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需要中国”才是“大陆依赖台湾”的真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加强了针对华为的芯片出口限制,华为在限制令生效前向台积电下订以大量囤货,蔡英文政府据此宣传“大陆依赖台湾”。(Reuters)

马英九日前在一场探讨两岸如何“重开机”的座谈会老调重弹,以2020年台湾出口大陆总额占全年出口总额43.9%,“倾中卖台”程度更甚于他执政时期。台湾经济部也重弹自2020年年底开始的老调,指台湾出口中国(大陆)成长集中于半导体芯片、资通讯器材及化学品,主要是因为华为(HuaWei)因应中美贸易战事先大量囤货导致,再加上台商对大陆投资金额减少、对美国、日本及东盟市场出口也是正成长,证明“中国(大陆)需要台湾增加”、“台商对中依赖减少”才是事实,批评马英九“不应单纯的以依赖中国(大陆)的政治语言”,轻蔑台湾产业的努力。

中国(大陆)海关总署今年1月中公布2020年中美进出口贸易总值达4.06兆元人民币,较2019年增加8.8%,占2020年全部进出口贸易总额约12.6%,较2019年中美进出口贸易额占全年全部进出口贸易总额约11.6%增长;又根据美国荣鼎咨询(Raodium Group)公布信息,中国(大陆)对美直接投资由2016、2017年每季度约80亿美元(1美元约6.43元人民币),2018年每季度约27亿美元、2019年每季度约20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仅约2亿美元;除对美出口有所增长,大陆对东盟10国、欧盟、日本、韩国的出口均呈现正成长。

依台湾经济部的逻辑,中国(大陆)对美出口增加、对美直接投资大幅减少、对美国以外市场也有明显成长,北京自可以大肆宣传“美国需要中国”。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所谓“美国需要中国”或是“大陆依赖台湾”都是“过度解读”或是“超译”局部事实的结果。举例来说,华为虽在美国将其列入“实体列表”,在制裁生效前大量向台积电采购芯片,致台湾对大陆出口总额大幅成长,但同样的情形亦出现在2018年美中贸易战正式开打前,美国厂商大量采购“中国制造”,反出现“对华贸易逆差”激增的反常现象。

2016至2020年间中美贸易额与逆差值。(黄雅慧/多维新闻)

但仅以此受政治因素干扰的反常需求论断“谁比较需要谁”,明显失之偏颇,除了操作民粹的作用外,毫无实益。事实上,台湾负责生产计算机、笔记本、手机关键零组件,再空运到大陆组装成成品,或出口、或内销已是两岸分工模式,对台湾与大陆来说,其中的重中之重当属苹果、谷歌、特斯拉、微软等美系国际品牌,其他则有日系的任天堂、台系的华硕计算机等。

换言之,所谓“大陆依赖台湾”,撇除华为为生存大量囤积由台积电代工的高阶芯片的短暂大量需求外,许多“台湾生产、大陆组装”的高科技产品,无论其产品是在大陆内地销售还是出口,就现况来说,美系国际品牌仍是两岸高科技业业绩之所赖、出口大宗,两岸都是美国老板的“打工仔”。

不过,随着美、中对抗升级,“美国需要中国”与“大陆依赖台湾”的“现况”,确实正在发生变化。一则美国体认到高科技制造业重返美国的重要性,

以“重组供应链”之名,透过美国在台协会(AIT)在台湾四处穿梭,“强力邀请”台积电等指标科技公司赴美设厂,希望能一举扭转美国需要中国、依赖台湾的“国安危机”;另一方面,北京则透过加大投资、鼓励创新的方式,透过“举国体制” “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期许能够大幅缩短“高科技进口替代”时程,将过往以“外循环”为主的经济型态,转型成“内、外双循环并重”的经济型态,当中自然少不了认同“中国梦”的台湾菁英入列贡献心力。

质言之,虽然现在还不知道美国透过搬移台湾高科技产能到美国本土的努力,能否扭转“美国需要中国”劣势,也不清楚北京以举国之力自主创新,能否重演先前在国际封锁下仍成功发展“两弹一星”的辉煌历史,但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无论蔡英文如何宣传“中国(大陆)依赖台湾”,也改变不了台湾“两大之间难为小”的困难处境,既无法拒绝美国“掏空台湾”,也不敢“制裁北京”,再多的自我感觉良好,最终只会剩下禁不起时间考验的苍白而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