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忠谋疾声呼吁 能替台湾守住半导体产业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当地时间4月21日,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在台媒《经济日报》举办的《2021大师智库论坛》中,分析了台湾半导体产业的优势,并呼吁创业维艰,守成不易,向台湾政府、社会大众及台积电放话要守住台湾的这项优势。

张忠谋在《2021大师智库论坛》中说道,台湾在半导体产业链上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杨永年/多维新闻)

张忠谋在1987年创办台积电,提出了晶圆代工(Foundry)的商业模式,当时候美国的半导体产业还是以垂直整合制造模式(IDM)为主流,把所有的环节死抓在自己手中的思维十分浓厚,对于将“制造”这一环节分包出去给其他不认识的厂商,而且这个厂商还座落远在太平洋彼岸的小岛上,自是疑虑重重。但张忠谋凭借自己的人脉,取得了当时半导体业界领头羊英特尔(Intel)的订单与信任,让台积电开创为各大科技业者“打工”的生涯,时至今日成为全球半导体产业市值最高的厂商,其晶圆代工的这把剑也愈磨愈利,终于在中美两强的高科技竞争中成为暴风中心。

张忠谋认为台湾在半导体产业上拥有三点重要的优势:大量优秀、敬业并且愿意投入制造业的工程师,拥有很优秀的经理人,以及四通八达、利于调度员工的交通互联网。张忠谋挖苦的问到“这几点在亚利桑那州要如何做到?”,老将的调侃不无幽默,但也深刻映射出了他的无奈。台积电及半导体产业在台湾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自明,政府及社会大众为了保护台积电做出牺牲及努力,是现在正在发生的进行式,不过有没有能力守住,则是另一回事。

台湾政府将维持半导体产业所在三大园区的供水看得比一切重要,甚至在用水层面要民众「相忍为国」。(中央社)

最难解的心头痛:缺水及缺电

张忠谋分析美国在土地、水电方面有无可比拟的优势,确实,晶圆代工厂的用地需求巨大,耗电量及用水需求也堪称巨兽等级,这对于晶圆代工厂来说是存活的根基,套用马斯洛需求层级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来说,就是最底层的“生理需求”,而中国大陆在这方面也同样有着巨大优势。而企业界所担心台湾的“五缺”(缺水、缺电、缺地、缺人缺工)问题中,水、电、土地刚好都出现了,换言之,对于晶圆代工产业来说,台湾已经连满足其“生理需求”都出现问题。

民进党政府基于“非核家园”的意识形态,坚持不令能够提供稳定电力的核四重启,下意识的拒绝一切延役现有核电厂的讨论,尽管其对绿能建设的投入巨大,但是产生的发电量相对于半导体产业的耗电量来说简直杯水车薪,而且还受到天候因素的严重制约,这对耗能巨大的半导体产业来说肯定不是正面消息。

在用水方面,当前台湾政府将维持半导体产业所在三大园区的供水看得比一切重要,包括海水淡化设施的建设、产业用水的调度、水库水量的监测等,无一不优先为半导体产业考虑,也为此祭出了让部份地区民众感到困扰“供5停2”限水措施,且该措施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为了维持半导体产业的优势,台湾政府甚至在用水层面要民众“相忍为国”,供电缺口出现后下场如何,已可以想见了。

极其讽刺的是,当初台湾政府正是因应台湾缺乏天然资源,因此发展半导体产业,以提升台湾的经济实力,但如今这项产业竟然因为缺乏天然资源,愈发举步维艰,而造成资源愈发匮乏的,还是无处不插旗的政治力介入。

“优秀的人才”真没问题吗

张忠谋也分析到,比起美国的优秀人才都往金融、创投及行销等产业流动,台湾的优秀人才更愿意投入制造业中,且更有纪律;而台湾也拥有密集且四通八达的交通互联网,创造可在一日让大量人力流动的条件。张忠谋为其擦脂抹粉,将其包装成台湾无可比拟的优势,且先不论“五缺”中其实也有缺人、缺工的份,但是将之作为优势,也在一定程度上与老将的哀叹相互呼应。

其实贪懒惧皆为人之本性,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优秀人才想要往“钱多事少”的产业流动,乃是自然之理。而台积电终究是属于要拚汗水、拚脑汁、拚肝脏的代工业,工时长且需轮班待命,是天然的高人员流动性产业,这种特性也存在于其他的同业中,如果不是待遇比台湾的其他产业来得优渥,刀子磨得比其他的同业更利,台积电又如何能够成为令台湾优秀人才趋之若骛的优秀企业?

张忠谋也指出一个耐人寻味的“优势”:经理、管理人才留在台湾就是一流的,离开了台湾之后就不一定。人在异乡面临文化及生活型态的差异,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管理人才的发挥,不过真正优秀企业的优秀管理人才,应当有一套方式来将上述影响降低甚至消除。张忠谋指出的这项“优势”,明着看是希望让台积电的厂区尽量留在台湾,这样管理才更有效率,但从另一方面,恐怕也是老将对新一代年轻人的异文化适应能力不太有把握,因此以此说法为其缓颊。

张忠谋指出下一座台湾的“护国神山”之所在,必须要是台湾有潜在竞争优势,又对全世界也很重要,必须有创新产品,或者新的商业模式,且有多年经营及努力,直言“实在太难了,除了晶圆代工之外,还没看到其他的机会”,看起来或许更像是其为台湾努力了一辈子,却还是未能带领台湾产业走出血汗竞争的道路,而为此感到感慨。

张忠谋呼吁,台湾的半导体晶圆制造业得来不易,守成更不容易,呼吁政府要努力设法守住它,但如何守住却不无疑问。(杨永年/多维新闻)

大国政治压力袭来 能依靠谁

近来美国政府以中国大陆天津飞腾为首,7家参与超级电脑研制的企业与机构纳入实体清单,引发了台湾企业如世芯等IC设计产业股价巨幅下杀,更是连带牵动了台积电的股价下行。不难理解,当前全球陷入芯片荒当中,在晶圆代工产能有限,而要新建产能也需耗费时日的当下,美国采取惯用的技俩拉黑中国大陆企业,让台湾半导体产业放弃来自中国大陆的订单,除了为美国企业挪腾出产能外,也有逼台企站队美国的意思。

尤有甚者,有分析师认为,当台积电前往亚利桑那州设厂后,美国政府的下一步,将会设法让台积电将技术转移给英特尔,不过蔡英文政府显然不会将之视为风险,而是选择为了加速融入美、日等“拥有相同自由民主价值”国家的保护伞中,将自己能给的通通给出去。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美国人做晶圆代工的单位成本过高,竞争力一定比不上台积电,不过以当前全球政治局势看,各国对于产业链能否自主可控的重视程度,早已提昇至比成本控制还要重要,在紧急情况发生时,成本高一点、产品良率低一点,也总是比跟解放军进行不知能否得胜的大战还要来得划算。

在一个全球水平整合模式仍正常运行的情况下,台积电或许不畏惧来自于三星、英特尔、中芯国际等同行的竞争,但是当这个模式开始崩解,台积电的护城河还能否维持不无疑问,“根留台湾”是否仍值得作为“最优解”,也存在巨大的未知数。尽管一代传奇张忠谋仍在燃烧自己的余生,高声向台湾政府疾呼,但刻意贬低李国鼎功绩的民进党政府有没有真正听进心坎里,那是问谁才知道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