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边境碳税博弈 台湾不能掉以轻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气候议题成为各国交锋场域,除了中国大陆、欧盟与日本纷纷提出减排碳的目标与策略,拜登(Joe Biden)也于4月22日全球气候峰会上宣示,美国会在2030年前减碳50%以上,2035年前实现发电净零碳排。在该会上,习近平则再次强调中国大陆早于十四五规画中就宣示要在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

中国大陆、欧盟与日本纷纷提出减排碳的目标与策略,图为世界主要国家与台湾公开声明减碳目标。(黄雅慧/多维新闻)

民进党政府长期以来高举环保、绿能大旗,自然也得跟上这股国际潮流。蔡英文在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当天公开表示台湾要在2050年达成净零碳排目标。不过,目标是提出来了,也提到要能源转型、净零转型,但这路径怎么规划,民进党依旧没有给出方向。

那么,其他国家又是如何规划或执行其减碳治理愿景呢?以中国大陆而言,自2011年开始,即在北京、广州等七个城市展开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累计十年来共进行4.3亿吨的二氧化碳交易,总交易金额近人民币100亿元。并于今(2021)年2月1日起施行《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宣示大陆的全国碳市场正式启动。

碳排放权交易:指为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一种市场机制,即政府通过招标、拍卖等方式,将一定的二氧化碳配额,发放给有排放需求的企业,企业有多余额度可出售给配额不足的企业,以此形成减碳收益。

另一方面,欧洲议会在全体会议上投票通过了“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议案,对欧盟进口的部分商品征收碳税,预计将从2023年起开始实行该机制。欧洲此举将碳税跨至贸易之上,这可能在未来引发另一种权力博弈,而台湾作为以经贸为主的经济体,政府在为了水电问题伤脑筋时,似乎未有因应动作。

也因此,台湾中广董事长、日前宣布将于2024年参与竞逐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的赵少康直问蔡英文的减碳政策何在,包括:如何在剩余任期增加15%绿能占比?民进党政府是否跟进征收碳税?如果到时欧盟机制上路,境外征收但境内不征的话,会被国际上指控不公平竞争。当然,对于赵少康的质问,蔡英文不必随之起舞,但除了宣示将跟进国际排碳进度外,蔡政府的具体行动跟策略仍付之阙如。

蔡英文于当地时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在脸书上宣告台湾2050年要净零排放,但没有提出具体策略。(Facebook@蔡英文)

目前在国际上以碳计价的方式大致有碳交易与碳税,各国因应国情采用不同方法。根据大陆金融智库“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指出,碳交易直接针对碳排放量,减排效果明确,强调复杂人为设计与控制,需要搭配高度监管。

而碳税相对不需要太多复杂的设计,直接进行课税,并可增加政府税收。但因为这缺乏超国家部门,对于全球减碳作用有限,而且也可能加深国与国之间不平等的发展,企业容易因企业外流至政策较为宽松的地区。

各国因应国情在减碳制度上分别会采用碳排放交易或碳税,其中欧洲在减碳策略上算是发展的比较早的地区。图为碳排放交易与碳税的优缺点。(黄雅慧/多维新闻)

目前来看,中国大陆偏好碳交易,而欧盟、日本等国家采课碳税为主。而当前备受热议的话题为欧盟是否要将碳税跨境,课征边境碳税,这个举措在某种程度上也被视为剑指大陆;同时,许多发展中国家,包括巴西、南非、印度等地专家也警告,欧盟征收碳边境税的计划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是“歧视性的”和不公平的。诸多国家亦质疑欧盟此举违反世界贸易组织(WTO)贸易规则。因为这将会削弱发展中国家的产品竞争力,甚至会导致对欧贸易政策转变,造成地缘政治紧张。而且发达国家对气候问题其实有历史责任,不应全部跟发展中国家索讨,俨然形成“绿色贸易壁垒”。

从上述可知,在碳的问题上,大国之间充满博弈,而如台湾或其他发展中国家也不能轻忽。事实上,关于碳税的讨论在台湾民间早已有之,有许多智库与团体呼吁对外贸易频繁的台湾应该尽早研议碳税议题。

但只要一遇到课碳税,因牵涉多方利益,多任政府皆不敢轻举妄动。也因此,尽管台湾意识到气候变迁、节能减碳的问题并不算晚,但在行动上仍停在原点。当气候成为下一个全球博弈场之际,民进党政府若再心存侥幸,只想选边站,最后葬送的还是台湾自己的利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