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内宣再起 民进党启动绿能减碳认知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将于今年8月28日举行公投,“核四商转”为其中之一,亦是民进党政府警戒程度最高的一案,为了阻止该案通过,蔡政府先后将2018年的“以核养绿”公投案强行没收,借故不展延核四厂的建造执照,趁夜摸黑将核四厂的燃料棒运回美国,并结合府、党、院会部门及侧翼网军的资源,以下乡说明会及制作哏图的方式,大量散播混淆不实的信息,将核四厂比喻成偷工减料、安全性不足、重启成本高昂的电厂,并混以福岛及切诺尔贝利两件核电厂的事故,进行威吓性的认知作战。尽管上述的内容早已遭台湾的核工专业学者以科学性的方式破解,但是民进党政府仍对之无动于衷,持续以海量资讯淹没民众的认知。

蔡英文在脸书上宣告台湾2050年要净零排放。(蔡英文@Facebook)

日本核能:低调无为静默无声

近来日本排放福岛第一核电厂处理过的含氚废水,在国际上引发高度争议,尽管有国际能源署(IEA)对其进行监督及背书,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亦对此事保持缄默,但是邻国的中国、韩国、俄罗斯等国对此行为表达了高度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Twitter)上,转推并置顶了一张网民用葛氏北斋的名画《神奈川冲浪里》改制的《神奈氚冲浪里》,对日本政府行为的高度嘲讽,引起了日本当局的不满。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置顶了网民改制的“神奈氚冲浪里”讽刺日本政府排放含氚废水,引起日本政府不满。(Lijian Zhao 赵立坚@Twitter)

对于反核一向不遗余力的民进党政府来说,此次应是一个“捡到枪”的机会,可以用来痛揍“核四商转”的支持者,但一向亲日的蔡政府担心因此得罪东京,对此事总体保持缄默,也低调的试图将风向导引至各国核电厂都排放含氚废水。态度最强硬的仅有台湾农业发展委员会主委陈吉仲,口头表示“若渔业利益受损一定向日求偿”,是否真有规划具体求偿措施,则是未定之天。

最为荒诞不羁的,反倒是台湾的驻日代表谢长廷,拿出证据“证明”台湾的核二厂也有排放含氚水,此种形同“饲老鼠咬布袋”的行为遭致痛批,令国民党团指责其“叛国”要求到台湾立法院备询,对于民进党来说倒也不是最差的情况,将一个长期在党内地位边缘化,且不太在乎个人毁誉的人推到前线承受砲火,总好过掌握实权的核心受到损害,要是还顶不住,还可以“很尊重地方首长意见”的丢锅给新北市长侯友宜。

日本总理大臣菅义伟希望在2030年达到减少46%碳排放的目标,开始重启日本国内的核电站,福井县知事杉本达治在4月28日宣布,将要重启高滨核电厂的两座反应堆,以及美滨河电厂的3号反应堆,而这三座反应堆都有将近半世纪的历史。这对于喜欢消费福岛核灾,以日本关闭核电厂为榜样(另一个“模范生”是德国),为其反核主张擦脂抹粉的民进党政府来说,无疑是一记重大打脸。

中火争议:揍人还不忘收割成绩

蔡政府“对外取经”遭逢困难,那就只能关起门来修理自家人,在即将迎来夏季的用电高峰期,为了维持“不缺电”,民进党政府强行重启台中火力发电厂(中火)的3号机组,并利用其舆论资源修理“不听话”的国民党籍台中市长卢秀燕。

蔡英文在脸书以中火减煤为其减碳政策擦脂抹粉。(蔡英文@Facebook)

中火是位于台湾中部的大型然煤发电厂,每年度发电量可达到279.7亿度电,由于台中市民长年来受到其发电产生的空气污染所苦,这让民进党籍的林佳龙有机会借题发挥,在2014年挟带太阳花学运的余威拿下台中市,但是在2018年又因中火的空气污染问题处理不力,败给主打空污议题的卢秀燕。卢秀燕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以行政命令的手段限制中火的燃煤吨数,并且多次对中火祭出行政处罚,让行政院部会和台中市长期处于紧张状态。

由于能源配比太过激进,2017年台湾曾受“815大停电”之苦,民进党政府实际上非常依赖火力发电厂,尤其是燃煤电厂提供的电力,与马英九政府时期相较,其燃煤发电总量是只增不减。但是近来蔡英文大言不惭的在其脸书(Facebook)专页上发布哏图,标榜“中火用煤量创低”来为其“减碳有成”背书,实际上是直接偷换概念,用中火的燃煤数代换全国的燃煤数,而中火的燃煤数之所以创低,也是受台中市政府的行政处罚限制之故,而非中央部会真有任何作为。尤有甚者,为应对今年6月核二厂1号机组除役可能产生的电力缺口,台湾经济部甚至直接下令重启其燃煤机组,对于电厂机组的增设,也是在保留燃煤机组的情况下增设燃气机组,对于台中市政府“增燃气拆燃煤”的提案完全采取拒绝态度。

蔡政府以“增气减煤无核”作为其能源政策主轴,并试图以此达到减碳目标,本身就是理论上充满矛盾,实务上也已证实窒碍难行。尽管以燃气取代燃煤确实有助降低碳排量,但是燃气发电成本也高于核能及燃煤成本,其储存危險性也更高,民进党政府在消费福岛核灾之时,对于日本于地震当日有84处天然气储存槽爆炸一事却是只字不提,而燃气发电在本质上也会产生碳排放,增加燃气量如何能达到净零碳排的效果?民进党政府在进行绿能减碳的“认知战”时,可要提防自己本身的认知错乱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