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宠物盲盒与猴子化妆 台湾再度尝到的“文明优越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有几则与宠物或者动物权利相关的中国大陆新闻,在台湾受到不少关注,其一是江苏秦州溱湖动物园的动物饲养员为了推销美妆产品,竟在直播影片中帮猴子化妆;其二则是四川成都惊传许多关着小狗小猫的“宠物盲盒”在高度紧迫、粮食不足的物流环境下情况下运送,而贩卖者正是电商平台。

这样的情景,看在台湾人眼里,显然是不可见容于社会,也很难想像会发生在台湾,同时这也衬托出两岸社会价值观仍有所差距,甚至又是两岸社会“文明与野蛮”的清晰对照。

四川成都宠物盲盒事件震惊社会,也开启重新研议动物权益政策的契机。(香港01)

其实,类似的事件在今日,虽然不可能见于台湾,但是若把时间回推到二、三十年前,当时台湾的动物保护权利以及社会意识,也是相当薄弱。根据台湾大学社会系简妤儒教授的研究,1950年代以后宠物“商品化”迅速在台湾开展,与此同时,宠物市场、宠物比赛的出现也让相关专业机构跟犬舍、商家有不少平台向民众宣传“商品化”后的宠物价值观。

而在这段时期,台湾也有不少罔顾动物权利的现象发生,诸如曾在民间流行的“吃狗肉”、当街“杀蛇”取蛇胆泡酒将蛇肉做汤,以及遍布全台的“宠物繁殖场”中有失人道的过度生育和配种情形,台湾民间也曾经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经济繁盛时期,引进东南亚不少特有动物作为宠物饲养,尤其是红毛猩猩、长臂猿等,日后严重的弃养问题甚至受到国际动保团体重视。

但是在多年来的社会团体推动下,台湾在1998年制定了《动物保护法》,逐渐完善宠物跟野生动物的权益,也在教育体系中宣导动物的权益,由此20余年下来,台湾社会已经益发清楚理解,饲主应该如何照顾动物权益,饲主的义务与责任若是明显疏忽、乃至于有恶劣行为时,会遭到法律一定的惩罚。与此同时,坊间更出现许多宠物医院、宠物美容、宠物用品店以及宠物友善用餐环境等空间,搭建出远较以往进步的社会环境;传统祭典中的“神猪”比赛,也越来越被检讨,而开始换成以米粉等食材堆砌成真正的猪只取代。当然,美中仍有不足,近期台湾各地时常惊见民众弃养的绿鬣蜥,相当程度造成原生环境的破坏,显示仍有少数抱持苟且心态的民众需要被“再教育”。

“毛小孩”应有的尊严与权益,在台湾几已成为饲主的共识。(李虎门/多维新闻)

时至今日,以“毛小孩”为称的宠物饲养环境已经演变为更加人性化,除了饲主不在时可以寄养的“宠物旅馆”外,还有保险公司推出“宠物险”、殡葬业者推出“宠物陵园”,更有社会团体不断倡议施行“宠物健保”,整个产业链提供更加“拟人化”的宠物服务,显然仍在如火如荼开展。在宠物来源方面,鉴于动物收容所将犬只安乐死的《十二夜》影片在民间激起广大回响,“以认养代替购买”也有越来越多的实践,台湾政府也建构了“全国动物推广认养平台”,积极以互联网介面媒合饲主与收容宠物。

目前台湾宠物市场年产值,按照台湾经济研究院研究七所副所长余祁暐的估计,约为新台币580亿元,金额虽不少,但已不复见过往的高成长率,而根据国泰君安证券的研究,中国大陆在整个2010年代,宠物市场年复合成长率高达20.44%,2019年大陆宠物市场规模已达930亿人民币,预估2025年将达到2,000亿人民币。

中国大陆现今的宠物环境,其实正如20年前在此领域蓬勃发展的台湾。这样爆炸性的市场成长,过程中最容易发生价值体系紊乱的局面,正如台湾曾经发生过的那样,目前竟有“宠物盲盒”、“猴子化妆”这样的商业乱象发生,也表示市场机制还未能与社会价值的拉动互相契合。

值得探索的是中共政府的态度,自1988年《野生动物保护法》立法后,中共官方一直未能进一步完成涉及宠物的“动物福利法”之立法,仅有1997年《动物防疫法》规范饲养犬只须施打疫苗。有多年两会也都见到委员提案呼吁完成“动物福利法”草案,但政府态度并不积极,只有涉及“食安”领域(例如馊水羊、灌水猪等),才可见中央政府比较强调动物权益(其实是人的健康)。整体来看,中国大陆目前涉及狗猫等宠物的法规,大多交由各地方政府实施,但这也会有弊病,例如近年各省市屡屡有“文明养犬”新规定,有的被民间解读为“限期自行杀死宠物狗”,而酿致不少悲剧。

事实上,在政府缺位的情况下,中国大陆社会并不是毫无作为,各省市内有越来越多的爱护动物人士组成团体或组织,着手协助流浪动物的救难、医疗辅助以及媒合认养等事务,也开始有优良民间繁殖场推广繁殖用母狗生育次数限制、以及退役后结扎再提供认养等人道观念,这样的思潮在急速成长的大陆宠物市场中,已然占有一席之地。

图为2019年底上海大批爱犬人士站出来反对“限狗令”。(微博@上海动保之声)

对台湾社会来说,今日之大陆社会宠物市场的情况,其实说白了,就是自己曾走过的路,那些不光彩都是自身记忆的一部份,而台湾也不应该只是站在所谓道德制高点上,俯瞰大陆的“野蛮”,因为台湾能做的其实还有更多,例如,中国大陆学界或者倡议组织研究“动物福利法”草案时,大部分都会提出台湾《动物保护法》的借鉴意义,台湾蓬勃的动保非政府组织也能提供非常深入且专业的政策建议。对此,两岸社会如能有更多交流,台湾将自身经验传承给大陆的优势也能进一步发挥,毕竟如果真正爱“毛小孩”,是不会以“看热闹”为满足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