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统一吓跑台湾人” 看台湾蓝营的无知与卸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年来在台湾政坛存在感并不高的新党,日前因为“内讧”成为台湾媒体的话题焦点。由于新党主席吴成典有意让无党籍台北市议员李庆元回复新党籍,以利新党在台北市议会组成党团,此举引来以新党前主席郁慕明为首的“理念派”不满,认为李庆元过去曾与民进党结盟,甚至拥护“台独课纲”,若将“叛将”视为“救主”,不仅将颠倒属于新党的是与非,也辜负了新党诉求两岸统一的理念。对此吴成典则回称强调两岸应该和平统一,但不能让统一把人民吓跑,天下也没有一个政党可以靠“理念”活下去。

新党主席吴成典4月19日下午召开记者会,反击新党荣誉主席郁慕明及党内“21青连线”发起人王炳忠、林明正、苏恒等人。 (吴逸骅/多维新闻)

新党近年来在台湾立委选举表现并不佳,自2008年起便不再拥有台湾立委席次,会有这样的结果,一方面除了主要战将回归国民党外,台湾普遍也认为,新党缺乏基层组织,且政治论述仅主张“两岸统一”这枚神主牌,在政治光谱上过于极端,都是新党发展受限的因素,如果连国民党都已岌岌可危,对于光谱更偏更窄的新党而言,其生存发展的压力只会更大。姑且不论李庆元个人的政治倾向,吴成典新接下新党大旗,希望替党多找些朋友,而不是敌人,替党寻求突破的初心,实不难谅解。

况且吴成典称“统一吓跑人民”,这样的苦水实非新党一方的牢骚,其实包括国民党、亲民党等“泛蓝”阵营,近年由于台湾抗中情绪高涨,在台总统与立委层级的选举表现也同样不佳,“统一吓跑人民”可谓泛蓝阵营的“集体焦虑”,对“九二共识”的检讨、对“一国两制”的反对,都是蓝营心中焦虑的具体表现。

但是,蓝营与其集体焦虑、自怨自艾,不如静下心来思考,究竟是“统一”把人民吓跑,还是自己“说故事”的能力不如人?台湾选举政治在争取民众支持的过程中,高度讲求“说故事”的能力,当民进党把话题主旋律定于台湾的“独立自主”对抗“被统一”时,台湾人并没有细究台湾有无独立建国的可能,纯粹只是通过把票投民进党,以彰显自我主体性,此处的“独立自主”已不是政治概念,而是心理上的状态,毕竟人人都视个人主体为存在的基本条件,被贴上“被统一”标签的台湾蓝营,自然难以说赢民进党。

然而台湾人并没有看透,就算在“独立自主”或“被统一”之间作出了选择,台湾生存发展的故事不仅不会就此画下完美句点,反而存在着更多风险必须面对。台湾人长期下来安逸于和平,忘记了“独立自主”与“和平”,乃至于“自由”,在根本上并不是同一回事,公主与王子从此幸福快乐的画面只会存在于童话故事里,阿富汗、叙利亚都是主权独立国家,但独立并不等于国家可以免于烽火动乱,乌克兰同样是主权独立国家,如今乌东局面却愈来愈可能一发不可收拾,也是摆在眼前血淋淋的例子。

回头看看台湾自身,无论从荷西时期、明郑、清朝、日本的统治,甚至是当下民进党政府对美国、日本的高度依求,历史已经告诉台湾人,由于这座岛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使得其命运无法只凭岛上人民的意愿去自由发展。吕秀莲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时,曾大力驳斥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台湾主权,但吕秀莲也承认一个关键命题,那就是自古以来“岛国”的命运,均难逃周遭“陆国”强权所左右。

2020年10月初,解放军在台海演练登陆作战。(中国央视截图)

是的,民进党当前所说的故事可能更能吸引台湾人追随,在“被统一”的标签面前,国民党、新党的选民或许都被吓跑了,连泛蓝阵营都开始对自我理念产生怀疑。可是摆在眼前的现实是,北京视台湾为核心利益,愿意为了台湾付出强烈代价,而西方世界虽然歌颂着台湾的民主与自由,但又有什么证据可以保证西方世界愿意为了台湾“奋不顾身”?尤其当西方世界剥夺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关键技术后,时间终究会证明,民主自由等理念只是禁不起考验的花言巧语,绝非西方世界愿意出手捍卫台湾的“理由”。民进党编织的“想象”不仅无法成真,反而让西方予取予求、充当棋子挑衅北京,更可能给台湾带来严重风险。

对国民党、新党等台湾泛蓝阵营而言,就好像自身明明是短跑悍将,却硬要和水军出身的民进党比赛游百米自由式,结果优势尽失被人辗过,又有谁会感到意外?持家并不容易,我们无意过于苛责新任新党主席的吴成典,但事到如今,如果整个蓝营仍不知奋起说服人民回避风险,只懂把党的选举失败归责于“统一吓跑了人民”,若不是无知,就是卸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