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名家︱黄德北:从台湾看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变与不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今(2021)年3月初,大陆全国人大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授权大陆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香港选举制度。3月30日人大常委会透过修订《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议案的方式,完成对特区行政长官与立法会选举制度修改的立法程序。此次香港选举制度修改主要重点之一就是将反中的香港政治人物排除参选香港选举,连同去(2020)年6月30日人大常委会通过的《香港国安法》,这两部法律将可有效地排除香港反体制的异议人士对政治与社会的冲撞,保障香港政治的稳定发展。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幕会议于2021年3月11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大会屏幕显示有关香港选举改革的投票结果。(Reuters)

香港新的变化让许多人开始担心与质疑一国两制在香港是否已经结束?过去一国两制曾被许多人批评与反对,但随着晚近香港局势的变化,一国两制重新引起更多人的反思。在台湾,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前年香港反修例运动影响台湾选举的情形,今后可能不会再出现;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此次香港变局所代表的意义,认真思考一国两制未来在处理两岸关系上的可能性与重要意义。

从港人治港到爱国者治港

从1997年香港回归后,中共为了遵守一国两制的承诺,一直未介入香港政治日常运作。但当中共尊重港人治港的原则时,英、美却继续深入香港社会的各个领域,甚至在教育与意识形态阵地都已攻占,以致许多香港年轻人会在前一波反修例运动中采取“揽炒”(玉石俱焚)的疯狂做法。这样的发展无疑对香港的发展与中国大陆的崛起都构成严重的威胁。

当香港近年出现愈来愈高涨与外国挂钩的反中势力后,北京决定采取另起炉灶的方式应对。这次大陆政府积极介入香港选制改革,主要是将实施多年的“港人治港”原则调整为早在1980年代就曾提出的“爱国者治港”。许多人因此开始担忧一国两制是否在香港已经结束?长期以来,有些人故意诋毁与否定中共在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方案,但等到最近香港问题发生后,人们才开始意识到一国两制可能是一个国家解决从分裂走向和平发展的重要方案。

中国大陆全国人大决议通过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对此评论称“一国两制已死”。(中央社)

香港的一国两制是否已经寿终正寝?事实上,大陆在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模式,原则从未改变,但实质内容却总是在变动中的。此一变动本来就是随着香港内部与外部的政经形势、社会环境的变化而调整。

一国两制的内涵

一国两制原是邓小平在思考对台政策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但由于当时中英之间已经就香港回归问题提上议程,所以一国两制反而首先成为处理香港问题的方案。邓小平在提到一国两制模式时,只是提出原则性的论述,但具体的内容却会因现实的条件与个案而会有所改变。

例如邓小平在提到对台湾实施的一国两制时,曾表示:台湾“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台湾还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大陆不派人驻台,不仅军队不去,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显然大陆对于香港与台湾的一国两制方案内容就有所差异,大陆对台湾的一国两制方案明显优于香港。

虽然一国两制最早原是邓小平用来解决台湾问题的方案,但从1980年代以来台湾一直拒绝接受一国两制模式,在国民党与民进党长期反共的宣传下,台湾人民将一国两制视为是中共并吞台湾的手段。任何主张一国两制的人都被打成是中共的同路人或出卖台湾利益的台奸,以致两岸一直无法更深入的在这样的基础上进行理性对话,共商解决两岸的僵局。

1979年大陆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停止对金门炮击,象征着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的新阶段。2019年1月2日,习近平在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时主张探索“两制台湾方案”。这本来是台湾对一国两制方案提出自己意见的重要机会,也是两岸关系发展的重大突破。但在民进党的操控下,反而被颠倒成为中共强迫统一台湾与威胁台湾民主发展的象征。一年之内,结合香港的反修例运动,民进党反而成功的扭转其下坠的民意,在2020年大选中获得大胜。

民进党的“建设性模糊”

目前中美对抗以及美国汲汲于拉拢各国组成反华联盟围堵中国时,台湾实际上常常成为此一对抗过程中的短暂受益者。例如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台湾许多高科技产业反而订单大增,利润攀升,以致民进党及其支持者更容易误判认为中美对抗、两岸对立不但无害台湾经济,台湾甚至是主要的获利者。因此更愿意向美国一面倒,积极支持与中国大陆的对抗。但拜登(Joe Biden)上台后,对中国的政策已经改为既合作又对抗的模式。面对美国政策的调整,台湾势必也要做出修正。

本文作者黄德北认为,“九二共识”的原意本身就具有“创造性模糊”的空间,但民进党自我限缩这个空间,令两岸关系愈发对立。(廖士锋/多维新闻)

今年2月新上台的陆委会主委邱太三最近提出两岸共创“建设性模糊”的方式解决两岸之间对峙的僵局,即两岸在谈判中对敏感、争议不下的议题,用模糊字眼来满足双方基本需求和立场,让谈判得以顺利进行。不过,民进党一方面否定九二共识,同时又无法提出一个能被两岸都接受的新概念涵盖两岸现状,因此邱太三的方案当然无法为大陆所接受。事实上,当年两岸共同接受的“九二共识”,就是希望以一种“创造性模糊”来解决两岸之间暂时无法解决的矛盾。后来民进党拒绝接受此一模糊的空间,终于导致两岸关系之间愈来愈严重的对立。现在民进党另外又企图创立“建设性模糊”概念,但却不愿接受九二共识、一个中国等原则,要以这种方式解决两岸之间的困境,显然是徒劳无功的。

台湾正在和与战之间摆荡

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绝对无法接受此一事实,遏制势必会日益变本加厉。但中美关系暂时又不致发生立即的全面对抗,因此将会继续朝“斗而不破”的方向发展。不过,随着中国力量的日益茁壮,中国会以愈来愈强硬的态度面对美国的打压。如果美国再不调整其对华策略,类似安克雷奇会谈的火爆场面将会更频繁地出现在世人面前。

中美高层阿拉斯加会谈后朝向“斗而不破”方向发展,在香港牌与新疆牌效用淡化之后,台湾成为美国最难以割舍的最后一块筹码。(AP)

中国的强硬措施也将明确地告诉企图与美国联合反中的国家,跟中国对抗可能将会面临的处境与代价。这无疑会使许多国家今后在面对是否要公开站出来与中国对抗时更加审慎。

目前中美对抗过程中,美国最可能利用来打压中国的三个施力点分别是香港、新疆与台湾。随着《香港国安法》与选举新制通过后,香港已经不容易再成为美国施压中国的引爆点,现在美国正联合欧盟对新疆问题指手画脚,但欧美国家对穆斯林族群迫害的历史血迹斑斑,因此指控中共在新疆进行种族灭绝的宣传及发起的抵制行动也很难引起世人共鸣,台湾就成为美国最重要与最后的一块筹码。当中国大陆正在全力对抗美国的打压时,民进党政府却甘于为美国的马前卒,不断配合美国采取攻击大陆的行动,这样的行径势将激起大陆人民的强烈不满,未来台湾极可能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民进党既不接受一国两制或九二共识,也不进行两岸之间的对话,随着中国大陆崛起,两岸之间最后可能就剩下武力解决两岸问题的唯一选项了。那时将是台湾灾难来临的一天。

(本文作者系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