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台湾弃留论” 天秤又朝“弃台”一侧丕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Joe Biden)上台迄今,虽然短短四个月不到,但美国政策界对于台湾弃留之议,风向转变极快。犹记得2021年3月19日中国大陆与美国在阿拉斯加举行会谈后,双方的外交官唇枪舌战,紧张关系乍看难以降缓,对台湾“战略清晰”的呼声也响彻云霄,这股情绪在4月9日美国国务院公布对台交往新准则时,被炒作到高点;然而随着美中都把焦点着重在内政上、也陆续喊话在特定议题上寻求合作,似乎“台湾弃留”的天秤又逐渐摆荡到了另一边。

美国总统拜登 (中)4月28日在国会演说,重点全聚焦在内部社会民生问题。 (AP)

首先,在概念上,“台湾弃留论”的三个方向,依照美国对台战略态度,可分为“战略清晰”(保台)、“战略模糊”以及“弃台”。美国1979年以前是“战略清晰”(协防台湾)、1979年以后的政策方向则大多是“战略模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后期的抗中挺台,则又有朝向“战略清晰”方向的迹象,不过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台湾弃留论”再度面临摆荡。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葛拉瑟(Charles Glaser)4月28日投书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期刊,表示“台湾并不是美国的切身利益”,他指出美国应重新思考东亚政策的优先顺序,并在区域战略上实施“收缩”(retrenchment),包括重新部署在印太地区军力以及结束对台湾的承诺。这席话在台湾社会激起的波澜并不大,因为台湾官媒“中央社”通过不断采访反对这种论调的美国学者与政策专家,力图把“弃台论”的恶火扑灭。

这样的情景,与短短一个月以前,美国史丹佛大学高级研究员弗格森(Niall Ferguson)3月21在美媒彭博社(Bloomberg News)投书的“台湾危机标志着美国帝国终结”一文相较,简直是完全相反的论述,弗格森用“苏伊士运河危机”里的英国跟台湾危机当中的美国做比较,称若是在台湾危机中失败,就等同于美国帝国的终结,他更耸动地宣称“谁统治台湾、谁统治全世界”。

拜登派遣前美国参议员多德(Chris Dodd,左一)、前副国务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左三)、史坦柏格(James Steinberg,左二)于4月14日至16日搭乘行政专机访问台湾,台外交部长吴钊燮(右二)及AIT处长郦英杰(右一)前往接机,此行被称为“挚友外交”。(台湾外交部)

但是弗格森当时投书的国际氛围,是在中国大陆与美国3月19日于阿拉斯加会谈高声互呛后的紧张情绪中,当时美国“坚定挺台”、乃至于“战略清晰”的论调,可谓甚嚣尘上,不过历经月余的调和后,美国政策界对于挺台抗中的态度转弱也已成实况,葛拉瑟不过是比较详尽地指出台湾对美国的战略意义并非首要,事实上,天秤再度摆动,“战略模糊”乃至于“弃台论”已然又是稍占上风,并相当程度获得美国政府高层的支持。

拜登4月28日在国会演说时,曾提到他已向习近平明言,美国在印太地区维持军力,“就像我们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在欧洲所做的一样,不是要开启冲突,而是要防范冲突”,以及他表示“与习近平相处时间甚多,两人共同旅行了一万七千英哩”等语,被指出是脱稿内容,显见拜登向北京递出善意的讯号相当强烈,民调亦显示拜登该次演说获得美国民众85%感到满意。

而美国国安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4月30日在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发表讲话时表示,拜登政府在台湾议题上的立场非常明确,就是美国将持续遵守“一个中国”政策并充分落实《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这是美国两党数十年来在美中关系上的共识。“我们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我们要见到台海稳定,不能有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举措。我们已经向中国沟通了这个立场,我们和台湾做了确认”。

美国情报总监海恩斯(Avril Haines)4月29日在参议院应询时也对美国若改变“战略模糊”的后果表示,“从我们的立场来看,如果我们看到像你说的美国从战略模糊转为清晰,愿意在台湾可能出事时干预,中国会认为这会造成非常大的不稳定,会加强中国的那种感觉,也就是美国一心要遏制中国崛起,包括使用武力,这可能会使得北京在世界各地咄咄逼人地破坏美国的利益”。美国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5月4日则拒绝了美国应明确宣示假如中国大陆攻击台湾时愿意保卫台湾的呼吁,他称“战略清晰”这种做法有“重大不利面”。

美国情报总监海恩斯非常委婉地以“中国会在世界各地咄咄逼人”为由,否决对台战略清晰的提议,换句话说,即是对台战略清晰并不符合美国利益。(AP)

5月2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专访时,被问及华府是否正朝着跟北京军事对抗的方向前进,他表示,如果美中军事对抗,或者哪怕是朝着这个方向前进,都会“严重违背双方的利益”。5月3日他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则称美国方面一直希望能够与北京进行明确对话,以免造成双方的误会和误解,尤其是在双方共同追求的目标上,他也进一步重申,多年来美国一直支持“一个中国”政策。

有趣的是,这些美国政要的对台立场,恰好又都被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刊物5月1日最新一期封面“台湾是世界上最危险地方”的消息给盖过,难得被《经济学人》封面关爱的台湾,媒体与蔡英文政府一时间纷纷转载并阐述《经济学人》的报道,凸显台湾备受重视的感觉。

英媒《经济学人》于4月30日出刊新一期封面以台湾为议题,表示台湾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Facebook@The Economist)

而美国决策圈此时面临的“大棋盘”,却完全不是局限在台湾一隅,美国需要跟北京合作之处,眼下实在多过冲突。除了气候变迁、防疫合作以外,在地缘政治热点上,则包含有“帝国坟场”之称的阿富汗。美军5月开始撤兵,之后该国局势显然又将迈向不稳定,因为塔利班已在阿富汗各地发起攻势,而阿富汗喀布尔政府并无能力击败塔利班,当地复杂的部落政治也为政局添加不确定性,若要稳定阿富汗的政局,美国唯有跟俄罗斯、中国大陆、巴基斯坦、印度等周边国合作。

而蔡英文政府与亲绿媒体在全盘抗中之余,也反射性地认定美中不存在战略弹性,在这种思维下,才会对“弃台论”如此反感。这也是因为它们在关注中美关系时,总是更多看到冲突面、忽视美国作为霸主下的全球考量以及北京视角的宽广度所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