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共百年遇上美国百年 台湾重要性是否正在下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4月23日,《多维TW》举行“多维导读系列38”,邀请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中华民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张登及,以“拜登新政vs.中共百年:美中竞合下的两岸三边关系”为题发表演讲,针对美国新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迄今美中台三角关系当中的结构性特点与当下发展,予以深入分析。

台大政治系教授张登及表示,不是只有中共有建党百年的议程,美国也有自己的一百年。(吴逸骅/多维新闻)

活动一开始,主持人张钧凯介绍,世界秩序的大变局是非常关键的变化,对台湾而言最重要的则是找到什么样的生存之道与应对方式,本次会议主题拜登新政与中共百年,正是针对影响世界秩序最重要的两个变数进行理解。

拜登新政、中共百年与两岸关系的联系

张登及首先解题,他表示,这个题目一个是新政、一个是百年,好像一个是现代一个是传统,其实这两者竞争也确实是有现代对传统的元素在里面,但是拜登新政也不是全新现象,一方面民主党有自己外交传统,更不要说美国两百年来外交政策有些重大辩论跟路线,拜登其实是属于其中一只。拜登虽然是新政,有一部份也是托古改制,像多边主义是奥巴马(Barack Obama)、克林顿(Bill Clinton)曾强调的,为何会说拜登新政?因为有很戏剧性的前任,特朗普是例外中的例外。

张登及认为,拜登的政策方向其实也包含许多民主党的传统,也并不全然是新政,新政是相对其前任而言。(AP)

至于中共,1921年建党到现在百年是整数,华人社会逢五逢十很重要,通常有大庆,但也是坎,“有时候会变得非常敏感跟小心、希望一切能安然度过”。张登及强调,中共百年也有现代化的部分,它是从19世纪末以来中国在追求现代化过程中的一个选择,从1921年起,往前回推两三年,五四运动,继承辛亥革命、百日维新、庚子变法,也都是追求现代化道路上进行选择,包含保皇派、共和派;五四守旧派跟改革派。一战后中共创建组织提出他的选择道路,但百年间中共有很多变化,也有党内十一次路线斗争。邓小平提出不争论、向前看,「改革开放」路线走到今天。

从历史维度来看,张登及提出目前变局的基础其实在于美中百年权力位置的升降,他指出美国的一百年(1919年到2019年)当中,从美洲列强上升为体系霸主、区域霸权,而中国的一百年(1921年到2021年)则是从名目统一实质分裂的不发达国家上升为“霸主下首极”。

至于拜登新政跟中共百年之间,有一个重要行为者构成影响,就是两岸关系,台湾跟美国关系密切,台湾跟大陆也有历史跟政治千丝万缕关系,构成三边关系。“总的来说,新政跟百年的对照,其实美国也有他的百年,双方都是国际政治跟人类历史上重大行为者,而我们(台湾)刚好卡在中间,是一个重要变数”。

中美大国竞合的基本元素

回顾2020年美国大选,张登及观察当时的台湾社会非常担心特朗普选不上、担心拜登亲北京,对台湾不利,但是他强调他在去年就认为,“即便拜登击败特朗普(其实特朗普一开始是领先),美中关系受到结构性影响,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我在媒体也多次这样主张”。

接着张登及列举中美重要国际关系专家,包含阎学通、瓦特(Stephen M. Walt)、奈伊(Joseph Nye)、哈斯(Richard Haass)等人在选举前后对国际格局的看法,他点出对专业分析者来讲,美国也可能正在经历历史性阶段与典范转移问题,拜登新政就是希望延迟甚至扭转“现行国际秩序是不是要终结了”、“美国霸权是不是停止了”这个问题,所以“这也是美国的使命,不是只有北京有大国复兴使命”,美国也一直要复兴,但相较于特朗普的路线是美国再次伟大、拜登路线则是再次领导(Lead again)。

从整个世界格局来看,美国能否领导也涉及大国竞争的动态,张登及将大国竞争的基本元素区分为两大类:物质性因素与观念性因素,第一类物质性因素包含经济、军事权力与地缘位置,第二类则包含认同与身分,诸如历史记忆、价值体系与战略决策品质等等。

尽管中共军力与美军还是有不少差距,但在第一岛链之内,中共打击能力越来越强。(吴逸骅/多维新闻)

张登及以清楚的图表,勾勒出目前中国大陆在经济实力上快速接近美国的状况,包含目前中国是世界最大贸易国、且2020年中国大陆对美贸易顺差还在扩大,全球500大企业里面中国企业占比也是第一。张登及特别点出所谓的“贸易和平论”,他指出事实并不是如此,一战前英德、二战前日美都是贸易紧密伙伴,但最后仍是走向战争,且从2008年到2018年的数据来看,中美都在降低贸易依存度。他也提醒在军事实力上,美国军费支出仍是大于其后十个国家的加总,唯有在战略武器部分,俄罗斯的核弹数量能与美国抗衡,其余国家远远不及。目前权力平衡还能维持的原因是战略武力核武器,在此维度上世界是两极,美国跟俄罗斯,但是中国大陆的导弹射程、范围、能力、精准度都在提高,也能形成对美国最小有效威摄与吓阻。

在非物质因素上,张登及指出,美国认同问题也很严重,特朗普眼中的美国、拜登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都不一样。拜登新政不只是重振美国经济与军事权力,也是希望按照建国先贤典范对于“美国认同”、身分的重建。而美国能不能帮助、如何帮助、多大能力帮助台湾,不是只有看军事和经济力量,跟美国认为自己在世界的角色也相关,而这又不能只看美国自身的认定,还需要取决于盟国是否认可美国对自己角色的定位,例如在中东跟中亚,如果美国没办法取得盟国支持,在其他地方可能会被中国、俄罗斯、伊朗透过物质性因素、或创建非物质性因素所取代。

百年中美相异的地缘政治图景与美中台三角关系

除了以历史维度来看,中共跟美国各自有百年议程、关系到百年权力位置升降之外,在地缘政治特征的部分,张登及直指中美差距很大,而且美国占有优势。他认为,美国是“具陆权实力的现代离岸海权霸主”,即“无强邻的现代巨大岛国”,而中国则是“陆权为基础、传统的、邻国(边界纷争)众多、发展远洋海权中的、欧亚大陆东部强国”,即“强邻为界的传统陆权国”。由此而看,地缘政治图景是“现代美国攻守兼备、驻军全球”,对上“传统中国与诸邻邦:不确定的边界与强邻”。

他认为,对于“注定一战”的命题,中美都没有“准备好”,时间点不对,目前是“竞争性共存”,双方各自有重要议程,且若要进行军事冲突,双方都要有明确目标、优势兵力、国内盟国支持、战后方案,也需注意战场是否在“错的地方”。他指出,中美竞争目前是“脱而不断、拒而不离、争而不战”。

张登及指出,中美两国在地缘政治上,具有很大的差异,美国巨大岛国的优势,与中国周边强邻围绕相当不同。(VCG)

由是而言,在整个美中台三角当中,曾经历三方互相友好的“三边家族型”(马英九执政初期)、美国对两岸各自友好但两岸关系不佳的“罗曼蒂克型”(陈水扁时期)以及美台友好且各自与北京不佳的“结婚型”(冷战时期)。张登及指出,在国际关系学界,通常都认为“罗曼蒂克型”当中的“枢纽”是最佳地位,对美国来说,就是在两岸关系不佳之下分别与台北跟北京交好。但目前似乎已走向“台美结婚型”,而中国大陆也有变成“无所谓的孤雏”的可能,因为两岸地理距离太近,加上权力极为不对称,可以掌握主控权、“超脱海峡”。

对此张登及抛出一个关键问题,“美国有没有可能回来争取枢纽地位,还是要在美中关系持续画上负号?”张登及表示,对美国来说,台湾角色可能有很多种,包含前方要塞、科技伙伴、价值橱窗、卸责杠杆等,视情势利弊而“有很大的可操作性”。他进一步解释,美国是从模糊逐渐走向清晰,但还是“有弹性的清晰”,跟北京之间还是存在一条底线,其中一条美国相当慎重,“台美关系主要是非官方关系”,但在所有其他方面,可以说是川归拜随,对拜登而言,特朗普开拓的台美活动空间是免费的遗产。

台湾如何避险图存?

至于对台湾来说,在这样的三边关系下,能够怎么样体现避险的自主性?张登及提出“殊而不断、敬而不离、和而不战”的原则,他认为台湾必须要对国际军事经济结构要有高敏感度,再者是要妥善管理自己的身分不满意度。

张登及引述艾立森(Graham Allison)提過的中國史案例将宋辽之争下的澶渊想定,用以比拟台湾避险的可能情境,他指出当时高丽、西夏、北汉,它们各自在宋辽之争当中有不同选择,其中北汉虽然一边倒向辽,但979年灭于宋,因为后来辽宋和好,辽没有支援北汉,“西夏跟高丽比较成功”,直到1120年代辽与北宋双双灭亡,西夏跟高丽都仍安在。

张登及认为,对台湾来说,与对岸和而不战应是最高目标,图为台湾总统蔡英文视导台军。(中央社)

张登及提到,台湾图存要跟大陆进行有竞争力的分工,相互尊重,和而不战则是最高目标。台湾要加强权力结构敏感度与管理身分不满意度,防止成为遗憾伙伴,因为中美注定竞争不等于注定一战、不等于注定立即一战,台湾若“过早超车”则会面临比较遗憾的处境。

会后有读者提问,华府可能同时在乌克兰跟台北发难吗?张登及回应,美国只能打一场半大型战争,不能打两场。特朗普很想修复美俄关系,但通俄门大家都在关注、加上民主党攻击,美俄关系无法修补。虽然拜登还是比较早跟普京(Vladimir Putin)通话、希望稳固美俄关系,但是“中小型行为者还是有他的自主性”、又出现乌克兰事件,乌克兰一直想要收复乌东,近日大举进兵造成俄罗斯极大不安全感,再加上捷克此时跳出来掀起2014年旧案,现在欧洲又比较紧张,“有点像布里兹涅夫(Leonid Brezhnev)时代美国跟俄国关系”,他建议对于乌东局势,如果继续演变下去,可能又会给北京一个新的战略机遇期,不管如何台北都应该非常注意,“你怎么知道乌克兰吹落的一片树叶,竟然会太平洋掀起千层浪?当然北京和莫斯科也都很聪明,知道适可而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