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高房价谁之过 官员问责“台商西进”导致投资不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房价直直涨,“居住正义”成为越来越难企及的梦。自2020年12月台湾央行祭出“选择性信用管制”进行“打炒房”以来,房价多年来居高不下问题似乎终于要得到政府出手解决,但是成效尚未显现、而关于房价高涨责任的追究也持续开展。

近期关于台湾20余年来的货币政策是否在社会上造成巨大损害,台湾经济学界与政策界掀起不少讨论,尤其是由台湾央行现任、前任理事撰写、并由现任央行副总裁作序的《致富的特权:二十年来我们为央行政策付出的代价》,受到社会瞩目、已经有四刷、过万本销量。

臺灣央行理事出版新書《致富的特權:二十年來我們為央行政策付出的代價》,強力批判前央行總裁彭淮南任內的利率與匯率政策。(廖士鋒/多維新聞)

而对于《致富的特权》一书批评台湾央行前总裁彭淮南任内的长期压低汇率与利率政策,直指“台湾央行近20年来的超低利率政策,间接促使台湾的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扬”,该书出版前后,台湾央行总裁杨金龙还在中央银行脸书(Facebook)发布给同事的公开信,引述美国第26任总统老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1910年在法国巴黎索邦大学(Sorbonne University)演讲,强调“重要的不是那些评论的人,也不是那些对勇于任事者何以受挫或如何改进指指点点的人。值得肯定的是实际在场上打拼,脸上沾满尘土与汗血的人;他们勇往迈进,他们败而不馁,因为如果没有付出,就不会出错或有缺失”。

杨金龙等台湾相关政策官员们也不断提出与《致富的特权》不同的见解,认为房价高涨不是源于央行货币政策,而是来自于超额储蓄率与投资不足。

杨金龙近日于台立法院财委会备询时,面对立委质疑“台湾为何会有低薪、低物价却高房价的矛盾现象”时,表示近年来台湾的问题就是“投资率永远都比储蓄率低”,没有好好投资,导致生产力下降,而生产力下降进而衍生两种结果,一是劳工需求不强,二是产能不足,均使薪资水平难以提升。他称,当产业停滞不前,缺乏亮眼的投资目标,资金为了寻求更高报酬,便会找地方停泊,股市、房市就成了最佳选择。

台灣央行總裁楊金龍4月19日赴立法院進行「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執行情形」報告,稱「買不起房這件事,不只20年前、30年前也是一樣,我是年輕人時,我也買不起房子」。(中央社)

而台湾官媒中央社于4月25日报道指出,台湾这些年来的投资率持续下降,“前一次投资率高于储蓄率,已经是1980年、整整40年前的事情”。尤其,中央社并引述不具名的主计总处官员看法,称“投资率一直往下走,与1980年代台商大举西进,产业外移、投资也跟着往外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显然将高房价问题,间接究责于台商到大陆投资上。

该主计总处官员还表示,“值得庆幸的是,近几年中国生产成本走扬,加上美中贸易战、武汉肺炎疫情带动全球供应链重组,意外为台湾带来转骨契机,很多厂商愿意回来投资,将会改变台湾的经济风貌”。

此前台湾住展杂志4月发布统计,指出2021年第一季北台湾各县市房价仍然上涨不少,其中台北市6%、桃园市7.9%,显然央行的“打炒房”成效,仍有待观察。而台湾央行4月19日在立法院报告“选择性信用管制措施执行情形”,内容指出,去(2020)年12月8日以及今(2021)年3月19日央行两度调整选择性信用管制措施以来,37家银行针对公司法人、自然人第三户以及高价住宅等贷款成数均较实施前大幅下降,但尚未达到要求。

推薦閱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