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观察|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国民党需要张亚中这样的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张雅屏5月3日接受多维新闻网访问,谈到国民党主席选举,表示主席选举要从两个方向看:“国民党需要谁”跟“谁需要国民党”。张雅屏认为,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是国民党需要的人。 (吴逸骅/多维新闻)

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张雅屏当地时间5月3日接受多维新闻网访问,谈及将于7月底、8月初来到的国民党主席选举,张雅屏表示,国民党主席选举要看究竟是要选“国民党需要”的人,还是“需要国民党”的人,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是国民党需要的人。

选举办法改变 变相增加选举门槛

张雅屏首先谈及国民党主席选举办法,他表示,党试图降低(选举)门槛,比方说取消连署,可是增加一个很特别规定即需要缴交保证金,这是以前没有的规定,保证金为新台币1,000万元,那缴1,000万保证金跟花钱做连署比较的话,大概做连署不需要1,000万,而这个保证金虽然以后会退回,但有点变相增加门槛,以选举来看、这个动作来讲已经隐含问题,(选举)“绝对不会安静”,不是说社会关注而已,而是内部不管是党内作业或是党内职务工作上的角色,似乎不打算如“他们”想表现出的开大门、走大路,至少感觉上是这样,有想要选的人有反应(规定)不合理。

不论谁当选 对国民党大结构影响不大

张雅屏说,在党主席选举成员参与部分,一直有“被期待”的成员要参与,但似乎也没有“真正确认”,要参与者不管是前国民党主席朱立伦或前高雄市长韩国瑜也好,不同的人当选对于局面发展有不太一样的变化,对于大结构影响不大。

张雅屏说,这些人都不可能是2022年台湾县市首长选举的参选人,唯一有可能成为政治选举对象的时候是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他分析,国民党因为党产这问题已经是相对稳定,不用期待可以拿回来也不用担心忽然又被拿走什么,党目前的经济状况就是这样子,要怎么往后发展现在的国民党,不管这几个人都不会改变体质,没办法改变所拥有的条件,关键在于可以让国民党再起而不是让政治人物崛起。

张雅屏从两个角度谈论国民党主席选举,他认为要厘清到底是“政治人物需要国民党”,还是“国民党需要这些政治人物”,理论上选党主席是这个党需要什么样的政治人物才能够让这个党重返执政、永续经营.但就现实上来讲,不管这个人是谁,只要能够让国民党赢就好,甚至更势利一点:“有钱就好”,可问题是一般党员用不到(资源),这是不同人的思维,从政同志也好、地方上需要提供资源的人也罢,当然希望党提供资源,党碍于现实又没有条件,所以需要的是能够带资源进场的人当这个党主席。

他说,不过从赢的角度来讲或带资源的角度来讲,客观上都是这个党的成员希望什么样的国民党,地方政治人物跟党员期待终究是不一样。

谈到国民党党员结构,张雅屏分享他的选举经验,他说,必须要先厘清每次出来投票的党员有多少是被国民党特种党部黄复兴党部(现变成“国军退除役人员党部”)动员、有多少地方县市议会系统也就是地方派系动员,又有多少人是地方党部的干部跟基层联系打好关系后动员,剩下的则是主动出来投票的党员,就他经验跟归结资料来看,国民党可以稳定出来投票大概就在40万上下,黄复兴党部就占了大约三分之一,而这“三分之一”的投票率比较高.跟他们缴(党)费的比率比较高是一样的道理,因为(国民党)党工会去催或是会代缴,但是地方党工不太愿意代缴,而黄复兴党部的强不是强在铁血部队、铁票部队.而是干部向心力强,可是这几年下来黄复兴党部的干部弱化很多,过去在前主席洪秀柱时期还会保留(黄复兴)作业费,后来有人想动作业费,导致结构已经松动。他估计,这样运作下来,自己会去投票的党员大概是八万到十万,地方派系动员出来的票大概是五万左右,黄复兴党部大概七到八万左右,而地方党部比较难讲,因为一直在递减。

张雅屏接着分析台湾政坛一直臆测的韩国瑜登高一呼后是否可能造成“韩粉”出动投票,他认为,就他过去掌握的资料来看,韩国瑜假如也参选有没有可能提高党员主动出来投票的意愿,这方面的比例很难抓,因为韩粉真正入党的数字不明显,以入党资料来看比例不高,至于朱立伦就是“鸭子划水”,走访全台,走访了很多地方系统,这样的方式能不能稳住党员(就不知道)。

3月27日下午1时30分,中华青雁和平教育基金会在台北举办“护宪保台论坛”研讨会,三民主义大同盟亦参与协办,洪秀柱、朱立伦、赵少康、左正东、张亚中等出席讨论。张亚中席间抨击左正东。(吴逸骅/多维新闻)

国民党需要张亚中这样的人

张雅屏点出,要先清楚这个主席选举对2022年选举到底有什么帮助,基本上这个主席不是2022年县市长选举的候选人,他就是个帮忙人家的人,帮的人不是党员.是这些地方政治人物,这些地方政治人物的看法就是要有钱,没钱怎么处理事情?再来是2024。

张雅屏表示,综合看起来是这几个主席候选人的“被期待感”要够强,他以国民党需要什么样的人来讲,“坦白讲需要的是张亚中这样的人”,张亚中没有钱.他用的是当年“国父孙中山”的概念,用理念、用激情让人家觉得他能为国民党做什么,变成是国民党需要的人,、让人家理解国民党需要他的这种“理念型打法” ,这种打法型态才是国民党需要的,“被期待感”是让国民党有机会重新执政。

图为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专心聆听赵少康专题演讲。张雅屏批评,国民党上层的不稳定造成下层的混乱跟不安全感。 (吴逸骅/多维新闻)

国民党上层才是下层混乱的源头

张雅屏指出,谈论政党功能时若把结构切开看,会有从政人物、党员跟内阁,不过因为台湾不是内阁制,内阁就是从政人物,当中当然是党员最大块,变成“这个党的上层结构的混乱跟不稳定造成下层结构的无方向感”,“这是国民党最大危机”,这个危机没处理好,会变成这个社会的最大危机,一个正常民主国家需要的是“制衡”,所谓制衡不是为反对而反对,而是在国家利益之上有方向感,现在台湾没有制衡,民进党炒作民意带风向,国民党的主流气氛是跟着民进党走,至少不失分,民众又不是笨蛋,国民党被骂不争气,是因为没有自己的主张。

张雅屏表示,国民党现在以“选票考量”为优先,当前大的结构是“两岸问题已经不是两岸问题”,“因为当台湾的执政党跟主要在野党都决定以美国的讯息为主后就没有两岸关系就直接回到美陆关系”,(国民党不提出自己主张)纯以选票考量下的走向,不太可能坚守国民党在野或是增加监督论述的角色,比较可能的是“抢选票”,在不愿意争取议题话语权的前提下抢选票最简单的做法是跟着(民进党)走,目前看起来几个大的议题国民党都是跟着走,他不能说这样是错的,但是这样可以经营一个政治人物,却不能经营一个政党,会失去基本的方向感。

张雅屏也提醒,不能轻忽美国对于台湾政治的影响,他过去参加美国在台协会(AIT)的独立纪念日酒会时,看到在场台湾的媒体界、政治界、文化界的精英,会知道美国在台湾所有能插针的地方都插针了。

国民党是个“弱团体”

张雅屏继续谈论国民党主席选举的几位可能人选,他表示,目前浮出台面的人综合来讲,完全不需要国民党是而党需要他的人是张亚中,需要国民党往上长大的人是现任主席江启臣,江要是没有这个位子就不可能成为美国“时代杂志”“被期待的政治人物”,江也没有讲死说2024年的台湾总统大选他不可能,表示他也带有期待,而朱立伦跟韩国瑜更有这种“被期待感”,不管是韩粉喊的“等一个人”,或者是朱立伦讲的“欠东风”,他们都在期待“后面那件事情”,故光谱拉开来的话,张亚中在“国民党需要”,江启臣在需要国民党,朱韩则在中间、偏“需要国民党”。

张雅屏强调,看国民党内选举,很多人会把地方派系的票源影响力量过度强化,假如认为国民党代表选举所带出来的选票,可类比为党代表参选人可以影响党员投票给党主席候选人的话是过头了,因为过去的党代表是不经营党员的,党代表的党员票很多是党工帮他们处理的,党代表出钱支持党工做些事情的情况下,会帮忙弄些票,但大多数党员都不知道党代表是谁,出去投票就依照指示投。

张雅屏指出,国民党内确实存在一批自主性高的党员,也可能是选择不投票的一群人,但反向证明国民党是个“弱团体”,从“换柱事件”可以知道,新闻舆论可以影响党愿意去换掉一个已经被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证明这个党是可以被外界舆论影响.而不是自己内聚产生强大的力量去影响舆论,容易被外界影响的就是弱团体。

他说,换柱的操作模式是用外面舆论打回到国民党,原来的部分不够坚定,代表这些党代表本来就没这么坚定意志去支持特定对象,怎么可能期待一个主席的选举可以靠党代表去操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