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铁出轨|既有绿营网军 台湾何须有“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铁路太鲁阁列车于4月2日发生严重出轨事故,造成50人死亡、上百人轻重伤。面对这起半世纪来最严重的列车事故,从台铁到交通部、乃至执政者,自然会成为主要的检讨对象,也唯有大刀阔斧进行整改,才可能从根源上彻底防范悲剧的再度发生,然而,在台湾却有一群人以各种说法意图转移焦点,压缩公共议题的讨论空间,只为了替当权者们粉饰太平。

自太鲁阁列车惨案后,绿营侧翼们便急于在网络社群上替政府洗地,且说法一日数变,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荒谬说法也纷纷倾巢而出。事故刚发生时,侧翼先是将责任尽数推给可能是肇事主因的承包商,并不断强调承包商在斜坡上停车,就如同民众喜欢在路上违停,是不可能防范的“意外”,与台铁或政府的责任无关。

绿营侧翼于网络社群上不停制作图卡带领风向,意图替民进党的执政团队卸责。(Facebook@我不绿,只是堵蓝)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首先,既然是政府发包的标案,从开始的竞标到事后的监督,主管机关本就对承包商负有筛选监督的义务,更何况是如此重要的公共安全问题。此外,自从2018年普悠玛出轨事故之后,台铁曾提出建置“边坡智能化监测系统”计划,来预防边坡异物滑落,但执行进度远远不如预期,其中原因当然并非仅仅2.5亿新台币的总经费,而是事过境迁后安逸怠惰的官僚心态,这显然不是一句“难以预料”便能轻易推卸的责任。

然而,当承包商的负责人被爆料早于2018年就曾登记民进党花莲县党部县党代表并当选后,侧翼们又画风突变,有人提出阴谋论,认为该起事故可能是来自对岸的“恐怖攻击”;又有人开始将“究责”与“政治操作”画上等号,将所有批评政府的言论扭曲为“消费死者”的无良之举,并大力宣扬来自各方捐款的善意,营造出此刻只应有人道关怀、共度难关的氛围,试图将究责的声浪降到最低。

人道关怀与究责并不冲突,而徒有充满温暖的心灵鸡汤同样解决不了问题,根治不了痼疾。而这些意图转移焦点的推托之词,才是真正“消费死者”的政治操作,在他们心中解不解决问题不重要,性命攸关的公共安全也不重要,如何给伤亡者及台湾民众一个交代更不重要,他们唯一关心的事情,只有如何不让民进党在此次事件中失分,进而使其他政党得利。

台湾民众喜于揶揄大陆的言论及网络审查制度,并认为在专制政体中,一切批评政府的言论都会遭到“和谐禁声”,然而,近年此些情况却在号称“自由民主”的台湾不断上演。太鲁阁事故不是特例,从中天关台、铁路东移到近期的藻礁公投等种种案例,都能看到民进党利用网军治理社会的做法已彻底走偏,甚至反而被网军牵着鼻子走。

原本与民进党较为亲近的环团及各种社运团体,也于近年因内政问题被网军侧翼频繁攻击抹黑。(楊永年/多維新聞)

为了保住民进党的支持度,让台湾达成“独立”或“拒统”的最高理想,其余的社会议题都变得可割可弃。也因此,一些素质明显无法胜任其职务的立委们,只要喊一声“抗中保台”便能备受拥护,而针对民进党内部治理的批评,也总能轻易被操作为“中共同路人”。许多侧翼与民进党或许并无关联,也不受民进党所控制,但他们藉此尝到了甜头,绿营也乐于享受侧翼所带来的政治红利,双方因此形成互利互惠的紧密关系。

民进党以为民意能藉由网军轻易摆布,但当事态走到极端,民进党变得不敢违逆网军所煽动出来、日渐失去理性的民意,深怕因此丢失政权,反而受到网军的激进言论所牵引,形成“尾巴摇狗”的尴尬局面。从美国总统大选时对拜登(Joe Biden)极尽的人身羞辱,再到为了护航民进党,连环团这些曾经的“自己人”都能抹红便能得知,民进党“网军愚民”的治理模式已经基本失控。

民进党想必清楚“物极必反”的道理,但有些事情显然已经骑虎难下。当台湾的网络不设墙,却有人自主筑出只能“歌颂政府、攻击异己”的高墙时,整体社会若未在极端下清醒反扑,恐怕就会在极端下走向疯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