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科技贸易究竟谁“舔”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前中国大陆在美中科技战中,处于关键技术被“卡脖子”的地位,对于台湾半导体产业的依赖程度,在一段时间内只会增不会减,这对于台湾的相关产业是难得的机遇,却也成为民进党政府在面对台湾前总统马英九批评“比我还更舔中”之时,敢于夸口“是中国大陆依赖台湾”的底气来源。

马英九日前表示民进党政府治下,台湾对中国大陆的贸易依存度更高了,比他还要更“舔中”。(多维新闻)

台湾解不开的“舔中”心结 舔舔相“爆”何时了

面对马英九的“舔中”批判,台湾经济部特地于当地时间5月8日发出《对中出口成长为半导体出口带动,反是中国大陆依赖台湾》新闻稿,指出台湾对中国大陆的出口额成长,近半数为集成电路的需求所带动,原因是因为中美贸易战,中国大陆考量风险而大量进口囤货,也说明台商对大陆投资的件数、金额及占比自2010年来皆有降低,得出了中国大陆其实更依赖台湾、台湾持续降低对中依赖等结论。民进党政府透过话术收割厂商心血结晶,转化为自己政绩,并对自己未曾在正面对决中击败过的马英九如此重砲轰击,究竟是被踩到了什么痛脚?

依据台湾经济部国际贸易局的统计资料来看,2021年截至4月,台湾的出口贸易总额为1,329.17亿美元,其中出口至中国大陆及香港(下称陆港地区)的总额为568.4亿美元,占比42.76%;进口总额则为1,079.41亿美元,其中来自陆港地区的总额为250.3亿美元,占比23.19%。两相数据对比,台湾对陆港地区的贸易顺差为318.1亿美元,而有意思的是,台湾总体的贸易顺差为249.76亿美元,换句话说若没有出口至陆港地区的贸易额的话,台湾将会净吞68.34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而这种现象并非只有今年才出现。

尽管台湾经济部国际贸易局强调了对美、日、欧、东盟等主要贸易伙伴出口额均有创高,但是截至2021年4月,与陆港地区的出口额与2020年同期相比增加金额140.64亿美元,而其他地区的出口总额加总起来,也只比2020年同期增加116.99亿美元,还不及陆港地区贡献的多,其中日本和欧洲甚至还“拖后腿”,台湾从二地进口金额的增长数,高过出口金额增长数。

至于台商赴陆投资,金额及件数减少,显然是美国及台湾当局施加了种种政治压力,而2020年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时,民进党政府主导下爆发的“小明事件”更是令台商心寒透彻,在如此操作“自己要对选择的国籍负责”的氛围下,台商赴陆投资还能不有所保留吗?

两岸究竟谁更需要谁?

促成今日全球“芯片荒”风暴的,毫无疑问就是美国对中国大陆的科技领头羊企业华为发起的封锁战,整个过程封锁对象不仅仅是华为自身,也陆续有多加企业被拉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中,而这场“绞杀”的过程还尚未见歇。这场猎杀战激起了中国大陆科技企业的恐慌,在没有把握是否成为下一个被猎杀对象的情况下,各企业开始加大订单增加芯片库存量,北京当局也重金补助芯片制造业者,期望能够实现半导体产业链的自主可控。

华为遭美国的华为禁令封杀,引爆全球芯片荒。(路透社)

然而现实总是摆在眼前的,在《瓦森纳协议》(The Wassenaar Arrangement on Export Controls for Conventional Arms and Dual-Use Good and Technologies)的制约下,中国大陆实际上几无可能取得最先进的半导体制造设备,中芯国际在2018年向阿斯麦尔(ASML)下订的极紫外线(EUV)光刻机,在华府的阻挠下至今仍未获允出货。而中国大陆境内能够自行量产的光刻机,最先进者为上海微电子公司的SSA600/20光刻机,其制程为90奈米,尽管2020年12月就传出攻克28奈米制程光刻机的消息,但当前也仅能投入风险试产阶段,达到商业化量产尚有大量的测试及调整工作需进行。在设备遭到限制的情况下,即便是强如梁孟松,在先进制程领域也只能感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可讳言,在芯片制造领域中国大陆确实是对台湾的依赖更深,但其实也仅限于先进制程(10奈米以下),而此一领域的主要使用者为手机、穿戴设备及电脑,这显然是民进党政府不愿向台湾民众说明清楚的事情。

另方面,尽管台湾的联发科等企业的产品深受中国企业采用,但是芯片设计的进入门槛是比芯片制造还要低得多,竞争也更加激烈,华为麾下的海思即展现了具有压迫性的竞争能力,只是受到美国的华为禁令封杀而不得不暂时退出赛道,但其他的大陆企业未必无法进入芯片设计的赛道,诸如小米、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等均显露出自己设计芯片的决心。

而台积电、联电、力晶等台企也在中国大陆设有晶圆代工厂,它们显然不可能坐视自己在中国大陆的投资打水漂,尤其台积电近来也宣布投入28.87亿美元扩建南京厂的产线,要让这些企业直接就此退出中国大陆的市场显然难如登天,且对台积电来说,后方还有韩国的三星在虎视眈眈。

在可遇见的未来,中国大陆在ICT领域有着可观的发展机会,台湾前行政院长张善政举例指出,尽管遭受欧美等国抵制,但第三世界国家大多使用华为的设备,而即便华为遭受美国商务部的行政打压,所空缺出来的手机市场份额也多为小米、OPPO、VIVO等中国企业填补,欧美厂商并没有在此一过程中占到便宜;此外张善政也指出,中国大陆在人工智能投入甚大,数据搜集难度上亦较优势,他认为台湾的科技产业应当提前布局,抢进中国的高阶研发领域,以便若在将来中国大陆拿到科技自主权时,尚能保有一席之地,“若不这么想,就是头壳坏掉。”只是,张善政或许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台湾科技企业的能动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