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依旧是权力的游戏 台湾却自掀底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百日在国会发表讲话,重申欢迎与中国竞争,但不寻求冲突。对此,台湾政治大学东亚所名誉教授邱坤玄表示,尼克松1967年就提出在亚洲要因应中国潜在威胁,也说过东南亚战争遗产之一,就是美国不愿再次对该地区进行军事干预。可悲的是,台湾明明身处地缘政治关键位置,却自掀底牌,坚信台海一旦有事,美国必将来助。

邱坤玄指出,尼克松在1967年就提出要重视亚洲,他当年对中国的建议,其实也很适用于当前美国,唯有将对外冒进政策转向解决自己的问题,才能维持与增进国家利益。(多维新闻)

综合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政治大学东亚所名誉教授邱坤玄刊文指出,有论者认为拜登政府的对中政策总体是权力平衡、有效吓阻与竞争下共存,但反对让中共在印太地区享有与其经济力量相当的势力范围。

他们认为,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政策方向是正确的,但是缺乏整体有效手段,因此在盟邦与多边主义议题,拜登改采结合盟友与选择加入多边应对中国;更重要的是批评中国时,不针对中国共产党与领导人,不像特朗普时期甚至有更替共产党政权企图。

邱坤玄表示,以竞争为主轴的美中关系是否需要一个新的典范加以理解?实际上。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1967年《外交事务》期刊文章,就提出美国要重视亚洲,他预见亚洲将由美、中、日、印四国主导,美国除强化与日本关系外,更需要结合印度力量以因应中国潜在威胁。但他反对与欧洲强权组成反中联盟,因为如此将成为白人与非白人对抗,美国需要的是积极防御,而不是潜在攻击政策,同时不能带有种族主义色彩。

他说,但美国在冷战结束后,又陷入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事,迟至21世纪前期才提出重返亚太及亚太再平衡构想,尼克松当年对中国的建议,其实也很适用于当前美国,就是唯有将对外冒进政策转向解决自己的问题,才能维持与增进国家利益。就像拜登计划推出2兆美元“美国就业计划”,及1.8兆美元“美国家庭计划”,前者致力于基础建设,后者是提升美国的教育素质。

针对北京的应对,邱坤玄认为,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下,中共必须思考传统中国所谓“天下霸主”的想象,其实也只是想充当亚洲地区的“共主”,以现代语言理解就是建立在亚洲地区的势力范围。“崛起的中国大陆最需要避免的是,天朝心态的自大与冒进民族主义”。

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日前表示,虽然美国对台一些领域的合作转清晰,但不代表美国战略模糊方针转向,不代表美国会清晰表态在北京武统台湾时军事介入。(路透社)

此外,谈到选择倒向美国的台湾,邱坤玄表示,台湾在地缘政治上的关键位置,是其外交上的最大筹码,但台湾却自掀底牌,政策选择缺乏想象力与调适性。他说,“更悲哀的是,至今仍有人坚信台海一旦有事,美国必将来助,也许尼克松的文章值得我们深思与警惕,他说东南亚战争遗产之一,就是美国不愿再次对该地区进行军事干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