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个中国”塑造成洪水猛兽 蔡英文的台海僵局更难解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陆委会主委邱太三接受媒体专访的内容于当地时间4月21日刊出后,引起不少回响,国民党大陆事务部副主任张弘远、铭传大学通识中心助理教授杨颖超相继投书《联合报》,驳斥邱太三归咎国民党的说法,国民党大陆部主任左正东也发文抗议民进党污名化九二共识与国民党;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接受中共官媒新华社访问时,则将邱太三所说内容归纳为“毫无诚意改善两岸关系”。

关于邱太三指责国民党对九二共识是“过度想象”、更称九二共识让台湾“在国际被排挤,要参与国际组织还得仰赖中国大陆鼻息”,张弘远批评,其实国民党提出“九二共识”的历史背景,“正是站在民进党烽火外交导致的瓦砾堆下,为了国家利益而期望能营造出和平的两岸关系,进而替台湾在争取国际参与上增添活力的尝试”;杨颖超则指出,以马政府与蔡政府时期的邦交国与国际组织做比较,“人人都知道蔡政府执政至今,已经丢了7国;而马英九仅失去1国,再加上能参与的国际会议,台湾在国际比较被排挤的是不承认九二共识的蔡政府”。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回应邱太三专访,控诉邱太三扭曲九二共识,并重申九二共识对于一个中国政治涵义乃是采取搁置争议的方式处理。(新华社)

而大陆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则大肆批判邱太三仍在“歪曲否定‘九二共识’,充分暴露民进党当局坚持谋‘独’立场,根本没有改善两岸关系的诚意,企图推卸破坏两岸关系的责任”。尤为重要的是,马晓光还特意重申1992年两岸对于“一个中国”涵义的“搁置争议”处理方式,仅对九二共识的核心内容“双方都表明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追求国家统一的态度”再度划下底线。

此番,中共再度申明1992年“对于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双方做了搁置争议的处理”,这相较于2020年1月习近平访问缅甸后的“中缅联合声明”明确提及“缅方认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部分”,其实已稍有回调,甚至相较于2019年初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会上,多次提到的“祖国”又更缓和,似乎只要台湾秉持一个中国原则即可,政治涵义问题可容后再议。

从近期中共官方对九二共识的立场来看,多只强调“一中”与“追求统一”,至于“什么是一中”,则是处于存而不论的状态。这个论点,若把它拿来对照2016年蔡英文就职演说提到的“两岸既有政治基础”,特别是“1992年两岸两会秉持相互谅解、求同存异的政治思维,进行沟通协商,达成若干的共同认知与谅解,我尊重这个历史事实”,则可以发现,“求同存异”、“共同认知与谅解”,其实完全可以与中共官方目前的立场相接轨,关键只在于蔡英文有没有意愿明讲,她所尊重的“历史事实”包含的细项究竟是不是与中共有根本差异。

蔡英文(中)已经在战略上有所坚决,很难再回到2016年就职演说时的两岸立场,也只能继续将九二共识究责于国共两党。(吴逸骅/多维新闻)

所以,在中共的表白下,蔡英文若能够回到2016年就职时的立场、依循“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讲清楚两岸存何“异”、求何“同”,要解决当前两岸交流的困境以及高度军事紧张,似乎仍存有转圜余地,但是关键在于,蔡英文就像陈水扁一样,不愿意表态台湾是否“追求一个统一的中国”,尤其是2019年以来,为了胜选而强打国安牌,将2016年称的“两岸既有政治基础”,改口说成是“强加于人的政治框架”,原本没说清楚的“一中”,则摇身一变为洪水猛兽。循此脉络,邱太三此次专访仍然释出台湾被打压、受委屈的两岸想象,甚至还加码提出加入“经济北约”以“抗中”。

此次邱太三的专访,似乎是想释出另一种“求同存异”,他反复强调,对两岸而言“和平”都是首要,例如他说“毕竟没有人希望在掌权时经济与对外关系是紧张的,甚是要动粗的情形”;另外他也称,如果社会、文化、教育、观念没有程度上的接近,“再去讲下一个阶段的东西都是太难”。似乎目前两岸必需“求和平之同”、“存生活方式与观念文化之异”。但是从根本而言,这个模式的“求同存异”,显然完全不同于九二共识,也不可能建立起两岸官方往来的基础;此次蔡英文政府抛出来的球,最后又再度回到自己的手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