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局势兵凶势危 美日半导体合作所为何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根据日媒《Nikkei Asia》4月2日的一篇报道,称日本总理大臣菅义伟将在4月16日访美,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进行讨论,谋求两国合作新建半导体及其他关键技术的供应链,排除特定地区,以避免对之过度依赖。此处所言特定地区即是中国大陆与台湾,当前中美关系较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相比,冲突形式不降反升,美国仍未放弃寻求在高端科技领域与大陆脱钩;而台湾则直面来自大陆日益高升的武统威胁,并且内部的缺水电问题也成为不稳定因素。

全球局势似乎正处于类似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环环相扣且一触即发,欧洲方面,俄军在俄乌边界集结,乌东局势紧张;中东方面,伊朗和以色列相互击沉对方运输船;台海方面,中国的辽宁号在台湾海峡与美国在南海的罗斯福号遥遥相望。(VCG)

全球局势:军情凶险 经济复苏受制约

放眼望去,全球局势似乎正处于类似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环环相扣且一触即发。欧洲方面,乌克兰准备出兵其东部地区分离主义旺盛的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而俄罗斯则在俄乌边界集结兵力,给基辅带来强大的压力;中东方面,伊朗和以色列在红海有来有往,相互击沉了对方的货船,局势未见缓和;台海方面,大陆的军机越过海峡中线之举愈发频繁,且辽宁号航母舰队也在台湾海峡,与位在南海的美国罗斯福号航母舰队遥遥相望。

三处虽然相隔遥远,但处处都触及美国的敏感神经,以往美国的全球布局维持能够两线作战的格局,但在新冠疫情冲击,国内经济情势恶化的情况下,面对中、俄、伊三线施压,颇有力不从心之感,更何况中、俄两国皆走在美国前头,实装了中程高超音速导弹,这严重削弱美国的威慑能力。

而与此同时,全球也陷入了芯片荒的局面,5G及AI技术的成熟,驱动了物联网的兴盛,让手机、电脑、汽车、家电、工具机、船舰、飞机、无人机等皆需使用芯片,而新冠疫情加速了远距设备的使用量增长,令芯片需求到达前所未有的鼎盛。在此背景下,投入芯片设计的公司及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成长,但是设备成本高昂的晶圆代工企业却愈来愈少,其产能扩充与设计行业的增长相比亦相形见拙,令其产能具备了稀有属性。在芯片决定了经济成长的上限的当下,各国无不争取在后疫情时代,利用新兴科技来快速恢复经济,并维持突破性的可持续增长,但是芯片产能的不足已对此形成了制约。

现今台湾拥有最强大的晶圆代工能力,台积电与台湾的其他同业总共占据了全球芯片市场60%的市占率,远超第二名的韩国(18%),且台积电拥有最先进的制程技术和最精良的良率。台湾政府与民众无不沾沾自喜,竭尽所能的用内部资源来维护这批“护国神山群”,试图打造这不可取代的“矽盾”,以在面临大陆武统时,能够借此将美国、日本等国拉进战场,为台湾站队,然而美、日等国,以及台积电自身恐怕不愿让这么疯狂的事情降临于自身。

美日半导体合作的图谋

美国在特朗普主政时期,对华为下达了极为严苛的禁令,这一纸禁令吹毛求疵的程度令人发指,从源头的EDA芯片设计软件、中游的芯片制造设备到下游的封装测试,凡举使用到任何美国的技术或工具,通通禁止在未获得美国商务部许可得情况下对华为供货,影响所及并不只在华为手机产品的供货量上,也让华为作为大陆科技产业领头羊的带头能力受到限制,近来体现在大陆的苹果产业链中:由于受到苹果减单,以及苹果将部份位于大陆的产能外移的影响,对苹果的订单依存度过大的企业,最近业绩和股价多持续走弱,近乎崩盘,但是它们却很难透过接华为等企业的订单来抵销此影响。

这体现出了当前的中美科技战中,美国对于技术的掌握仍有显著优势,短期内对大陆形成压制,但是这也刺激了大陆以举国之力投入,加速国产替代的步伐。另方面,日本也未完全随美国起舞,仍然持续提供大陆半导体的关键设备及材料,大陆也正在从日本的晶圆代工厂大量购买二手设备,并寻求与日本企业合作,寻求在关键领域创建非美产业链的可能性。然而有80年代美日半导体战争的前车之鉴,日本亦担心与大陆走得过近,会遭到美国制裁。

此次菅义伟访美,有在此方面化解美国疑虑的动机,也同样有创建多元化产业链以分散风险的目的,日美两国有望在4月16日的会面中签署协议并创建工作小组,可能在电池、电动车、新世代半导体、绿能等领域寻求联手。日本在整体的半导体产业中仍在部份领域占据优势,如CMOS传感器、NAND,材料设备的矽晶圆、光刻胶、涂布显影及清洗设备等,有了这些基础再加上与美国半导体企业合作,日本雄心勃勃,试图在半导体产业东山再起。

美国方面,此前拜登已宣布,在其规模达2.35万亿美元的大基建计划中,将拨出500亿美元补助美国的半导体制造业,英特尔(Intel)宣布投资20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创建两座7奈米制程的晶圆厂,而格芯( GlobalFoundries)也宣布要投资扩产,并且在2022年上半年IPO。美国可能会在此次的会面中,要求日本的材料及设备供应商优先供给美国企业,以及减少对大陆企业的供应。

各国是想要邀请台积电前往设厂,而不是就地在台湾扩厂,这反映出各国认为台湾的政治风险已经阧升到愈发难以承受的地步,希望把台积电这尊大佛,请出台湾这座小庙,以减缓严重政治事态发生时,对全球的高科技产业发生冲击。(多维新闻)

台积电的避险布局

对于美、日二国重新创建新的、排除台湾的供应链,尽管台湾内部的智库及专家认为,打造新的供应链会垫高制造成本,并且认为美、日两国仍会寻求与台积电合作。此言故然不虚,台积电有足够的本钱和地位成为各方追求的对象,美国、日本及欧盟都寻求台积电前往设厂,台积电在2020年应美国之邀,规划前往美国亚利桑那州建厂,也在今年宣布赴日本筑波,设置先进封装技术研究中心,但同时台积电也正在扩建位于南京的晶圆代工厂。

对于台积电而言,这些布局各有考量,南京厂利润丰厚,也接近中国市场;筑波的研究中心有助于取得先进技术,寻求制程突破;而亚利桑那州的厂或许更多是迫于无奈,无从拒绝。上述种种尽管相较于留在台湾的部份仅是凤毛麟角,但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台积电正在尝试分散风险,除了台湾面临愈发高升的地缘政治风险外,缺水电的情况若得不到有效解决,也会掣肘其扩产所需。

除此之外,其他各国是想要邀请台积电前往设厂,而不是希望台积电就地在台湾扩厂,这反映出各国的心态,认为台湾的政治风险已经阧升到愈发难以承受的地步,各国希望把台积电这尊大佛,请出台湾这座小庙,以减缓严重政治事态发生时,对全球的高科技产业发生冲击。而对于台积电来说,或许心中是千万个不愿意,但也不得不为最糟糕事态提前布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