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舐绿色民主 赖清德该骄傲还是惭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4月7日为台湾“言论自由日”,目的在纪念《自由时代周刊》创办人郑南榕,他1989年1月21日接到法院的叛乱罪传票,4月7日在杂志社内拒捕自焚身亡,其“争取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理念,成为了郑南榕的重要遗产。为了纪念“言论自由日”,赖清德4月7日在脸书(Facebook)发文高调歌颂郑南榕,他说,郑南榕当时所追求的百分百言论自由,“让我们今天脚踩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气,也让我们及早明白,唯有民主自由体制才是对人类发展最好的制度。”赖清德强调,台湾内部必须团结,并持续深化民主发展,才能让郑南榕所追求百分之百言论自由的精神与理念传递下去。

4月7日台湾言论自由日,赖清德于脸书贴文,直言民主自由体制才是对人类发展最好的制度。(赖清德@Facebook)

赖清德一则歌颂贴文,基本上至少有三个层面可以探讨,分别是“郑南榕个人”、“民主是不是人类发展最好的制度?”以及当前民进党执政下的台湾“绿色民主”。当然,郑南榕为了坚持“理念”不惜自我牺牲,是值得后世敬佩的。至于民主的制度之争,仍有待时间验证,既然还不到结账的时候,暂且也不论。至于令赖清德如此骄傲且发愿守护的台湾“绿色民主”,则不得不好好反思。

首先,光是郑南榕所捍卫的“百分之百言论自由”,民进党早已愧对“民主先驱”好几回。政治立场与民进党相左的台湾“中天新闻台”,在去(2020)年11月18日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NCC)的换照审查中,以七比零的票数否决了其换照申请,12月12日零时起正式停播,从此消失于台湾电视新闻频道中。此事件当时引发极大的风波,针对扼杀不同政治立场的言论,不禁令人好奇,这难道就是郑南榕“百分之百言论自由”吗?

台湾中天新闻台换照未过,消失于台湾电视新闻频道中。(多维新闻)

此外,民进党政府执政期间,对台湾网络言论“查水表”(台湾惯用语,指公权力上门盘查),进而以“散布谣言,足以影响公共之安宁者”为理由移送法办的问题也一度上升。根据统计,这类依《社会秩序维护法》移送的案例,2011年至2016年总共仅39件,而2019年以及2020年1月至5月间(民进党政府执政),合计就高达384件。

较为显著的例子是,2019年底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苏宏达因批评台湾的故宫政策质疑民进党“文化大革命”,就遭指散布谣言违反了《社会秩序维护法》,移送法院裁处。尽管法院最后认为,苏宏达是个人意见表达与合理评论,裁定不罚,但难以否认人民心中的“寒蝉效应”渐生,要想公然发表与台湾当权者不一样的意见,还得先思考后果。这样子的“台湾绿色民主”,难道又能够符合郑南榕当时的理想?

从中天关台到改制农田水利会,赖清德拥立的台湾绿色民主,存在着许多反思空间。(台湾总统府@ flickr)

除了言论自由的部分以外,“台湾绿色民主”更曾将手伸往人民资产与人民自治。民进党任内还大力推动改制台湾农田水利会,去年7月2日三读通过争议多时的《农田水利法》,将原为台湾农民自治的各地农田水利会收归公有,改制成公务机关,不仅首长将由政府官派,名下的资产也一律充公。台湾农田水利会的资产多为早期农民自主捐献供水利兴建之用,农民的水利自治权更可追溯至日据时期,包括人民财产私有、人民自治,民主成分如此之高的机制,都在民进党任内遭到没收,连前民进党立委林浊水都曾不禁痛批,“日本殖民时代都给台湾农民在水利上的自治权,民进党执政时却加以没收,这还叫做民主进步党吗?”

民进党政府将原为台湾农民自治的各地农田水利会收归公有,不仅首长将由政府官派,名下的资产也一律充公,台湾农民为此走上街头抗议。(中央社)

退一步来看,民主固然有其理想,也得之不易,但台湾在民进党执政下,“台湾绿色民主”显然已与民主的真谛有别,所谓的“团结”、“深化民主发展”一转眼更可能成为民进党攻击政敌巩固权位的借口。在这样的“绿色民主”面前,赖清德当然可以民进党的选举成绩骄傲,但面对到台湾民主先烈的牺牲奉献,更该感到的是惭愧,因为民主的理念已经被现在这个恋栈权位的民进党给严重扭曲变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