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14A央行总裁会是高房价的罪人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低利率与房价问题再度成为财经界议论焦点。台湾中央银行三位前任与现任理事合着新书《致富的特权:20年来我们为央行政策付出的代价》批判前央行总裁彭淮南主掌央行的20年。对此,彭淮南于当地时间4月29日回应各界质疑。

台湾央行理事出版新书《致富的特权:二十年来我们为央行政策付出的代价》,强力批判前央行总裁彭淮南任内的利率与汇率政策。(廖士锋/多维新闻)

由台大经济系学者出版的《致富的特权:20年来我们为央行政策付出的代价》一书指出,彭淮南在任职期间除刻意维持低利率环境,这推助了房价上涨,同时阻升不阻贬的汇率政策,阻碍产业升级。

面对外界各种质疑声浪,彭淮南打破沉默,在出席国立清华大学授予名誉经济学博士学位的致词上,针对外界疑虑压低汇率部分,作出解释。他指出,台湾是小型高度开放的经济体,应该采行管理浮动汇率制度,并在必要时实施一定程度的资本管理,以保有货币政策的自主性。

他说,当他1998年临危受命出任台湾中央银行总裁的时候,就立即面临了亚洲金融危机,当时资金不停地外流,新台币持续贬值,银行放款利率大幅上升,金融业隔夜拆款加权平均利率,从1997 年 1 月的5.653%,升至 1998 年 2 月的7.222%。经济活动也因利率上升而影响,传统经济学教科书所传授的宽松货币政策,放手让货币贬值只会加速资金外流,且也无法改善内部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台湾前央行总裁彭淮南(右一)出席台湾清华大学授予名誉经济学博士学位典礼。(台湾清华大学)

彭淮南认为当时问题关键在于外汇市场。部分外商银行利用制度漏洞,大量承作“无本金交割的远期外汇”(Nondelivery forwards, NDF)进行套利。这加深新台币贬值的幅度,也使得资金一直外流,宽松货币政策根本难以奏效,所以他才在1998年5月底宣布停止台湾法人办理NDF 交易,先让外汇市场趋于稳定。

在此之后,彭淮南历经各种金融风暴与动荡接踵,比如2000年网路泡沫、2001年美国911事件、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还有2008年因美国次贷风暴衍生的全球经济衰退等。他当时采取降低存款准备率,并七度调降利率因应,使台湾得以度过风暴。

彭淮南说,台湾是小型经济体,其外汇市场则因国际资金的自由移动,常受干扰。当经济大国采行“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 QE),资金大量流向小型经济体,就像大白鲨跳进小池塘,引起水花四溅,导致小型经济体货币升值,资产价格上涨。加上外汇市场与预期心理互相作用,新台币升值的预期心理会自我实现(self-fulfilling)。若预期心理频繁发生,新台币对美元价位也会频繁波动,不利正常的经济活动。

彭淮南于2015年会面访台的前美联储(Fed)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时曾批评美国的QE政策让台湾很煎熬。(Reuters)

也因此,彭淮南以多年工作经验认为台湾应该采行管理浮动汇率制度,并在必要时实施一定程度的资本管理,以保有货币政策的自主性。

至于利率与房价的问题,彭淮南认为“答案就是要对症下药”,利率影响是全面的,房地产市场只是整体经济的一部分,如果为了稳定房市而大幅提高利率会伤及无辜。

彭淮南引用国际货币基金(IMF)的看法为例,低利率与房价上涨没有必然关系,2002年至2006年,英国、澳大利亚利率均高于美国,房价涨幅却高于美国;同期间,日本维持低利率,房价却下跌。此外,彭淮南也澄清台湾实质利率并未偏低,2009年至2021年绝大多数期间,台湾实质利率高于主要国家。

彭淮南认为,健全房市除了从需求面管理,也应该从供给面着手,如捷运向郊外延伸、广建社会住宅等,供需双管齐下,效果会更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