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满足不了台湾 谢长廷何必恋栈“助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本方面片面宣布福岛核废水将排放入海后,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言称台湾核电厂废水也是排入海洋,引来在野蓝营群起攻之,质疑谢长廷花费精力为日本的做法辩解、硬凹(闽南语,意指以不合理的说词强硬辩解),国民党将谢长廷的行径形容为“养老鼠咬布袋”、“热脸去贴冷屁股”,并揶揄其为“助日代表”。

根据台媒统计,谢长廷驻日已将近五年,是近36年来驻日任期最长的一人。(中央社)

台湾主管机关“原子能委员会”虽未直接以白话文打脸谢长廷,但他们仍强调,日本福岛核电厂规划两年后将大量放射性污染水排入海洋,是属于发生“严重核子意外事故”的善后处理措施,这样的废液排放程序与监测系统,与台湾或国外“正常运转”的核能电厂废液处理,在完整性、严谨性、安全性等运作经验方面,有着显著不同。简而言之,台湾官方给出的专业意见认为,尽管最终处理是排入海洋,但核电厂正常运转的排水,与发生核子意外事故的排水,本质上终究是两回事,显然台湾原能会也不愿意被卷入这场由谢长廷开启的口水风波。

除了本次的福岛核废水事件以外,其实谢长廷驻日期间,相关言行屡屡成为台湾舆论的焦点,中广董事长赵少康便在脸书(Facebook)上汇整出谢长廷驻日期间帮日本说话的案例,包括国民党设慰安妇铜像,谢长廷认为破坏台日友谊;台湾渔船遭日本扣押,台湾海巡署、国防部拉法叶舰护渔,谢长廷认为此举相当于对日宣战不予支持;对于日本核灾食品是否应输台,谢长廷曾言称日本对自己的健康比我们更重视。赵少康批,盘点过去在核食、护渔、民众在外权益等理应由驻外代表协处的事,没有一件让人满意,不只不为“国家”对外发声,反而屡屡帮日本说话,简直“丧权辱国”。

据台湾媒体统计,谢长廷驻日已将近五年,是近36年来驻日任期最长的一人,仅次于1985年卸任的马树礼。就连这次福岛核废水的争议,台湾总统府方面也展现支持谢长廷的态度,由台湾总统府发言人张惇涵的名义出面响应,强调谢长廷及台湾原能会所表述的重点,都在于强调核电厂排放废水必须符合国际标准。

其实谢长廷在台湾是相当老练的政治人物,一个政务官言行举止该如何表现,以免引发争议,相信谢长廷同样存在着一把尺,深深明白该如何拿捏,可是就如同赵少康所汇整,谢驻日期间风波不断,台北方面却未加以苛责,那么是否可以得到一个大胆的假设,那便是谢长廷早已对“台湾驻日代表”的职务感到倦勤,奈何台北方面就是不更新驻日人事,只好屡屡制造风波挑战台北的底线?

如果谢长廷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也不难理解。蔡英文2016年当选台湾总统后,除谢长廷驻日外、舆论也曾传出苏贞昌可能驻新加坡的重大人事案,尽管苏贞昌最后闲赋在家并未驻星,但随着民进党于台湾执政的起伏,苏贞昌后来跌破众人眼镜接下台湾阁揆宝座,并凭借强势作风把一度风雨飘摇的民进党带回轨道,如果对台湾政治还有雄心,驻日工作对谢长廷而言,反而是一种政治生涯的无形枷锁。

谢长廷背负着“助日代表”的质疑驻日,但台湾要的是日本以经济与军事支持台湾的“主权想象”,既然这是日本给不起的梦幻泡影,谢长廷何必恋栈一份得不到答案的试卷?(中央社)

更何况,台湾与日本的关系,扣掉事务性业务后,又还有什么具体空间值得推展?最近两波台湾对日关系的最大讨论,包括日本2021年担任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轮值主席国,台湾盼日本能使上力令台湾得以加入;另外就是日本首相菅义伟愿不愿意以军事力量介入台海。厘清到最后,原来台湾最希望日本能给的“图画”,是以日本的经济与军事撑台湾的“主权”地位,而不是日本台湾还能多么亲善、多么友好。可是只要考虑到北京方面的立场,不难明白,台湾对日本所需求的,是日本给不起的梦幻泡影,无论谢长廷如何“助日”都不可能换得。

当然,谢长廷倦勤只是一个大胆的假设,但既然将台湾对日关系给说穿后,得到的答案是台湾永远不可能“被满足”,那么问题最后还是会回到谢长廷身上,又何必恋栈一张永远无法答题的试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