(或服务)供应市场;也可以在常规状态下,形成一种对厂商的“养套杀”模式,当过度依赖政府订单的业者没有足够的升级或转型方式,很容易落得亏损、甚至倒闭的境地。

菠萝出行新南向 反遭讥“黑心产品”

中国大陆在今年3月份宣布禁止台湾菠萝输入,台湾当局才惊觉菠萝出口业者的脆弱性,根据台湾农委会的公开统计资料,台湾2020年出口的菠萝销售额达5475.1万美元,其中有超过90%是销往大陆。虽然相较于2020年总体出口额的3452.76亿美元相比,也就不到万分之二,但是对于台湾已经相较脆弱的农业经济来说,心理意义的震撼还是颇大,同一时间广东省的徐闻菠萝已逐渐取而代之,对个体农户来说形成了灭顶之势,若不对之进行输血抢救,台湾果农们可能抱团抛弃蔡英文政府,让民进党在接下来的选战中“被教训”。

令蔡政府更为难堪的是,早在2020年3月,蔡英文便以其最依赖的哏图在脸书发动“大内宣”,宣称已将台湾菠萝输入澳大利亚,但是在大陆发布菠萝禁令后,遭专门研究食品安全和农产品的脸书粉专戳破,2020年以来输入澳大利亚的竟只是56公斤的菠萝干,引发轩然大波。眼见窘态遭揭,台湾农委会指使台湾农业金库及台农发公司合作,赶忙将2公吨的菠萝以高额运费运往澳大利亚,而当地台商及华侨亦愿意以高昂的价格接盘,风波似乎稍显平息。

然而,过往台湾的菠萝,除输往日本的之外,输往其他目的国与地区并没有标准化的检查制度,也无完善的运输配套,经验的匮乏造成大量输出的菠萝出现“黑心”过熟状况,在新加坡市场首先遭到责难非议,而运往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菠萝,也因发生变质而遭销毁处理。现状不断的打脸台湾农委会的哏图,如何收尾将成为他们的难题。

蔡英文在2020年3月便以哏图在脸书宣称,已将台湾菠萝输入澳大利亚,但是在大陆发布菠萝禁令后,遭专门研究食品安全和农产品的脸书粉专戳破,2020年以来输入澳大利亚的竟只是56公斤的菠萝干。(Fa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救世主”胎死腹中 羟氯喹沦为免费配送

无独有尔,在2020年4月期间,各国无不在与新冠疫情搏斗的期间,法国出现一则研究表明羟氯喹可以缓和症状的报告,这项研究让许多人倍感振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在推特上高调宣称其具有疗效。台湾当局也没闲着,蔡英文赶忙赴台湾最大的羟氯喹生产商进行视察,厂商表示每年将捐赠1公吨的羟氯喹给由台湾卫福部组成的防疫指挥中心,并且每年保留3公吨的原料作为战备物资,蔡英文也高调发布哏图,宣布成立“制药国家队”。

市场对于羟氯喹“老药新用”的期待甚深,也在一小段时间内让“羟氯喹概念股”火红了一阵,然而短短的一个多月间,美国及巴西出现直接服用奎宁导致心脏病变死亡的案例,美国食药署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及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也因科学研究的陆续出炉,否准了奎宁对于治疗新冠肺炎疗效的宣称。

台湾的制药厂商对上述事件尽管心知肚明,但因为其本业就是生产该药品,而且有政府以保证价格收购托底,也不必担心过剩的产量会对其营运造成影响。台湾卫福部事后亦“不好意思”对于奎宁没有疗效的事情进行宣导,只能放任库存量增加,最后将之免费发送给医疗院所。对于医疗院所来说是拿到了“零成本”的羟氯喹,不无小补,但是却苦了纳税人将辛苦钱用来补贴制药厂,而其主要应对症还是在台湾已极为罕见的疟疾。

2020年4月法国出现一则研究表明奎宁对新冠肺炎可能有疗效的报告,蔡英文赶忙赴台湾最大的羟氯喹生产商进行视察,并高调发布哏图,宣布成立“制药国家队”。(Fa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上述的事件表明“国家队”是一种违反市场运行机制,为了达成特定政治目的,而不计任何成本代价推行特定政策的模式。诚然在遭遇紧急状况、市场失灵的情况下,私人厂商不愿进入成本代价不明的领域,这时只能由政府介入进行调度。然而台湾政府过去一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突显了当“国家队”在各种场合中形影不离时,其不计成本代价的特性就会反噬于己,成为全体人民的负担,并且让社会资源蒸发于无形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