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靠反共和清算国民党 台湾“转型正义”道阻且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简称“促转会”)原订今(2021)年5月期满解散,但促转会在当地时间4月12日宣布将报请台行政院延任一年,而行政院长苏贞昌日前已表态支持促转会延任,主责台湾“转型正义”任务的促转会延任一年看来已经势在必行。

台湾“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召开记者会,宣布将向台湾行政院报请延任一年,图为促转會主委杨翠。(多维新闻)

然而台湾促转会从2018年成立至今争议不断,本来法定任期只有两年,经去(2020)年延任一年,今年又宣布要延任,不仅蓝营跳脚,连过去力挺促转会的许多台湾亲绿学者、民间团体“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简称“真促会”)也大力反对促转会延任,直指促转会工作进度缓慢,只偏重在整理历史资料,却没有清除“中正纪念堂”等“威权象征”,也没有“追究加害者的责任”,沦为尸位素餐的“万年机关”。

说白了,台湾这些亲绿学者、真促会等独派团体之所以反对促转会延任,最大原因是不满促转会“清算”蒋介石和国民党的力度不够。为化解这样的质疑,台湾促转会在4月12日的记者会宣布转型正义的工作,已经从初期的“以受难者为中心”进入到“着重国家不法与压迫体制”,后续工作将“贯彻究责”,包括提出加害者处置法案、处置威权象征,推动“中正纪念堂”转型等等,某种程度上回应了独派的期待,亮出了“清算”蒋介石和国民党的利刃。

可叹的是,台湾转型正义工作持续多年,民进党主事者仍有意模糊台湾白色恐怖的历史本质,将国民党戒严时期实施的白色恐怖,说成是“威权统治”下的结果,而不愿面对台湾白色恐怖的本质在于“反共”,是国共内战在台湾的延续,蒋介石和国民党当时欲除之而后快的目标是中共地下党人,而非“台独”和“自由主义者”,更非被牵连的无辜民众。

由于民进党政府对台湾白色恐怖的历史认知,充满了扭曲和片面的理解,所以其政策和宣扬的“转型正义”屡屡产生自我矛盾的情形。例如,一边举行公开仪式撤销中共地下党员简吉、钟浩东、郭琇琮等人的“有罪判决”,一边却拼命订立《反渗透法》等“国安五法”,在台湾制造“匪谍就在你身边”的白色恐怖氛围;一边控诉国民党在戒严时期查禁书刊,箝制言论自由,一边却将大陆童书《等爸爸回家》说成是中共洗脑台湾民众的“大外宣”,禁止在台发行。种种错乱言行都凸显民进党比国民党更加“反共”,更懂得如何以“自由民主”之名行“白色恐怖”之实。

“转型正义”本应厘清台湾白色恐怖的历史真相,还给戒严时期政治受难者一个公道,并追究加害者的责任。但在民进党当局不去反省“反共”意识形态的情况下,就算促转会真的清除了台湾所有政府部门和校园内的蒋介石铜像,甚至把台北市中心的“中正纪念堂”夷为平地,恐怕也摆脱不了戒严时期的巨大阴影,更可能在未来制造更多的“政治犯”。

2021年2月26日,台“促转会”举办“台湾转型正义资料库研究成果发表会”,期望借由分析政治受刑人案卷纪录等政治档案与统计数据,理解国民党威权统治时期压迫体制的运作,并厘清各个层级决策者的责任。(许陈品/多维新闻)

1972年因“成大共产党案”入狱十年的台湾左翼政治犯吴俊宏曾指出,台湾的转型正义只做到“对司法不法的平反”,却没有做到“思想的平反”,特别是主张“社会主义、两岸统一”的“左统”政治犯,他们的思想立场在台湾从未得到适当的平反。

对这群台湾左翼政治犯来说,台湾白色恐怖的根源在于国共内战以及国际冷战的背景,而防止重蹈当年白色恐怖覆辙的最好办法,就是化解两岸的干戈与对立,如此也才能促进台湾社会的和解。对于陷在蓝绿恶斗的泥沼中走不出来,并把“转型正义”当成政党恶斗工具的台湾促转会而言,这或许是一个重要的提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