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核污水的宽容 谢长廷再度披上“助日大使”外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本福岛核一厂的核废水存放量预计将于2022年达上限,而日本政府亦于近期开会决定将核废水排入大海,引发包括中、韩等邻国抗议。不过,同样可能受到影响的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却于日前表示,“台湾三座核能发电厂的废水也曾排放入海”,谢的说法连自家民进党立委也看不下去,立即要求台湾原能会释疑。

台原能会主委谢晓星在立法院明确表态,除遗憾也表达反对,站在专业立场,各国也会排放核废水,但福岛核灾是几百年一次,和日常的排放不能等量齐观。(中央社)

针对谢长廷在脸书(Facebook)上称“自己排放又抗议日本排放,就难义正辞严”。台湾朝野立委纷纷询问行政院原子能委员会(原能会)主委谢晓星是否如谢代表所言?谢晓星则回:“谢长廷怎么说,是站在外交立场,基本上,他在这边没有置喙的余地,他也不是帮谢长廷缓颊,但谢长廷不是专业,讲话的时候可能只会想所有核电厂都在排放废水,所以就有可能讲出那种话出来。”

事实上,若按原能会过去所释出的函文来定义,举凡与放射性物质相关的“水份”皆可称之为“废水”,而这“废水”还须经严格的处理程序,才能排进污水管道。换言之,即便“核废水”仍与核等放射性物质紧密相连,但毕竟不是“直接”被污染的水,所以不能将所谓的“核污水”与“核废水”相提并论。

接着,再回到日本福岛的身上。2011年,日本发生311大地震,导致福岛核电厂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并酿成一系列核灾,更因为地下水和雨水不断涌入核电站,造成当地持续产生被高浓度放射性物质污染的“核污水”。为此,日本东京电力准备了约1,000个储水罐来存放福岛的“核污水”,目前有9成已装满。也因此,日本政府才预计在储量达到上限后,依序将“核废水”排入海洋。

然而,既然日本最终是排放“核废水”,又为何会引发邻近国家强烈反弹。最主因在于先前所提,日本拟排放的“核废水”是已受到核污染的水,用简单的话语来描述,由于福岛核电站的反应炉等设施已有毁损,造成了雨水、地下水渗入,而直接接触的后果,就是这批水已经严重受到核污染。这与一般台湾、中国大陆等地的核电站,仅用工业用水、海水等从旁冷却之后的“废水”情况相当不同。况且这些“未污染”的废水在排出前,均用相当严格处理程序,才会进行排放。

这也是为何原能会主委谢晓星在接受立院备询时指出,“除非不用核电,否则一定有正常排放,但福岛核灾在过去几百年都没发生过,跟正常核电厂排放状况‘完完全全不同’”。既然核专家都表示“完完全全不同”,那么台湾的驻日代表谢长廷又如此“出言不逊”?

坦白说,在现今的台湾舆情气氛里,大家都心知肚明:由于台湾在外交(抗中)战略上、以及与日本较为亲近等因素,对于日本的种种做法,本身就会给予更多“同情式的理解”或“宽容式的理解”,这样的心态就会出现诸如谢长廷所言:“难以义正辞严”等说法,更反应出为何台湾社会在讨论此议题时并未有“七嘴八舌”般地热闹表现。然而有趣的是,倘若今日排放核污水的主角是中国大陆,台湾舆论肯定又会是一番不同面貌,但这也是一种悲哀。

长期以来,台湾对于诸如核污水排海等能源与环境争议时,很常被划为蓝绿格局下的一种政治性议题,舆论讨论的导向永远不会通过科学来验证,多只会用政治选边站的思维来审视衡量,久而久之,就制造出一位反对国际普遍立场的“谢大使”。但台湾要省思的是,当官方与民间社会习惯默不吭声,又要如何期待国际社会重视台湾的“声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