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隐没的庶民视角 台湾也需要重温“觉醒年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今(2021)年是中共建党100周年,也是中国五四运动102周年。如果说五四运动的本质是一场救亡运动,那么中共的革命之路其实是这场运动的延续。在此背景之下,以《新青年》杂志与五四运动为主题的大陆电视剧《觉醒年代》,虽然已经播毕,但话题热潮未减,豆瓣评分高达9.3分。根据优酷站内数据显示,《觉醒年代》发布弹幕的人群中,中国大陆90后、95后的年轻人占比,是全站基准值的1.6倍。《觉醒年代》这部电视剧,抓住了当代大陆青年的心。

中国大陆电视剧《觉醒年代》讲述1915年至1921年,中国知识份子从相识、相知到分手,走上不同人生道路的传奇故事,以及革命青年追求真理的坎坷经历,在豆瓣上获得很高评价。(新浪微博@觉醒年代官博)

《觉醒年代》的成功,乃是将当时中国追寻出路的理想与热情,化身到个别知识份子的人物群像,无论是保守派抑或是革新派,鲜活的人物个性与他们服膺于自身理想的拳拳之心,本身就是近代中国求索现代化不同路径的体现,也是当代中国思潮光谱纷杂的一种投射。

如果要为这部激动人心的电视剧找缺点,或许在于仍把镁光灯焦点过多地给了知识份子与文化精英。如同中国大陆一位观察家的评论,五四运动之后的中国近代史,包括北伐、对日抗战、国共斗争等等,主体人群并不是当时这群新文化运动的名人们,而是在他们眼中带着乡巴佬气息的偏远山区青年,“因为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他们无法直接接受新文化运动的启蒙,等到北京的文化思想风暴传到他们那里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蝴蝶扇动翅膀的感觉。”

然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视角,恰恰体现出了历史发展的辩证关系。20世纪初期的中国人民,身上被地主、政府、军阀、外国势力这几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才是属于人民视角的历史“主旋律”。但知识份子扛起了“德先生”与“赛先生”的旗帜,思想的启迪从而点燃了行动的火苗,中国庶民最关心的生存与发展的问题,成为了后来国共两党争夺民心的主要阵地。中共从一个弱小且边缘的政党,打倒掌握军事与政治实权的国民党,看在中共眼里,正是因为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

中共官方将五四运动定位为一场“爱国运动”。图为2019年4月30日,中共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华社)

而在当代多数台湾人的眼里,台湾与中国历史上的“觉醒年代”无关,因为当时台湾处于日本殖民统治之下。但从人民的视角来看,大陆人民挣脱帝国主义的枷锁,台湾人民同时也在冲撞殖民主义的桎梏。包括五四运动的薪火,也通过当时在北平(北京)求学的板桥人张我军传至台湾,作家龙瑛宗便赞誉张我军为“高举五四火把回台的先觉者”。在台湾的反殖运动里,不只有文化思想的争斗,后来更发展出政治运动与工农运动的不同路线,尽管派别纷杂,但卸下身上殖民与阶级剥削的重石,成为当时知识份子与庶民群众所念兹在兹的目标之一。

在学术研究里,“觉醒”意味着一个社会与人们遭遇到巨大伤痛事件带来的刺激。五四运动的发端,面临的是中国主权被强权无理转让;台湾的反殖运动,面对的是殖民者的铁蹄压制。而光复之后的台湾,由于内战与冷战的形势,很快地进入到政治高压的戒严时期,但期间仍发生了几波政治社会运动,例如1970年代的保卫钓鱼岛运动,以及1980年代势力茁壮的党外民主运动,国际形势的骤变,以及知识份子的引领,都在其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

1920年代,台湾彰化二林曾发生蔗农抗争事件,是台湾农民运动的发源地之一。图为1940年代初,二林的小学生被迫动员支持日军的活动,成为时代悲剧的象征。(VCG)

但也因为如此,日据时期台湾的“反殖民”话语,以及战后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理念,一方面由于白色恐怖的高压肃清,另一方面也由于西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移植输入,致使台湾的政治与社会转型过程,便形成了以西方自由民主价值观,打倒国民党威权统治的单向度发展,其他属于经济民生或阶级公平的视角,遂隐没于政治运动的浪潮之下。尽管台湾经历了解严与民主化,但接替而来的是统独与蓝绿斗争,跃上了台湾的历史舞台,并主导至今。

一个最为显著的例子,便是2014年以反服贸为由头的“太阳花运动”。当时所号召出广大“觉醒青年”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与愤怒,更多的源于长年经济不公、年轻人看不到前景的深层次结构矛盾。但在政治人物民粹式的引领下,社会民众对于经济红利雨露均沾的诉求,很快地被转化为一场“反中”运动;“觉青”的面貌与内涵,也因此被“标签化”。

2014年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原来是反对黑箱政治与争取经济公平,后来被引导为一场“反中”政治动员。(Reuters)

事实上,每个社会都有属于自身脉络的“觉醒年代”,但由于后来的主客观条件,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也有着需要不断超克的社会结构困局与挑战。中国大陆在诉诸于“中国经验”或“中国道路”之时,同样有着中共必须直面的内部社会问题,更包括着人民生活处境的改善等等。而台湾在自豪于民主成就之时,或许也可以重温台湾史上几次的“觉醒年代”,跳脱出“历史终结”式的意识形态命定论,才有可能真正的把目光从选举政治,转移到庶民该如何安身立命的关注与探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