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烟硝的台海战争 台学者:认知作战不过是洋大人的对华新标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来民进党政府将许多负面批评定义为中共对台“认知作战”,称这是没有烟硝味的战争。对此,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競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批评,认知作战只是宣传、谋略、欺敌的“旧酒装新瓶”而已,是美国要贴中共标签用的,至今仅限于理论辩证阶段,内容有太多争议,并没有成为具体军事准则。也只有民进党政府死心塌地,将此奉为圭臬,深怕赶不上“洋大人”所创的新名词。

张競感叹,大选前,台总统府密文外泄被定为中共认知作战第一案,但许多披露内容后来一一上演,如果真是中共认知作战,真替台政府国安团队担忧。(吴逸骅/多维新闻)

自从蔡英文2020年连任就职演说提及“认知战”,年底台防部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就提出报告定义为中共对台的灰色地带冲突,是两岸没有烟硝味的战争。4月27日,台国安局长陈明通又说蔡政府上台后重视国防,但更重要是心防,指中共认知作战更要命。

然而,当时民进党政府定义的中共对台认知作战第一案是“总统府密件外泄”,虽被府方斥为窜改过的假讯息,但其中提及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两位新委员可以帮忙“处理”中天新闻台,却如剧本般实现。

对此,张競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指出,台总统府在文件外泄后,说是中共窜改过的文件,是中共在对台进行认知作战,试图误导、欺骗台人,但事后文件上所讲很多政治规划一一成真。

他说,“对比前后,既然已经知道内容是认知作战,台总统府却照着北京写的剧本演出,显得毫无抵抗能力,不禁令人对民进党政府国安团队感到无限忧心”。

台铁太鲁阁号事故后,台卫福部发起捐款帐号,引来检讨声浪,却被部分绿营媒体痛批是中共认知作战。图为国民党要求台行政院长苏贞昌下台。(吴逸骅/多维新闻)

至于民进党政府近来动不动就指对政府的负面意见是“中共对台认知作战”,例如太鲁阁号事故捐款账号被批评、调查局抖肩舞影片被嘲讽,甚至台国安局长陈明通日前也将“日本首相菅义伟说日本不会介入台海冲突”评估为“认知作战”。

张競则表示,这只是带风向、转移焦点的手法,只证明恶人先告状。民进党政府之所以不断使用“认知作战”一词,是因为美国安全学界用这个名词,这是美国当时要贴中共标签用的,其实也只有美国在用,欧洲跟其他国家都觉得没什么。

张竞指出,其实认知作战就是宣传、谋略、欺敌的“旧酒装新瓶”而已,美国安全学界讨论十几年,有两个名词,一是Cognitive Warfare,二是Perception Warfare,前者是让人的五种感官产生错觉误判,透过过滤、掩盖、混淆、混入等四种手法欺骗,宣传等低层次欺敌,基本是cognition阶段。

后者则是高段谋略,例如空城计、加灶减灶之计、装神弄鬼误导、谣言欺敌等等。例如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前出现澳洲假共谍王立强案,里面有很多情节十分离谱,但人都是选择性相信的,当人存在偏见,就很容易被欺骗。

张竞表示,每个政府都在对人民进行政治教化,人的思维形成基于家庭教养、学校教育、社会教化等三个因素。今日的掌权者,为了巩固明日的权力,都在窜改昨日的历史。民进党大内宣的基本精神就是“描绘一个并不存在的过去,否认一个正在发生的现在,许诺一个无法达成的未来”。

张竞感叹,认知作战至今仅限于安全学界的理论辩证阶段,并没有成为具体军事准则,因为这里面有很多观念想法,不是了无新意,就是太过荒诞,只有民进党政府死心蹋地,将此奉为圭臬,深怕赶不上“洋大人”所创的新名词。却不晓得这些在中国历史上根本是家常便饭,只是民进党高层“去中国化”太厉害,把这些常识都忘记了。

台湾国安单位近来频频“警示”中共认知作战,被点名包括大陆扩大筹办两岸网红、电商直播主培训活动。图为2020年9月,厦门举办的“两岸青年网红主播大赛”。(海峡卫视网站截图)

此外,谈及民进党不断强调中共对台认知作战,称两岸正进行没有烟硝的“战争”,是否暗示民众在“战时状态”应自觉站队,先以“国安”为重,不要过度批评政府?张竞笑说,“请看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名著《1984》,就知道如何在老大哥眼皮下过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